不要用別人的過錯來懲罰自己。

   這是今天去諮商後諮商師為我下的小結。


 
  這道理其實以前就知道了,只是還是忍不住重蹈覆轍,為他人的不足而跳腳、為他人的態度不佳而嗤之以鼻。

  我們不用為他人的人生負責,自然就不用因為他人的行為而影響自己的情緒──因為根本不干我們的事啊,頂多說幾次給他聽,要不要改進是他家的事。

 
  不過其實最讓我憤恨的是對方如果不改進,最後多出來的事就是落到自己頭上......這是個超現實的問題。

  感覺自己成了冤大頭,別人擺爛就好,反正爛尾是我收。

  大概心中也有一種不平的感覺吧,自己做得要死要活、大腦每天不停運轉著該做什麼、漏掉什麼、該提醒什麼,還要煩惱自己的報告、考試,對方只要渾渾噩噩來混時間,反正最後事情一定會解決。

  然後再露出一臉「喔反正你才是真正的部長阿,讓你講就好了嘛。」的表情。

  不懂,為什麼不好好想想工作分配為何會演變成這樣,而自甘墮落、安於現狀。又不是沒給過發展的機會,只是一次、兩次,好幾次之後還是一個樣,為了效率、為了大家僅有的時間,我才決定抓住開會主導權,但如果之後看到了進步,我還是會漸漸將主導權釋出。

  工作是人去選擇、人去承擔的,如果都不做它就永遠在那裏,你可以視而不見,但最後的結果就是爛尾。

  我不想爛尾,所以我去擔;我沒有分派工作,因為事情就那麼多在那裡,想要做的人就自己去拿,根本不用我分配。

  學弟妹就算了,確實需要用分配的方式,但如果是同等地位的頭,還需要像主管對下屬一樣做工作分配嗎?

  今天我也可以不去動那些一直在那、但是不動就不會立刻被發現的問題;我也可以擺爛、每次開會混吃等死、不盯學弟妹、不思考我們活動還欠缺那些東西。這樣我們開會都開心,每次最重要的是就是「走我們去吃消夜!」。

  但是我不忍這麼做,這是踐踏學術部的傳統,既然知道問題一定存在著,就應該要盡全力解決,問題是怎麼解決不完的,所以根本來不及工作分配。

  動工之前要提醒、動工之後要檢查,檢查完了之後要修正,修正了又要檢查。

  許多的提醒、檢查、處理通通交錯在一起,還要擔心可能沒注意到的許多東西、還要擔心學弟妹會不會又忘記了什麼。

  太多太多事情了,只要思考一下、動腦一下,就知道待處理事項像山一樣多。

  這樣還要工作分配?還要我一個口令一個動作?

  說老實話,我很討厭當leader,很討厭命令別人做事;我喜歡和和氣氣、用提醒的方式,只要點一下,大家都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了,然後剩下的只剩回報。

  學弟妹我不強求,畢竟理想歸理想,現實該有魄力、該盯的時候還是該要有魄力。但如果是同階位的人呢?還要用魄力去告訴他該做什麼嗎?

  為什麼不能分頭去進行工作,然後再回報做完了哪些事?雙部長不代表做什麼事都要黏在一起,比起合作,我們更需要的是分工。

  我全心投入了那些我「想到」的問題當中,而且目前處理的都只是最底限、最基礎的部分。希望對方思考看看,有處理過哪些「想到」的問題嗎?或者是曾經認真「想到」過?


 
  部長不是打哈哈就能過去的東西,尤其是學術部部長,為什麼沒人要接?因為太多責任、太多需要細心思考、細心查核的地方了。

  至少對我來說,需要將一半以上的精力放在學術部上,我才有把握將它弄好。

  開會時太多事情要處理了,為了維持大家的精力,我們所需要的是效率。

  這也是為什麼歷屆學術部開會都是公認最有效率、最公事公辦的,開會就是開會,目標放在「解決事情、確認事情」上,其餘的個人感言、閒聊玩樂,等開會完後再說。

  追求效率不代表沒有感情聯繫,我想只要待過學術部的人都知道,所以不用為了緩和氣氛還是什麼原因就摻入一些不相干的話語,如果自己在專注處理事情上會緊張,而為了緩和緊張就習慣以閒聊來帶過,那就是自己要改進的部分;你想閒聊,不代表大家想聽你閒聊。

  當然不是說不能緩和氣氛,只是如果太常用、用太久,大家就會失去焦點、打亂步調,然後進入沒效率的循環。點到、讓大家笑笑即可,深入討論有害無益。


 
  我現在沒有生氣,只是痛心疾首、只是無力,沒人要接的職位不是沒有原因,接了,很好!但也要有相應的覺悟和行動。

  不能接了之後有「阿那時候都沒人接阿,我肯接你就要感激我了,不然你自己來做」的想法,那只是藉口,一種自我可憐跟自我滿足。

  職位是中性的,要賦予它什麼性質的是人。接了,就做好。如果有好好做、但成效不佳,別人還是看得到你的努力、還是會肯定你。

  但如果接了又在自怨自艾,只是讓人瞧不起,而且也辜負了被你接下的職位。

  做事情是做給自己的良心看,全心投入、全心處理,最後俯仰無愧地退休,這樣不是很好嗎?



  不奢望能立刻改變什麼,而且現在該調整的是我的情緒,希望有一天真的能夠達到毫無波瀾地面對,去除排斥感、去除厭惡感。

  是真正心平氣和、理性地解決公事。

  很難,但是我會努力。

  但在達到那個境界之前我還是會努力撐著、努力克制情緒,我不會再壓抑它,但我會努力控制住。

  只是希望他能了解我的壓力也很大,不論各方,大頭對我們有期待、學妹對我們有期待、彼此又有對彼此的期待、自己也有對自己的期待,或許我對壓力源比較敏感,但既然察覺到了,它就是存在的。

  不要再增加彼此的壓力、不要再讓我後悔接了這個職位、不要再讓我覺得一個人做說不定比較快活、不要再讓我對這個世界失去信任。

  把精力投注在該解決的事情上面,是可以完成很多東西的。

 
 
  這就是我想說的。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atina2268
  • 是說之前看到爸媽囧很大,剛好講到年輕人
    的工作態度,就有一個年輕人整個就是"我
    願意幫你工作你要感謝我,老闆算什麼"的
    FU
    看了都囧了


    題外話~海統測結束了=ˇ=
    現在是感傷的畢業祭=ˇ=
  • 啊啊,海現在就有這種感觸了啊,真不知道道是好事還是值得感傷的事......
    海現在就是應該要盡情享受青春跟被課業打擊(?)的快樂啊!

    終於考完了,恭喜你!>w<
    無論結果如何,找個機會好好犒賞自己吧,然後卯足全力迎接新的人生階段。

    感覺時間過得真是快呢~(什麼老人感嘆)

    月下魚 於 2012/06/11 01:58 回覆

  • 阿悠
  • 月魚拍拍OQ
    我也是學術部負責人,責任這種東西真
    是無比重要。
    遇到這種人真的...唉唉
    你要撐下去呀><!!!
  • 小芷~(奔撲)
    覺得自從當上部長之後碰到太多困境了,已經有點不知道該以什麼態度面對這個部門......
    不只那位「另一個部長」,還有很多很多想讓我逃離的因素。QQ
    不過還是會把它好好做完,只剩半年了,希望我能活著走出這個部門。(?)

    月下魚 於 2012/08/04 14:2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