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位格

  時至今日我還是覺得做個諮是一件艱難的事。即使已經實際投入實務現場一學期,即使獲得了再多的肯定與鼓勵,但對於要投身進入個別諮商這件事,還是有種近乎本能的恐懼。有時這種恐懼稍淡,似乎讓我燃起些許希望之光;有時這種恐懼轉深,再次讓我近乎鞭笞地不停質問自己:為什麼要踏上這條路?

  說到這恐懼是什麼?一時間也很難以描述,就像最近個諮做到了尾聲,能夠向督導具體描述的技巧上的困難來越少,反之,一種模糊的、曖昧的、籠罩了「我」自身的一些事物逐漸充填進那些困難與諮商歷程的空隙。好像「我」存在於此的本身就是一種錯誤,無論做何種反應都是一次有去無回的涉險,為了能存在於此,我必須要費力地安在,費力地讓自己穩在此刻,費力地面對個案不知何時會爆出的質疑與近乎攻擊一般的防衛,個案一次又一次的挑戰,都確實打進了我那塊最脆弱不堪的內心。

  我想這條道路是需要用眼淚堆積而成的,但是我不確定,我是否真有這麼多的眼淚足以流出?

 

你位格

  你正站在一條看不見盡頭,亦看不見回處的道路上,道阻,且險,在這過程中你會想家,你會想逃,你會一次次地受傷流淚,你會質疑自己,質疑周圍的人們,質疑一直以來堅信的一切。

  你的內心可能會不斷崩解,然後再次試圖重組,這個過程看上去像是一個永無止盡的循環。你也許在猜想,這會不會就是地獄的樣子?到了最後,你說不定真的會想放棄,會想要攤坐下來,拒絕再次前進,拒絕再一次的輪迴。說不定你也已經這麼做過了。

  但是、但是,到底是什麼?讓你在真的深陷無邊黑暗的時候又重新燃燒希望之光?牽引著你再度站起?就算流著眼淚,就算明知長路漫漫,還是一步步地從塵埃中走出?即便你已經身處深淵,為何心中仍舊跳動著的最為火熱的部分,卻還是頑固地存在著?就如同潘朵拉的盒子,盒中最底處的那份渺小的「希望」至今仍舊持續引領著人們對抗著那些散佚的惡念一般。

  你打開了盒子,但並不是放出了惡念,而是去直視那些一直以來都存在著的陰影中的事物,或許在盒中的它們看似是安全無害的,但只有你自己知道,潛藏在陰影中的它們才是最為可怕的。

  這會是一場無邊的英雄之旅,而你已走在路途中央。

 

他位格

  他正面臨整個諮商學習歷程中最艱困的部分,而且這條道路只有他隻身一人才能走過。他此刻正迎接各種排山倒海的情緒,他會感到孤獨,會覺得無力,也會對一切憤怒,絕望感侵蝕著他的毅力。

  他熟知各種心理治療理論以及心理障礙症狀,但卻無法解釋自己當下的狀態,他感到迷茫無措,好像一切都不再是他有多努力所能改善的了。熟讀過諮商歷程的他其實也知道自己現在的痛苦是必經之路,只是這實在是超出他想像的苦,苦得他禁不住想棄甲而逃,然而每當逃到戰線的末端,他卻總是無法捨棄下最後的戎裝,戰士的驕傲和那連他自己都搞不懂的初心總會讓他再次回頭,重入戰線。

  他就在這樣來回的擺盪中痛苦著,在戰與逃之中反覆地折騰。

  有時候他會認為自己是個沒有毅力的怯懦的人,他會羨慕那些有著明確目標大步向前的人們,羨慕它們大刀闊斧地向前進,羨慕那即使受傷了還是無悔無怨的堅毅的心。他希望自己也能成為那樣的人,他希望自己能夠找到一個深信不疑的方向,殺出重圍。可是當他越這麼想,就越無法前進,因為他看不到在那些人堅信的瞬間的背後有過多少次的退卻,因為他看不到,自己也早已是其中的一份子。

  他依舊不停地在道路上艱難地進進退退,但在這樣進退的過程中,他卻還是以著他自身無法覺察的速度穩定地向前邁進。

 

回到我位格

  我正走在一條無比艱困的道路上,周圍無花、無草,沒有任何生機,只有我一人,面對著黑暗中無止盡的威脅與惡意。諷刺的是我連那些威脅與惡意的模樣都弄不清,只是無助地懼怕著他們。

  聽說有很多一樣走在相同道路的夥伴們,只是大部分時候看不見他們,因為他們也走在一條陰暗的、只足一人容身的險惡的道路上,但有時候光是知道這件事就讓我安心了許多,好像在這樣險阻的路上也不再那麼孤單。

  有時我會想休息,想好好看看藍天,想迷茫而普通地度過自己的一生。我會羨慕那些不用這樣直接走上這條可怕道路的人們──他們總是羨慕我可以探索自己的內心,而我羨慕他們可以不用這麼深入地刨挖自己。

  我的哭泣無法被承接,我的痛苦無法被理解,因為這是一條孤獨的路,只有偶爾閃現在遠處對向,那同樣孤單的燈火才足以療慰我。

  在過去曾經讀到的小說中,有時也會出現同樣的道路。那個故事中的大師沉靜地走、無聲地走,靠著法杖上發出的微弱的自身的光芒,走到黑暗的邊境,到最後他麻木、疲憊不堪、衰弱不已,就這樣走過了那段最黑暗的歷程。我總是認為就算是最後筋疲力竭倒地的他也是如此優雅而瀟灑,如同大師的徒弟在最初尚未踏上自身旅途時也是這樣地崇拜著大師。

  但最後發現,這,就只是持續地走,耐心地走,一次又一次被內心擊敗然後繼續往前走,只是如此罷了。

  或許每個人內心遲早都有這樣的一段路要走,而我只是將之提前,以自己的意識開啟那扇門扉。

  或許,這已經是一件相當接近於大師的事了。

 

質性研究作業──心理位移書寫 實習紀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下魚 的頭像
月下魚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