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終於來補完下篇了,應該沒有拖很久吧?(目)

繼續感謝吧,我的情感是很豐富然後可以存檔繼續的這樣。XD



然後呢,就要來感謝平常不在我身邊但是還是幫了我很多很多的朋友們。(笑)


花花!(推)

咳嗯,不要再謙遜了,你很重要。(笑)

現實中陪伴我的朋友固然重要,但是就是因為相處的時間太長、彼此的世界太真實了,往往不能真正談到自己的心事和問題的癥結點。

而網路卻不同,就是因為對彼此現實的不了解,才能夠真正放開心談到內心的話語。

和花花熟識的機遇很巧妙,雖然說在熟稔之前本來就認識,但也僅止於作者和讀者的關係而已,說朋友嘛,真的談不上呢。

雖然說和花花更加認識的那個機遇稱不上是一件好事啦,但是能更深入和花花做朋友,何嘗不是一件直得欣喜的事情?

常常丟一大堆心情上的髒東西給花花,有時候一出口就是一堆黑色穢物,時而黑暗、時而憂鬱、時而暴躁、時而氣憤,當然,丟給花花的有時也會是生活上的趣事和歡樂的事情,但還是那些陰沉面的東西佔大多數。

不知道耶,其實就算是網友我也很少丟那種東西出來,那種黑色的東西太糟了,連丟出來都會覺得羞赧。

可是面對花花我卻有一種感覺,覺得就算丟出來也沒什麼關係,覺得花花一定可以接受……

也許這樣想很自私,但事實上我也真的沒有什麼人可以訴說那方面的心情,一遇到花花,就像碰到浮木一般,想要將過去累積的情緒一股腦宣洩出來,甚至連會不會硬拉花花下水這種事情都開心得沒有空隙考慮。

可能有時候我對花花也很殘忍吧。

感謝花花這段時間的包容和傾聽,月魚很需要你噢!(抱)


再來,憐海嘛。=ˇ=

哈哈,其實她會出現在我的網誌我真的感到很意外。

自從我的文章「疑似」(老師說上下引號可以代表特殊意義或諷刺噢〈甜笑〉)被台論的可愛小朋友盜了以後,我丟了一篇公告──明明正常人看起來都覺得很諷刺和富涵隱喻,但卻沒有一位台論的朋友出來替我聲援──然後開啟目前在台論的半隱居模式。

原本以為我和台論的聯繫就要這樣斷了,但沒想到一位孩子居然追上來了,嗯哼,就是憐海呀。

其實挺感動的這樣,畢竟我在台論的存在感一直都不高,「台論有兩種人,一種是很有名,就算消失了大家也會記得他的人;另一種是發言很有名,但就算消失了大家也不會記得他,只會記得他的名言的人。」

所個人一直認為自己是後者,可能發言人是哪個小渣渣都不知道,可是每次的言論幾乎都會讓那個討論版沉底……是說曾將無聊搜尋自己的暱稱,看到某位大大把我在台論發表過的一句話奉為「最喜歡的一句話」時,整個人囧了很久。

講那麼多,意思就是我的人很不有名,以那種可以和背景媲美的存在感居然能讓憐海發現我,甚至記起還有月下魚這號人物,真的的非常非常感動。

月魚,你終於要逐步脫離背景和深海魚的稱號了嗎?(痛哭)

憐海不但找到我,而且還跟我一起討論同人文,雖然說那時候我的文整個就是亂,但憐海還是很有耐心的看完了,不但看完了,還留心得噢。

對於沒有固定讀者的月魚來說,那真是一個莫大的感動和鼓勵。

謝謝憐海這段時間的照顧。ˊˇˋ


咳咳,還有紫雲嘛。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也有支持我的文章,也有留言,可是你太欠扁了實在不想講你耶。XD(毆飛)

哈哈,超久沒連絡了,沒想到再次連絡起來居然是因為暴走之歌和我的文,唉,這世界真是狹小阿。(何)

唉呀,雖然很不想說但是還是謝謝你啦,你是表現得最支持我文章的一個,每次你的感想都害我受寵若驚飛上天了這樣,阿,你把我說得太好了我承擔不起啊!這傢伙很容易得意忘形的。(指)

可是那時候紫雲的支持是我很大的寫文動力,因為不想要讓她失望嘛,就一直出一直出……哈哈。

就是,多謝啦。XDD


然後是可愛的暴走之歌作者,醉琉璃。

雖然說,我和她還不是很熟。囧

可是可是,她也是一位我需要好好感謝的人噢!

從更早之前心情不好的狀態吧,她的作品就一直陪伴著我了,那時候心情暴差,其實連文章都有點不想看了,因為每次看都只會想到傷心事。0.0

可是阿,看她的暴走之歌,卻能夠帶領我到另一個快樂的世界,普魯魯阿,利耶阿,亞亞阿,那個世界的本質是歡樂的,就算是到了傷心的、驚恐的劇情,暴走給人的本質感覺還是不會變。

每次看暴走,都會有一種洗滌心情的感覺,覺得又充滿歡樂的力量了!

而且琉璃的作品不只是歡樂,她的文筆也是一流的。= =+

劇情不只是搞笑,也是富涵深度的。

阿阿,總之總之,就是我很喜歡很喜歡的一部作品,陪伴我度過最陰暗的時刻,給我歡樂的力量,也給我一個能夠暫時拋開憂慮的普魯魯世界。

謝謝你,醉琉璃,也希望你能繼續創作出更好更好、更多更多的作品,月魚絕對支持你啦。XDDD


呵呵……再來我要感謝的人大家看到後不能噓我噢……

因為有很多人的反射動作就是聽到我說他的名字時立刻別過頭裝做沒聽到或者是馬上岔開話題……

那個……酷拉皮卡……(羞)

小魚也要好好謝謝你噢。(謎:聽說女孩在自己喜歡的人面前都喜歡裝可愛? 月魚:毆飛你喔!)

哈哈,我是國二時萌上他的,過程崎嶇,第一次喊他時還念錯他的名字。orz

不過現在不會了!(驕傲挺胸)

唉,要謝他的事太多了,不知道該從何說起,謝天嗎?(何)

先謝謝他陪伴我度過難敖的基測時期吧,那時候剛萌上他,人生是彩色的呀呀呀~

基測?算什麼鳥東西,和酷拉皮卡給的愛比起來那種壓力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所以基測時期就很歡樂很歡樂的度過了,每次想起來都覺得很慶幸在那之前能認識他。

其實現在也是阿,因為有他,我才能在失意時也可以找到一個令自己愉快的事,難過時想想他,就像是得到了安撫的力量,整個會慢慢變得平靜、恬適。

雖然他有時候的行徑真的讓我很痛心啦,可是這就是他呀,而且那也只是過程,相信他會變得比現在更加成熟穩重的。

唉,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感謝、怎麼訴說才好,那……可不可以抱一下以充當所有感謝之情呢?(燦笑)(眾毆)


然後是小愛。

噢,其實不說也知道啦,她也是陪伴我度過基測的主要功臣之一,雖然前些時候有點不愉快是真的。

但還是謝謝她曾給我那麼那麼美好的回憶,我的生命因為曾經有她而多采多姿。

她說過她最希望得到的是我的祝福,我不知道我現在能不能夠給她,可能快了,也可能比我想像中久,我只能告訴她:「結,我正在解,請耐心等候。」


其實我也要謝謝千默她們的,可是我頭好痛。@@

本來還要打一串的,可是我的世界在旋轉了,變得好不真實。

貧血性頭痛。orz

千默和非非,對不起,不能好好用文字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給我一個難忘的經驗和給我的寬容,也許沒有寬容吧,但至少有回復了。

謝謝。(倒地)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k520annie
  • XD

    這次我沒有別過頭假裝沒聽到,
    也沒有岔開話題呦!

    人家只是笑的很大聲而已..(小聲)
    沒有啦,
    說真的在你難熬的時候能有個像這樣的
    存在,
    永遠不嫌膩的陪在身邊也蠻好的呀!!

    然後呀,我在努力提升我的回覆率,
    為你呦,有沒有感動?!XD


    by安恬
  • 你這個沒良心的傢伙,什麼笑很大聲阿阿啊?

    酷拉皮卡大好、大好你懂不懂阿?


    是說你怎麼沒有提到琉璃那段?

    我還以為你會一起共鳴耶,哎呀,安恬你真不懂我的心哈哈哈。


    恩哼,現在才要提升回覆率?太晚了太晚了。=ˇ=

    真是的,還說的那麼肉麻,噁心死了。XDDDD

    月下魚 於 2008/12/07 16:45 回覆

  • atina2268
  • 啊啊~第一次在別人的網誌看到自己的名
    字呢><
    很開心呢ˇˇˇ(撲)
    其實我在台論也是不起眼的人吧!
    雖然試發了幾篇文章,試著去和其他大大
    交流,不過都不會持久……
    當初追文章追到這裡的時候,猶豫很久才
    留言的說~
    總會覺得冒然留一些自以為是的想法很不
    禮貌,不過有鼓起勇氣留言真是太好了
    ˇˇˇˇ

    謝謝阿魚魚來我的留言板留言,剛剛拼完
    了一次月考ˇˇˇˇ謝謝阿魚魚的祝福
    ˇˇˇ
    我很開心喔ˇˇˇ(再撲)
  • 看到憐海來撲我了!XDDDD

    阿阿阿,真的好久不見呢!

    還真的有點想憐海說。(羞)


    咦咦?憐海也是那種人嗎?

    是阿,總覺得常發文的人好像高攀不上這樣,而且自己好像很容易被忘記。orz


    其實憐海完全不用猶豫的,這邊的大門隨時準備讓憐海踹開!

    阿阿,不會阿,我很喜歡看留言,只是回得有點慢這樣……

    而且我的網誌也充斥著很多自以為是的東西,憐海的留言算是客觀了哈哈。

    沒錯沒錯,憐海要多來噢,不然這隻魚會想你的。ˊˋ


    憐海的擁抱,我接住了。XD

    月下魚 於 2008/12/07 17:17 回覆

  • 醉琉璃
  • (因為太害羞了,所以就直接偷偷來月魚
    的帖子裡回覆)

    對我來說,月魚也是非常可愛又非常棒的
    讀者ˇ當初和你見面的時候,這邊是整個
    人都要害羞到爆。因為是第一次被人要求
    見面簽名,結果實在太緊張了,所以簽完
    後就害羞的落跑去(摀臉)

    然後真的非常非常感謝月魚這麼喜歡我的
    文章。雖然這句話我好像一直在說,但這
    真的是最真心的感受>///<

    當初寫暴走就是想創造出一個歡歡樂樂的
    世界,希望也能讓看見這部作品的人感到
    歡樂。
    所以當看見月魚說暴走能讓你拋開憂慮,
    這樣的話對我而言,無異就是最棒的讚美
    了!
  • 阿啊!看到琉璃了琉璃來了阿阿啊!

    椅子、不,沙發在哪裡?

    茶水、茶水呢?


    琉璃能來留言我真的真的很開心!
    >///<

    之前跟琉璃見面我也超害羞的,整個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明明有一堆話想說的啊!

    人家會害羞到不知道該怎麼開口阿阿啊!(和琉璃一起羞奔)


    阿阿,我感受到琉璃的真心了真的!

    而且琉璃最初的目標完全達成了!普魯魯的世界已經在我內心生根了噢!


    謝謝琉璃願意撥時間來這裡留言,又要回復、又要寫文章,而且聽說身體之前不太舒服。

    阿阿,事實上留言給琉璃時想了好久,因為琉璃都那麼忙了還要你來看這篇網誌,感覺有些過不去。


    雖然說我很期待琉璃的文章,可是我更希望琉璃的身體能夠健健康康。

    身體一定要顧噢!相信很多讀者的心聲一定都和月魚一樣的。

    月下魚 於 2008/12/07 17: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