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免被追殺的前言:

  今天是酷拉皮卡生日。

  也是我第一次沒有為酷拉皮卡準備生日賀文……orz

  噗嗚嗚嗚~(噴淚)月魚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最近發生了好多事,又剛好酷拉皮卡生日衝到準備推甄申請的第二階段面試……

  嗚嗚……我知道現在不管說什麼都沒有說服力,可是至少月魚有想到彌補的辦法了!(握拳)

  其實一開始我就有預測到聖譜應該出不來,原本想要用邊緣修改後的第一章當生日賀文。

  可是最後發現連邊緣第一章都弄不出來……囧

  既然連載同人文都沒辦法生出來,那麼也只好拿一篇羞得月魚從來不敢讓大家看到的某一篇……東西,來代替。(汗)

  這篇東西原本是因為時報的某個徵文而寫的,落選後因為內容太恬不知恥、太過煽情(我同學是這樣形容這篇東西的沒錯),所以連秉持著「有文章就要利用得徹底」的月魚都決定把它埋在電腦裡沒有要讓它重見光明的意思。

  ……廢話拖這麼久有沒有人想要點右上的差差了?(毆飛)

  咳咳,總之是和同人沒啥關係可是跟酷拉皮卡有關係的一篇東西,請大家以文學的角度看它,看完後酷迷們千萬不要對月魚懷恨在心,相信大家的度量都很寬廣,一定容得下一隻小小的月魚……吧?(大汗)



  啊對了。(眾再踹)

  那個時報的某個徵文叫做「想像的對話──寫信給動漫人物」,好了,大家心裡都有底了吧。(默)



---------------------------------------------




酷拉皮卡:

  我果然還是不知道究竟該對你說些什麼,無論是在那些尚未認真看待你的過去裡,還是正在執筆寫這封信、無法自拔的今日。

  曾假想過許多次,若真能和你見上一面,那麼應該要懷抱怎麼樣的心態面對?而當真正面對時,又應該要說些什麼樣的話語應答?日復一日,總在想起你的時候重複思索著,但最後的解答卻往往都是那如空白般的沉默。

  回答不出,話語只能梗塞於喉頭,憋得令人心頭發疼。

  認識許多朋友,她們也和我一樣沉醉於那些無法觸及的人之中。我們擁有同樣的心情,但她們的夢卻比我的還要絢麗、還要迷人。身於夢境中,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像是在炎炎夏日中並肩吃著冰淇淋,又或者是在飄著白雪的嚴寒冬季裡彼此依偎、彼此取暖。那些夢的世界是這樣醇美、這樣令人心醉。

  在我和她們一同分享著那份甜膩的同時,卻也同樣羨慕著她們那顆多情奔放的愛慕之心。有時甚至會妄想著,若能和她們一樣敢愛敢恨、試著拋下一切任性一回,就算僅只一次,也一定足夠讓我醉上好幾個孤單的日子。

  既然如此,為何不也作個夢?

  或正確來說,應該是「為何不能作夢?」



  一位朋友曾對我說過:「你愛戀的,不過是個虛無的存在。」

  這是句何等殘酷的話,但卻正中核心,殘忍,卻又無比真實。

  就因為是處於夢中,即使我們相遇、我們相識,甚至發展出一段深厚情誼,那仍然無法改變任何事實,夢醒後,你我仍舊會是毫無交集的存在──自導自演的戀情充滿著虛偽,不只是自欺欺人,更是把引以為傲的真心構築於薄弱的地基之上──那麼即便持有足以鎔鑄天地的熱情,仍是同等於海市蜃樓,空洞,且愚昧不堪。

  我不願將戀你的心耽溺於幻境,熱情是真、痴心亦是真,擁有如此真實的心情,我實在不能、也不忍讓它流於虛幻的窘境。於是沉默、沉默,只單單望著你,無語,不是因為那股情愫已褪色斑駁,只是情感太深,而多說無益。

  沉默蔓延,唯有在無聲的沉靜中,那個世界才能保留些許真實。



  我不知道究竟該對你說些什麼,是應該要說出問候的話語?還是鼓起勇氣、直截了當地表白?但唯一能確認的,是那永存於夢境中的沉默。

  我願永保單純的心情,並在還能作夢的空間裡繼續帶笑凝望著你。

  即使你我永遠不會相遇──這無法改變的事實可能也永遠這樣銳利傷人──但在看清事實後依然能以相同的心對你微笑,而這便是我埋藏於心中最深、最甜美,且永不變質的夢境。



                      永遠的陌生人上




------------------------------------

確認自己真的不會被追殺的後言:

  嗯,請以文學的角度看它……(自己講得很心虛)

  現在問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當初會寫出這麼讓人害羞的信。

  酷拉皮卡收到會的第一件事該不會就是撕了它吧?(驚)

  不然就是造成心靈創傷什麼的……最後想想酷拉皮卡還是別收到的好。(謎:那你幹麻還貼出來?)


  雖然內容詭異,但月魚還是要藉這篇文用力吶喊「酷拉皮卡生日快樂」,4月4號生日的孩子在月魚眼中永遠是最可愛的。ˊˇ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下魚 的頭像
月下魚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