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就只是想來寫點東西,雖然期中考要到了,我的讀書進度持續delate中。



  經過慘絕人寰(?)的一個多月之後,現在的生活顯得平靜許多,雖然偶爾還是會有一點衰衰的小事發生(像是裝電鍋小籠包時包包莫名掉下來打掉了我的碗和小籠包、莫名的貧血、胃脹、精神不濟),但基本上還在可接受的範圍。

  感覺好像一下子拋下了很多東西,在被逼到一個臨界點之後甩下一切包袱、回歸最初。

  什麼溝通失靈、生悶氣、無奈、害怕都在那個瞬間之後漸漸成為歷史。還是會有一點殘餘的情緒,但似乎是帶著俯視過去自己的情愫而出現的。

  無法控制的事就別去在意他了吧,曾經覺得一件件突發事件像是沉重的鎖鏈一樣綑綁自己 ,只能死命拖著前行。

  但是在那個突破點一抽身,鎖鏈便紛紛毫無留戀地抖落。看著一地殘骸,覺得好沉重、過去的自己好累。



  反應情緒是要花費很多能量的,先前撥了太多心力在那些瑣事上,才會整垮了自己。

  我的精力是我的,不想白花在那些沒有效用的事務上。



  其中也自我探索了很多,當覺得自己變得偏激、變得情緒化、變得表裡不一。

  深覺自己不能再這樣下去,於是終於踏入學校的諮商中心尋求協助,雖然現在才剛初談過,下次的會談是在下下禮拜(隔著期中考)。

  現在有點困擾,因為不知道該談什麼,如果再談先前的瑣事,感覺好像又會陷入情緒的泥淖。

  好像有很多可談的、可是又好像沒什麼好談的。大部分我自己都處理得很好,只有在壓力和特定、長期的情境下才會開始有問題。

  衷心建議先前造成我困擾的人們也該去諮商中心會談幾次,影響到生活狀況、心裡有個結解不開或是人際關係長期出問題、始終在尋找不可能的強烈依附關係問題。

  其實也沒什麼,就當作去找老師聊天,至少目前我談到現在還沒有覺得不舒服的地方,雖然說我的主要諮商師還沒跟他見過面。

  四十分鐘吧,談談一些現在覺得困擾、曾經覺得困擾、或一直都有的困擾,也是在幫助自我成長。說出口也是一種促進思考的方式。



  現在心中還有些小波瀾,待完全平靜,或許我可以更加理性看待曾經發生的那些事。

  如今要時時提醒自己的是「我有選擇權,要面對?要逃避?要執著?要放下?操之在我。」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茶茶
  • SO GOOD
  • Hey guy!

    月下魚 於 2012/04/21 18:3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