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這麼頻繁的寫東西真是不可思議啊,果然是哪裡人少我就會往哪裡竄,現在網誌退潮於是就滾回來了這樣?XD

 

  最近總有些鬱悶,自己有所感覺這是從很久以前就困擾著我的議題,畢竟這種感覺實在太熟悉,好像做夢都可以清楚夢見。

  這種陳年議題總是特別難處理也特別難看清,但若不去正視,將會在接下來的人生中不斷重現、不斷提醒你它的存在。

  一樣是過於體貼人的心,一樣是過於容易順著他人意願走的個性,讓人不知不覺中受到傷害,還要點頭稱是。

  但不若當年的自己,如今我已能在當下清楚看見「那是我不喜歡的」,並進而認知它、同意它,但再更進一步的「行動」卻還拙劣如孩童。拒絕的技巧,在傷害自己之前的柔性告知,還有若不幸造成傷害了,之後的處理與面對。

  可能是類似的傷害一而再再而三地成為一種習慣性隱疾,稍稍觸碰到,便又會順著過往的因應模式襲來。尤其是陷得越深,越不易掙脫,過往累積在身體累積在記憶中的所有經驗將會同時陷落將人淹沒。

  不喜歡這樣的自己,不喜歡這樣的因應模式。

  我總是相信著,一定會有更好的方法,一定一定,會找到那個最適合自己使用的獨門妙招。

  尋找著它、探詢著自己,與情緒、與受傷的自己周旋著。我只能陪伴著他,聽他哭著質問:「為什麼傷害會這樣發生?為什麼你讓它發生?」

  一而再再而三,想到未來還可能不知何時又發生同樣的事、再發生同樣的事、不停不停發生同樣的事,就讓人膽寒,讓人絕望得不知該如何面對。

  好像被逼著走上懸崖,但又不知如何才能脫險。

  而後,從中而生的,是憤怒。

  對方一再將自己逼上這樣的絕望之境,巧取豪奪他所想要的,然後嘻嘻哈哈地離去,像沒事人一般朝你偎過來,好像在說「嗯?妳怎麼了?這麼不正常啊?」

  憤怒、憤怒,那一瞬間打從心底的憎惡、嫌棄和怨恨,若真能提煉,說不定能毒死一個人。

  看吧,原本還是不錯的朋友也可以一瞬間反目成如此仇敵,一張牌的正反兩面,一旦翻過去,一切的情緒都將反撲。

 

  我總是在那股怨怒出現的一瞬間將他壓回,任它嚙咬撕裂自己,瀕臨極限邊緣地活過那段時日。

  當然我也會想盡各種方法排遣,逛街、購物、讀小說、畫圖、看動畫……做任何自己喜歡、並能調和自己狀態的事。

  大部分都是成功的,努力沉澱自己再加上時間這帖良藥,總是能慢慢回復理智,以較不傷害自己、傷害對方的態度面對這件事。

  狀態好的話大約需要三四天,但若狀態不佳或處理得不夠及時,花費一兩週的時間也屬正常。

  這期間我需要將所有注意力與精力放在調解自己情緒的狀態之上,工作不再是第一、行程不再是第一、未來計畫不再是第一,於是停擺了一切來處理這個緊急突發事件。

  所以即便在冷靜下來之後也還是怨,也還是感到忿忿不平,這個外部效應也太嚴重了?憑什麼理所當然要我承擔?

 

  所以我想改變,變得不再受他人情緒及話術擺布,心理系的訓練讓我太容易承接別人的負面情緒,不知不覺地、習慣性地。

  我不想要再這樣無限制承擔這一切,好像永遠丟不滿的瓶子、永遠不會說話的沙包,還要隨時面帶微笑。

  我想要學會有限度的幫助身邊朋友的方式,幫助他們能慢慢扛起照顧自己的責任,並讓他了解朋友能幫助他到何處、何程度,知道如何正確運用朋友這個資源,而不是無節制地予取予求。

  我想要變得能在決定幫助對方時適度地因應與承接,了解自己的角色與限制,學會保護自己也保護對方,而不是無限制地沉淪、沉溺。

  在此之前要先解開自己的結,當自己無欲無求、毫無負擔,才能自然而然提供給這段關係、甚至是對方最需要的助力。

  我想要變得能好好寬恕。若不幸在過程中受傷,我能好好寬恕對方,並寬恕那個在當時讓自己受傷的自己。能了解一切沒有絕對,人與人的互動彼此傷害在所難免,能好好愛回自己、愛回對方。

 

  這一切的一切多麼像是祈望。但也只能祈望。

  帶著這個伴了我一生不知多久的舊疾、老友,為了祈求更美好的明天,我只能努力探求。

  人的一生就是不停在這些艱難議題上周旋、磨合,我們都在追尋。

 

  對了,在沉重的結束之前來的近期報。

  最近突然萌發了想自己做個圖文本的念頭,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了,我明明根本不會畫畫的。XD

  大概是一直徵不到繪師所以絕望了吧。(目)

  目前還在隨手玩玩水溶性色鉛筆的階段,想說如果能發揮以前在學時期美術課的精神,說不定、應該、大概可以勉強弄出一本本子,吧。

  還有最近對酷拉的愛一整個滿出來,而且完全不想遮掩。XDDD

  前陣子買了一本書叫《別說得好像還有救》,就是一群沒有救的人(?)用社會學的方法向人介紹何謂宅文化,看到一群人理直氣壯地丟廉恥、秀下限,讓我突然間也獲得了勇氣(?)。

  對嘛,要迷妹就要迷妹得徹底,這世界不發發廚是多麼無趣啊!

  所以就……嗯,這樣綜合起來莫名地就浮現出想要出一本酷拉only圖文本的概念(掩面)。

  只能說迷妹激不得,太可怕惹。(抖)

  嘛,也不知道這究竟會不會成真,大家就坐著等等看吧,有一天會水落石出的。(坐好嚼餅乾)

 

  anyway,我們下回見。

  (謎:這傢伙是不是忘了自己推甄還沒有推完啊?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