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好累,以及好累好累與好累與好累好累。

  為什麼現在才想哭著喊累?為什麼?

  累了這麼久了,也休息過了,但就在今天就在當下,我好累,一股腦全湧上來。

  為什麼這麼累了還可以繼續撐著?是什麼在撐著?累了不能哭嗎?不能找個人訴說嗎?不能大大方方吶喊著我好累我就是不想動不能動就是心情不好嗎?

  擔心東介意西,永遠也操不完的心,永遠也無法歇息的自己。

  就連坐著不動,也會有令人疲倦的事,而且更為殘忍。

 

  人生是苦的,早就知道了,但仍然想盡辦法讓他變得樂趣些,然而連那個想盡辦法,都累。

  支撐?沒有。慰藉?沒有。執念?沒有。沒有。沒有。沒有。

  是空的啊,比__為空虛。

  我能撐下去的,我知道,但真的好累、好痛,以生命換生命的生存方式,意義何在?

  累,無論任何事,累。

  學業、工作、家庭、朋友、愛戀,甚至連自由、自樂,都累。

 

  既然是空的,何不洗白重來?

  但也無法,千千萬萬,過去的自己,不是扶持,而是枷鎖;不是構築未來的穩健石階,而是阻撓前行的巍峨巨山。

  累了,只想歇息,不端出笑臉、不構思言語、不表現喜怒,不哭泣、不思考、不愛、不恨、不回應,只是歇息,深深的歇息。

  這是個願望,是個邪惡的願望,是個一直無法說出口的最深最深的邪惡願望。

  我努力好久了,真的好久好久了。

  不服輸,所以一直拚著,拚搏著生而為人本應生機蓬勃的本能,拚搏著不被輕易擊潰的尊嚴,拚搏著證明能好端端在這世上活著的能力。

  看見黑暗、看見苦痛,但依然能好好活著,我不會成為被拖下深谷的那個人,我不願成為沉淪的那個人。

  但果然還是很累。

  這世界,不大聲哭泣,就不會有人知道你痛,不大跌一跤表現懦弱,就不會有人伸出援手。

  懂得,都懂。卻依然是痛著、看著、痛著、看著、痛著。

  累啊。

 

  空空如也的自己。

 

  最重要的、最想要的、全力爭取過的,真的曾經擁有嗎?

  而現在,就連那些感覺與心思,也都越來越模糊。我真的,還有那些最重要、最想要以及期望全力爭取的事物嗎?

  還能組織文字,是現在唯一最慶幸的事,原本連這個能力都要失去,但努力著,挽救著,總算沒有連它都失去。

  所以我寫著、我打著,不能說的、不能表現的,我只能藉著它說出來了。

  人生啊,是很累的,人啊,很可愛很單純,但太多了,所以也太複雜了。

  支持你的,下一刻會成為利刃,與你為敵的,下一刻又要成為並肩的夥伴,愛你的恨你的傷你的護你的,

  論人論事,論命論運,糾纏不清循環不滅。

  當個好人,只能每個人都愛,然後忍著傷你的一切。

 

  我還在努力著,即使累了,也還是在努力著。

  我努力的活著,也許沒人看到、沒人感覺到,甚至認為我一點也不曾努力,但我依然傾盡全力支撐著。

  沒有理由、沒有目標,只是相信我能達成於是無止境地努力著。

  我不是個厭世的人,只是個疲倦的人。

  所以看著、信任著,即便疲倦至此我還是能站起來繼續前行,我還是會過得看起來很好,我還是個只是偶爾會沉默不語、會陷入短暫低潮的孩子。

  還是能笑著、哭著、愛著、恨著、全力奮鬥著的人。

  即使滿身傷痕痛楚,我還是能笑著、言語著、思考著,面對著生命中碰撞的一切,然後理解它、接受他、放下它,最後一笑置之使它成為生命養分。

 

  即便,那也都是極需消耗能量的疲倦之事。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