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正在熱火朝天的準備推甄,主要是研究計畫。

  雖然其實自傳啊、推薦信啊、證明文件啊什麼的都還沒處理好,但……我想最讓我卡機的應該就是這個研究計畫了……

 

  花了好長一段時間定題目、查文獻,慢慢摸索出方向,慢慢構築出整個研究的架構,雖然還是有些模糊,但至少雲裡霧裡來來去去的,也漸漸看出了整個大概的輪廓。

  好不容易,總算到了可以開始動筆將它具體化的階段,但,他卻T、M、D卡住了

  在腦中的「就是那樣那樣」無法轉換成文字,想到要引用一堆一堆的文獻,想到要貫串自己的想法,真是各種混亂。

  偏偏時間又滴答滴答走過,而今年各個學校都十足默契地將截止日調前了,我……真的只有哭哭的份啊。QQ

  於是現在的我百般焦急百般無奈,看,我已經無助到跑來這寫網誌了哈哈!

 

  在整理文獻和構思研究計畫的過程中我想了很多,也收穫了許多,關於考進研究所對我的意義,關於認真對待我所選擇的人生。

  其實我沒有想像中那麼不自由,其實我比我以為的更加有選擇權。

  一直習慣性想著要逢迎、要調和妥協,認為只有主流想要的才是真正能得到手的事物,自己想要的,只能偷渡,一點一點地,將之渡進符合主流故事的框架裡,在此過程還沾沾自喜,殊不知這只是延續了過去小孩子等級的幼稚報復。

  從一開使意欲最大限度的利用職場優勢所想出的「敘事書寫之於失智病人與其家屬」的研究,到現在一步一步認真探索自我打磨出來的「敘事書寫之於大學生生涯探索」。

  感謝南華大學生死系某位碩班生,將敘事應用在失智症上的研究做得無比透徹完整,雖然一開始打擊不小(題目又要重想啊啊!),但心裡某處是鬆了口氣的。天賜機緣地,在與現實的較勁中,心中想望難得的打了一回勝仗。雖然勝之不武,但也足夠讓我嘗透自由果實的甜美。

 

  然後一切打散,重新歸零。敘事主題不變,書寫是我即便與現實再衝突也不願妥協的。

  再來,就是如何將我所深信深愛的「敘事書寫」推廣出去,並且成為一股幫助人的力量。

  在這問題上我琢磨了許久,畢竟我是一個慣於活在自己小世界的人,能生存於諮商中學習如何助人,能透過書寫不斷地訴說我想、我感,並與文字為伍,這樣就十分幸福了。

  老實說我沒有那個特別的契機能讓我燃起熱情,大聲地說「我就是要幫助這個族群!」或「我就是要投身這個助人的領域!」。

  在諮商這個充滿助人熱血的圈圈中看起來有點游離於世,甚至於是冷漠,曾經還一度為此動搖過,想著我是否其實缺乏了那顆助人的熱血靈魂?

  但後來我想,那應該只是一種當下的狀態。因為我看到別人因自己的幫助而獲益時會感到欣慰,看到困擾中的人因自己的陪伴漸漸能繼續向前會因此微笑。

  「能決定自己未來要做什麼的,從來不是自己適合什麼,而是自己真心想要什麼。」

  這句話或許會被適配論篤信者砲轟得體無完膚,但至少這是支持著這樣容易被現實左右的我,一路相伴走來的真理。

  於是我開始想,我「想要」將敘事書寫作為幫助哪種人、如何幫助人的工具?

  從「幫助處於困頓中的人們能梳理自己」這個大範圍,慢慢限縮到與自己經驗與環境更貼近的「生涯議題」。

  「若是能使用我所喜歡的敘事書寫幫助到那些正困惑、正徘徊著的學生們,那就太好了呢!」

  想交給他們書寫的好,想交給他們對待自己的好,終於,稍稍找到重心的我總算可以繼續前進。

 

  但……開始下筆寫研究動機時我又卡機了。(掩面)

  其實研究動機就是上面所寫的那些,但……要怎麼寫成正規的研究動機啊嗚嗚嗚嗚……

  老師我可以寫一篇抒情文充當嗎?QQ

  唉唷,太制式太現實不行,太率真太夢想也不行,我覺得我這篇文真是難寫……

  而且後面還有一大堆、一大堆、一大堆的文獻探討等我玩,之後還要再把研究方法什麼的給補上去。

  我……還有其他東西要準備,我好希望能夠快快完成啊嗚嗚嗚……(繼續哭)

  自我探索的過程雖然有意義,但耗時太久啦!我快要趕不上交件日期啦啊啊啊!

  我我我、只能胃痛的繼續在紙上戳著我的筆,思考如何將他們好好地變成一個高大上的文字。

 

  神啊!快似給我當初大學趕期末報告的力量吧喔喔喔喔喔!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