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章四、不明所以〈下〉



  莫璃從剛才就一直在看著他,起初朝他散發的眼神是強烈的不滿與不解;然後是困惑;現在,則是同情。

  她其實不明白他為什麼會有這種挫敗至極的反應,但好像和自己脫不了關係。

  強忍著撞擊和手臂的疼痛,她以著極緩慢的速度試圖移至男孩身邊。

  「呃……」好不容易以意志力達到的輕微移動就像觸動疼痛的開關,如電擊一般擊中先前受傷的傷口。

  而這一聲忍俊不住溢出的呻吟,則成功地將男孩的注意力拉回。

  他立即站起身急急往女孩倒地的地方奔去。

  「喂!你還好吧?」

  看著緊皺一張小臉的女孩,他用最輕柔的力道讓她坐起。

  「手……身體、身體不是問題。」

  莫璃支支吾吾說出自己對傷害的預測。身體只是碰撞土地而已,頂多留個淤青罷了,但是首當其衝受到攻擊的手臂,想必情況不太樂觀。

  這時她不禁要疑惑起眼前纖細的男孩究竟哪來那股力道將自己傷成這樣,甚至還飛離了約五公尺遠,雖然自己體重不算重,但好歹也有四十幾接近五十公斤的重量吧。不過她似乎暫時忘了自己現在身體出現的問題。

  「手?」

  男孩緩緩將她過長的袖子拉高,右手手臂上果然出現不尋常的紅腫。

  「很可能是骨折,我先帶你回村……」

  講到一半的話語嘎然停止,剩下的「帶你回村子裡給大人們醫治」硬生生卡在喉嚨裡,像突然變得乾澀而說不出話來。

  帶她回村,就表示如果出了事情是全村子的人都遭殃,有可能就此暴露了村莊的確切位置、有可能再度失去一些同胞、有可能……

  愣愣望著倚靠他的手臂支撐才能坐起的女孩。可是,她還那麼小,而且是自己傷害她在先的……

  已經傷害過一次了,難道還要再將受到重創的她遺棄在這森林裡?

  抬頭向四周掃視了一遍,寧靜的森林,如同以往只存在著風聲和動物的鳴叫聲。沒有不尋常腳步聲、沒有過粗的呼吸聲、沒有因為人類而變得不自然的風聲和鳥獸警戒彼此的嚎叫聲。

  眼神一凜:「走吧!我帶你回村莊。」

  漂亮的臉蛋移至莫璃面前,接著,是深深一個低頭。

  「對不起!」語調不但誠摯而且真的充滿了濃濃的愧疚之意,「我不該那樣攻擊你的。你的傷口,我一定會全權幫你治療好。」

  湛藍如天的眸子毅然抬起,滿滿都是堅定和決心。

  璃如同被那熱切的注視催眠一般,不由自主點了點頭。

  得到了璃的應允,男孩也不多浪費時間,將璃的手環在自己肩上好支撐她起來。

  璃痛苦的緊閉著眼,雖然身體的痛楚已經好很多了,但右手臂上的傷口卻還是不停抽痛。忍著傷痛,璃望了一眼那件仍靜靜躺在地上的深藍色學生裙。

  「那個……衣服……」纖細的聲音在男孩耳邊響起,他扶著她慢慢移至那件裙子面前,在將衣物交給黑髮女孩時,他也看出來了,那是一件學生裙。

  只是……胡疑地看了眼死抓著藍色裙子不放的女孩,不管是年齡還是尺寸,那件衣物應該都不可能是她的吧?

  疑惑越擴越大,但腳步卻沒有絲毫停滯。

  「你是誰呀?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隨口說出的問句卻使的女孩的腳步一滯。

  璃的眼中盛滿如空白似的茫然。

  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而自己現在究竟是誰?

  被困在一個甚至比眼前的男孩年齡更小的身體裡,也不知道究竟是她自己的抑或是別人的。

  她現在是誰?

  一陣痛苦的神色劃破兩眼的空茫。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長大的,好不容易終於可以脫離那些人虛假的、殘酷的對待,她就快要可以永遠離開那對父母……

  為什麼呢?



  男孩不知道莫璃現在究竟在想些什麼,但他可以從她原先彷若失去所有的空白的眼神和最後轉為錐心痛苦的表情中發現一些蹊蹺,該不會是……

  腳步不知不覺停下,睜大的藍眼睛不可置信地望著她。

  「你叫什麼名字?」

  被呼喚的女孩抬起頭,先前痛苦的神情又再度被空白取代。

  叫什麼?

  她叫做莫璃。

  但那也是以前,那個代表著離的名字是她的母親親自替她取的,而命名的同時也注定了她會遭到變相遺棄的命運。

  那她現在……她又被遺棄了嗎?

  女孩仍舊是默默看著他,接著,他看見她緩緩搖了下頭。

  「真的?」

  水亮的藍眼睛睜得更大了,接下來的話是他以著一種只有他方能聽見的音量喃喃說著的。

  「喪失記憶了……」

  他不希望他所發現的事實刺激到身旁身心皆已俱疲的女孩。

  「放心!」圓圓亮亮的湛藍眸子帶著活力與善意的望著莫璃,「村子裡的人一定會幫助你的,所以你大可放心。」

  於是他更加賣力的扶著她往前邁進。

  「對了,」像想起什麼似,男孩維持著原先的步伐,頭也不回地隨口補充了一句,「我的名字是酷拉皮卡。」

  奮力賣出步伐、只顧著趕路的酷拉皮卡壓根沒注意,身旁他使勁扶著的女孩臉上的表情,已經從空白轉化成一種挫敗和驚愕交錯在一起的奇妙面孔。

  不願意面對的真相是遲早都要面對的。

  這是夢、這是夢!但手臂傳來的痛楚卻又再再否定她的自我催眠。



  鬱鬱蔥蔥的森林仍舊和先前一樣寧靜,一支攀爬在樹上的松鼠偏偏頭看著森林盡頭往前走去的兩道身影──一道是再度當機被人拖著走的莫璃,另一道是雙眼閃著蓬勃朝氣拖著人走卻不自知的酷拉皮卡。

  就算如此詭異的畫面就這樣出現在眼前,森林還是像以往一樣和諧呢。

  栗色松鼠輕叫了一聲,繼續視若無睹地啃食著手上牢牢抓著的可口果實。





───────────────────────────

女主角終於過去了,有注意到的人應該有發現某魚的步調真的是慢得可以。

都已經第四章了,怎麼才剛穿越過去啊?

其他人到了第四章都馬已經開始在修行了好不好?


哎哎,因為月魚不想要那麼趕嘛!

想要細細描寫女主角周遭發生的事情、其他人的反應、許多人的個性和小習慣,另外也很想要紀錄下女主角的心路歷程。

要是那麼趕的話,不就要把許多我想寫、我想看的全部都抹滅掉了嗎?

事實上我想要寫穿越也是因為上述的原因呢(笑)。

步調慢了點,所以也請各位以輕鬆的心情閱讀吧。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19920206
  • 沒關西啦~

    可以慢慢打.......

    我會繼續期待妳的文章的
  • 慢慢打嗎?

    只是怕有些急性子的人會等不急而已,只急著看後面的主軸劇情吧。

    謝謝小鐘的期待。ˊˇˋ

    月下魚 於 2008/07/23 23: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