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章九、惡夢(三)



  「聽說,你是酷拉皮卡在森林邊緣找到的。」

  拉開方桌旁的木椅,他先讓莫璃坐在其中一張椅子上,而自己則坐在她的對面。

  「你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那裡嗎?」

  莫璃誠實地搖了搖頭:「醒來的時候就在那裡了。」

  「那你記得之前發生的事情嗎?他們說你失憶了。」

  「……」

  不予置評,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既然說出來不會有人相信,那還不如不要解釋來得好。

  淡藍髮色的年輕村長維持著同樣的表情,即使得到的是女孩沉默的回應,小麥色的面龐仍舊掛著恬適的笑容,像是毫不在意她剛才有所隱瞞的行為。

  「那……我問最後一個問題好了。」

  向前微俯身,陽光灑在他麥色的肌膚上,是一種溫暖的色調。

  「你想留在窟盧塔嗎?」

  笑容依舊清淡,只是,這次連眸子也染上那股笑意。

  「咦?」

  黑眸睜大,不可置信地望著眼前的年輕村長。

  沉默在空氣中擴散了一會。

  「如果你想留下來,未來應該會跟伊理和諾緹依住在一起;如果不想,那麼任誰強留都沒有用,到時候應該會讓人送你下山吧。」

  「什麼?可、可是……」

  用力甩了甩頭顱,她真的覺得是自己聽錯了。

  為什麼留下與否的主控權是在她身上?她不是可疑人物嗎?

  「想不想留下?」位於另一頭的男子平靜地重複了一次。

  愣傻了的神情出現在莫璃臉上,他是說真的?

  「我、我可以留下?」

  「如果你想。」

  這、這……其實窟盧塔在這種隨性的村長帶領下早該滅族了好不好?

  如同遭到嚴重打擊般緊抱著頭,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雖然沒有資格改變你的決定,但我還是必須說一句話──諾緹依十分希望你留下來。」

   莫璃緩緩從手臂中抬起眼,黑眸閃著疑惑的光芒。

  「諾緹依的身體本來就不太好,尤其是酷拉皮卡出生時,她差點還因此喪命。」

  「你應該看得出來吧?」淡藍色的眸子認真凝視著她,他不笑的時候有種強烈的說服力。

  諾緹依……那位肌膚盈白如凝脂的女子,纖細得彷如隨時都有可能折斷的瘦弱身軀的確看似禁不起生產這種劇烈的折磨。

  「她的體質不適合生育,但是……她一直以來都想要有一個女兒。」

  「這點,你也看得出來嗎?」

  沉默了一會。她是感受得出來,事實上不只是感受得出來而已,而是強烈地體會到。

  那種感覺強烈得甚至令人困惑──就算只是單純喜歡小孩,也不可能會表現出那種打從心底的關心態度。

  就像……早就將對方視如己出。

  斂下眼睫,凝視尚未完全燃熄的燭光。

  其實不用給她這麼多的,她消受不起,也無福消受。



  「我知道……」

  細緻的嗓音呐呐傳出,幾乎要讓人懷疑起女孩究竟有沒有發出聲音。

  「你知道?」

  淡色系的眉稍微挑,但是湖水般的瞳眸卻仍是看不見底。

  「只是之前想不透究竟是為什麼。」

  莫璃極輕地聳了聳肩,神情空白得一如覆上一層白幕,叫人看不透她的情緒為何。

  「那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先前是怎麼看出來的呢?」

  面對這個問題,如娃娃般的小臉先是疑惑仰起,搔了搔面頰。

  怎麼看出來的?

  「從她的一些行為上吧……」如欲找到適宜的措辭般頓了頓,「如果只是普通撿到一個孩子,照理來說不應該有那麼大的反應才對。」

  語畢,莫璃再度靜默,微勾的黑眸認真凝望藍髮男子。

  可能只是錯覺吧,她總覺得剛才的對話並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簡單。

  「這樣啊……既然你都已經感覺到了,那……想不想順著她的意留下呢?」淡藍髮色的男子像在瞬間因為什麼而分了心,語調有些許停頓,但不出幾秒的時間便立即回覆為最初認真凝視莫璃的表情。

  算是第三次的詢問,但琉璃般的藍眸並沒有流露出不耐,依舊澈得一如澄鏡。

  緊抿唇,莫璃知道他是非得到答案不可了,就算接下來要花費多少時間都一樣。

  再度認真思考起自己的去留問題。

  照理來說,她應該毫不猶豫選擇「留下」才對,為了之後的居所、為了自身的安危。畢竟等到窟盧塔滅族時才死和現在走出去後立刻被分屍,正常人都會選擇前者。

  但即便如此,她卻仍是一點想要留下的慾望也沒有。

  所謂的依靠、所謂親人、所謂的「家」,都已經離她很遠很遠了,遠到連追求的動力都沒有。

  好不容易終於看清、終於想通,也好不容易把那種渴望的慾念和想法戒除了。

  她不想跳入那種看似溫暖的深淵,而後不知不覺再度將掩埋已久的感情挖掘出。連「想要擁有」的想法都不能夠出現。她知道一但自己接觸,就只有越陷越深的後果。

  況且沒有必要擁有那種只會令人上癮的東西──凡是容易上癮的,都只會帶來傷害……



  眼前的女孩沉默了許久,黑色的長睫毛甚至忘記眨動。

  或許她沒發現到吧,她半垂的眸如今閃動著的不是先前彷若事不關己的無機質光芒;反而是另一種由無數糾結拉扯所組成的複雜情緒如翻騰的海水綻於眼底。



  「你知道對一個人特別的感覺是怎麼來的嗎?」

  「什麼?」

  藍髮男子蹦出的突兀話語瞬間拉回莫璃飄遠的神志。

  「第一眼的感覺通常是第六感,而相處過後才產生的感覺則是依那人對待自己的方式和他的行為模式而定。」

  「行為模式?」

  「是呀!就像和過去認識的人相較之下,他的行為、態度顯得如何,這就是『比較』。也因為『比較』,進而產生了對某人的主觀感覺。」

  他停頓了一下,對著莫璃微微一笑。

  「尤其是在累積了長久的經驗後,就會認為大多數的人應該會做的就叫『普通』或『正常』。」

  「而『照理來說』這個辭,就是說話的人憑藉過去累積的長久經驗,推斷出正常人在那種情況之下應該會有的反應。至於脫離『照理來說』的情形,就是與說話者過去的經驗相悖。」

  「至於經驗是如何累積的,」

  「你知道嗎?」

  ……

  莫璃此刻真的完全噤聲了。

  會對一個小女娃講這種如同繞口令的大道理的人應該也就只有他了吧……但莫璃知道,這番話裡最重要的不是道理,而是裡面所蘊藏著的暗示。

  「是藉著過去的『記憶』累積下來的吧?」

  這句話同等於自我承認了。莫璃深深嘆了口氣,就知道他之前的問話一定不只是隨性問問,但也沒想到自己居然在一開始就這樣招了出來。

  ──「從她的一些行為上吧……如果只是普通撿到一個孩子,『照理來說』不應該有那麼大的反應才對。」

  所以說她的智商真的也跟著降低了嗎?

  雖然並沒有特別想要隱藏自己仍保有過去記憶的事實,但就這樣被人套出話來,不免有些難堪。

  那他之前所提出要她留下的提議,也是為了套招才說出來的吧。



  「村長先生……」

  「私底下稱呼我為艾曜斯就可以了。」

  小麥色的面龐重拾笑容,完全無法令人聯想到剛才不動聲色戳破莫璃謊言的就是眼前這位笑得柔和的男人。

  「……艾曜斯先生,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好了,我會離開窟盧塔的。」

  無奈聳了聳肩,雖然過程有些曲折,但最後的結局的確是先前自己所設想好的,而且還多了一種如同被摑了一個巴掌的羞恥感。不需要他出聲提醒,最後的尊嚴,她還想要保有一些。

  「你選擇離開?」

  「你已經很明顯告訴我了,留在這裡只會帶給大家困擾,雖然曾經做出那種隱瞞的事,但最後這點自尊心我還是有的。」

  她說得不慍不火,字裡行間沒有激動的情緒起伏,但沉著堅定的決心卻表露無疑。

  「嗯……如果你真的選擇離開,那我自然是不會加以反駁。但我還是要澄清一點,我並沒有說過你會帶給大家困擾、或者是持有想要趕走你的想法。先前對你說的話,完全出自真心。」

  笑容再度黯淡下來,俊逸的臉蛋所呈現的是一種再認真不過的表情。

  「雖然不明白你為何隱瞞,但我想一定是有某種不可抗拒的因素吧。伊理和諾緹依相信你,而就因為我對他們的信任,所以我也一樣也會選擇相信。我對他們的判斷有信心。」

  莫璃聽得愣了,就因為相信他們,所以進而相信她──一個莫名出現的侵入者──會對窟盧塔無害?

  雖然這樣就能夠解釋為何其他人看見她的時候並不加以過問,但是、但是……

  「可是!你是村長啊!就因為他們兩個相信我,所以就讓這種具有危險性的事情發生?村長不是應該要以保護族人為首要條件的嗎?怎麼可以、怎麼可以因為這樣就隨意決定呢!」

  莫名的怒火竄燒,小巧的身子猛然站起,但表現出來的氣勢卻與身材呈現明顯的對比,來勢洶洶的怒氣毫不掩飾呈現在她過於稚氣的面容上。

  「也是……」

  艾曜斯輕撫下巴,認真咀嚼著女孩方才混雜怒氣的話語。

  「雖然說對族人的信任是很重要的一點……但是身為村長,的確需要自己客觀的判斷……」

  彷如進入了自我世界,他喃喃著。看得一旁的莫璃有些莫名其妙。

  望著跌入另一個世界的艾曜斯,莫璃滿布怒氣的面容僵止住,她不禁要深深懷疑起讓這種人擔任村長真的好嗎?



  「我相信他們兩個。但是若要屏除對他們的信任而單純以村長的身分來判斷的話……」

  過了好一會才從自己的思緒中拉回的艾曜斯抬頭,接續先前莫璃的問題。

  「我還是會選擇相信你。」

  就像是知道女孩一定會再度追問,艾曜斯接著說。

  「也許在你看來很沒理由,但有時候對人的感覺比什麼證據和猜測都來得準確──我認為,你絕對不會傷害窟盧塔。」

  真是莫名其妙的回答……

  莫璃差一點就這樣脫口而出。

  向後重重跌回椅子上,莫璃支手抵住額頭,她發現和眼前的男子對話居然會讓她疲倦到有些頭疼。

  「而且……」

  艾曜斯揚起微笑,澄澈一如湖面的眼睛映著窗外的初陽而閃動著粼粼波光。

  「經過剛才的對話,我更加確定你不會傷害窟盧塔。至今我還沒看過一個外人會為了窟盧塔的安危而有那樣激動的反應呢。」

  莫璃臉一熱,頭垂得更低了,想藉此隱瞞害臊的情緒,但發紅的耳尖和脖子仍是誠實洩漏她此時的心情。

  一隻溫熱的大手撫摸上莫璃低垂的頭顱,「你願意留下來嗎?雖然窟盧塔不完全算得上安全,但卻確確實實是一個適合生活的好地方,我相信若夏在這裡一定可以過得快樂。」

  莫璃緩緩抬起頭,眼神布滿不安和猶疑,但與她對視著的那雙淡色眼眸,卻是如此令人感到安定與信任。

  再然後,有一瞬間,莫璃以為自己的眼淚就要奪框而出。

  想到伊理內斂但卻深富感情的藍眸,想到酷拉皮卡認真對自己說一切由他負責的神情,想到諾緹依擔心發顫的聲音……

  ──妳一定、一定可以留下來的。

  撫上頭顱的那隻溫暖的手,像是這一切的催化劑,有什麼作用在心底產生了。她確實聽見了,聽見被自己壓抑許久的聲音──我想要……我想要這樣一個溫暖的歸屬。

  好想要、好想要。

  莫璃的身體明顯發著顫,而頭顱上的大手始終堅定。黑眸盈了水幕,閃動著黑水晶似的光澤,但那淚水卻始終沒有滴落。

  「我想要……」

  逸入空氣中的童音微微顫抖。胸口像被什麼滿溢著,腦袋無法思考太多事物,說出口的話語也顯得遙遠而失真。

  「我想要,留下來。」

  連最後的答覆都是如此虛幻不實,一如夢境。



──────────────────────────

莫名其妙生出來邊緣,原本只是打開來看說……(默)

沒想到讓若夏(莫璃)敞開心房那麼簡單喔?害我之前還很煩惱欸。
嘖嘖,那接下來我大部分劇情就開始用若夏叫了喔。

後面會不會太情緒化啊?
阿啦啦,沒差啦(?),如果太情緒化的話月魚再想辦法合理化吧!
最重要的是需要各位的建言啦,不然當局者迷,我也看不出來說。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