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小狐狸是被恰巧閒晃到附近的同族大哥給拎回去的。

  大哥說牠的叫聲實在響得太誇張,扔著不管一定活不到現在。
  「是剛清醒時發現自己一個人太孤單所以哭起來嗎?」大哥揶揄道,用頭頂了頂牠還站不太穩的身軀。

  「小諺你好意思說?回想你初生的時候也是十分精彩呢!」一旁的大姊不懷好意地低聲竊笑,隨後立即遭當事人回敬了一個狐爪。

  「記得老夫當年初生就已經是一尾健壯的小狐,還是自己摸索著找到和其他同族會合的路呢,這孩子還得多加油啊。」

  「說起來這孩子的媽跟牠可真錯過了,前幾天就已經耐不住性子先往南方跑去。」

  「呵呵,她本來就閒不住啊,這一去大概又是好幾年吧。」

  「不過這麼早醒也算少見,大家都還沒開始準備呢!」

  「哈哈哈哈......
  小狐狸仰頭發愣,這片只能看見一方天空的林間空地被各形各色的狐狸所佔據,或是談笑、或是嬉鬧,分布的位置看似隨興而鬆散,但卻恰恰圍繞著牠,將牠簇擁在正中間。


  「小子,說說吧!第一眼看見這個世界的感覺!」

  一隻厚實的狐掌蓋在牠頭頂使勁搓揉,令牠的身型被壓低了半分。
  踉蹌了好一會兒再次踏穩腳步後,牠赫然發現所有狐狸此時都已安靜下來,一雙雙好奇的目光齊刷刷朝自己的方向看來。

  面對這萬眾矚目的態勢,小狐狸不禁垂下雙耳侷促扭動起來。

  「別害怕,快說說!」距離最近的狐狸忍不住催促道,眼中閃爍著期待的神采。

  見同族長輩絲毫沒有要放過自己的意思,小狐狸這才開始努力定下心,試著表達牠所看到的一切。

  「啊嗚啊嗚──嗚──」

  甩動尾巴、豎起毛髮,甚至一度不穩地跳上跳下。

  「嚶嚶嚶嚶嗚──」

  「嘎嘎嘎嗚──咿咿咿──」

  牠傾盡全力運用一切牠所能使用的表達方式,比手畫腳、擠眉弄眼外加原地蹦跳,同時還聲有色的配上狐嚎。

  全場依舊沉默,但此時卻多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尷尬。

  「咳呃。」

  終於有狐狸打破沉默。

  「這小狐表達能力還不太行呢!」牠故作輕鬆地表示。

  「啊、哈哈,是啊。畢竟初生的時間這麼早,有這種狀況也不是不能理解啦,哈哈……」

  「喂,我說這孩子該不會連我們在說什麼也聽不懂吧?」有狐狸忍不住質疑。

  「喂,小傢伙,你再說一次看看吧!」

  問題又重新拋回小狐狸身上,眾狐屏息望著牠。牠們依然神情專注,但有別於先前滿載期待的模樣,這次是氛圍沉肅,如同在等待一個重大的判決。

  小狐狸聞言,挺起胸膛,重重點了下頭,然後再次緩慢而慎重地重複同樣的動作。

  所有狐狸鬆了一口氣,隨後無不全神貫注地開始解讀起來。

  「雨。」

  「哦哦,這是人類吧。」

  「眼睛,水滴。」

  「眼淚嗎?」

  「唉,是悲傷的情緒呢……」

  「居然初生就碰到這種東西,真可憐。」

  「嗯?還有?牠還想說什麼?」

  緊盯著小狐狸後續的動作,圍繞在旁的狐狸困惑起來。

 

  「那個是仇恨。」

  一隻老狐狸邁入圈子中。牠的身後跟了幾尾大狐狸,牠們的身形高大,神情舉止間也盡顯摸不透的優雅與神秘。

  「由深刻的悲痛轉化而成的仇恨,那是足以與情愛比肩的,人類最有力量的情感之一。」

  老狐狸緩慢步至小狐狸身前,席地而坐,但視線卻是一一掃向身旁的眾狐狸。

  「然而那也是最容易引人走火入魔的情感。一旦在心中埋下種子,那人便終生難以擺脫,成為使仇恨滋長的食糧。」

  「對我們而言也相同。」

  老狐收回目光,這次是深深望向面前的小狐狸。

  「我們一族以生物的七情六慾為食,越是親近某種情緒就越容易被它所影響。仇恨這種感情太強烈,太容易混淆感官及心智。曾有過數個著迷於此的同族,最終無不過度偏頗、執著,而後發狂。」

  「它對我們而言充滿魅力,也充滿了無盡的能量,但越是深入,就越會是一把反噬的利刃。」

  老狐狸低沉沙啞的聲音至此柔和下來,望著小狐狸的沉靜眼眸中帶有一種長輩的慈愛。

  「你會提早甦醒多少也是受到這突如其來的強烈波動影響。過早的初生,或許會讓你較一般小狐來的孱弱,但卻也能獲得更多自由發展的機會,好好地運用自己的感官探索世界,選擇一條最想走上的道路吧。」

  語畢,老狐狸龐大的身軀站起,像是褪色星光一般顏色的狐毛在小狐狸面前晃了晃,慢悠悠地退出了狐狸群。

  「現在你的基礎心性還沒完全底定,就先不替你命名了。待你成長至能順利運用語言時,再由自己取一個吧。」

  終於,老狐狸的身影慢慢退去,消失在樹蔭遮蔽處,其餘大狐狸也跟著起身,接連掃過一眼小狐狸後逐一退出這片空地。圈子中又只剩最初齊聚過來的狐狸們。

 

  所有狐狸面面相覷,對於這個從未碰過的狀況不知該如何是好。

  無法言語,沒有初生的命名,這將意味著牠的性情、傾向,甚至存在的根本都會是全然的空白。

  一切都是從零開始摸索起,沒有任何依憑的線索。

  要帶領這樣的孩子成長,牠們實在太難以想像了。

  「喂!小子!看在你這麼可憐的份上讓你跟著我好了,算是把你撿回來之後的連帶福利。」

  就在這時,有狐狸毅然往前踏出一步。打破僵局的赫然是將小狐狸帶回的那隻公狐。

  小諺自傲地挺起背脊,下顎還洋洋得意地略微抬高。

  「在我的帶領下,你一定三兩下就能追上一般小狐,然後立刻為自己取一個響亮的名字,到時求我替你想也不是不行啦!哈哈!」

  「喂喂!交給小諺真的沒問題嗎?不會一不小心就被忘在深山中了吧?」立時有狐狸開始吐槽。

  「就是,我看我們大家輪流來帶這孩子好了,只交給小諺一個實在太讓人擔心了。」

  「沒錯,要是這圈子再出第二個粗神經的傢伙我們可吃不消。」

  笑聲蔓延,場面總算開始回溫,方才那令人不知如何應對的特異局面就這麼被輕輕帶過。

  但是身處笑語中心的小狐狸此時卻仍在困惑,滿腦子的思緒還停留在老狐狸的那番話上。

  什麼是「食糧」?

  什麼是「未來」?

  「世界」該是什麼模樣?

  又為什麼,牠說不能夠接近「仇恨」?

  它明明是那樣美麗剔透,令人心醉的東西。

  各種疑惑冒出,但小狐狸只能悉數將它們藏進心底,期盼有一天能獲得解答。

 

  身旁的狐狸們七嘴八舌著新生幼狐所擁有的無限可能的將來,雀躍的模樣讓小狐狸也不由得期待起來。牠忍不住在心中偷偷地想著,或許了解一切謎底的那天會是牠們所說的,「完全成長」的時刻吧!

  歡聲笑語,狐狸們的聚會在嘈雜聲中退去。

 

  然而眾所期待的成長卻始終沒有到來。

  在那之後,小狐狸就宛如永遠定格在了那日,無論是身形抑或是言語,都未曾再成長過。

 


對不起,一直到這裡全都是原創的回合。

本來試閱想放到第二章的,無奈手速不饒人,還有時間跟精力跟工作也不饒人,這人又想在聖誕節放試閱假裝節慶氣氛很濃。(黯淡)

這兩篇之後同人的比例就會大幅提升,畢竟翁李場,原創太多一定會被人鄙視,像我就很想鄙視我自己……(更黯淡)

酷拉中心無誤,無CP,算清水治癒向,大意就是一尾小狐狸跟蹤金髮少年的犯罪故事(X)。

由於目前還沒有完全校稿完畢,所以試閱內文到時有可能會有細微變更,但架構跟方向不會變,這點請各位放心,如果有變應該也只是做點小小的文字潤飾而已。

之後還會繼續衝刺第二章,希望能在跨年時po出來,至少能讓大家參考一下我家同人到底長什麼樣子,不然光看前面兩篇……別說,我都懂。(撇頭)

 

總之期待在場次見到大家!最重要的是要玩得開心喔!嘿嘿嘿夯打翁李萬歲!ˇˇˇˇ

, , ,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