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拉皮卡:
 
  呀──好久好久沒有寫信給你了呢,這次真的是好久好久喔。

  以前好像四、五個月左右就會寫一次了呢。

  阿,是說樓下那個老蚌的遠吠阿,因為某一週突然很忙、完全沒有時間寫網誌,所以就在只維持一週的情況下結束了。(遠目)

  阿哈哈,也好啦,不然到最後有點變成每日流水帳,好像就失去這個網誌的意義了。



  最近阿,也是發生了好多事,不盡然都是壞事,有讓人鼓舞的、躍躍欲試的,有幸福的、開心的,當然還是有壓力大的、暴走的、難過的。感覺越來越有正常大學生活的FU了。

  先說鼓舞的吧,我當上學術部長了唷!>ˇ<

  雖然中間有很多波折,也曾一度放話說要退出系學會,可是最後還是硬著頭皮上了。到目前為止嘛,沒有一開始想得糟啦,只是壓力果然還是會有呢。

  可能是我對下一屆的期望太高了吧,常常求好心切,當他們達不到自己的目標時我就會很失望。其實應該要多給他們一點時間的,要相信一切會慢慢步上軌道吧!

 
  然後阿,大二的室友真的好棒好棒,弄得我現在每天都很期待下課回家,回去了之後就再也不想出門了,最後就越變越宅(室友:怪我囉?)。XDD

  說不上到底哪裡很好,只能說整體的氣氛、還有大家的感情、溝通等等,偶爾也是會有爭執或摩擦,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不會造成太大的影響,道歉完、解釋完,一切又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偶爾的小聚餐、生活習慣的相互體諒和尊重,想自閉的時候自閉,想串門子時就逛到附近讓人打一打再回來,沒有人在的時候覺得好空虛寂寞......

  我覺得,這才是正常寢室會有的狀況吧,至少是我心中理想的生活。

  就像互相照顧、又給予足夠私人空間的家庭。小小又壅擠又沒有隔間的空間能做到這種程度,真的很神奇。


 
  學校報告和作業的壓力雖還是一樣大,但感覺越來越上手了,不會像以前一樣老是自亂陣腳,能一步步穩穩、慢慢地做。

  分組時也不會不知從何開始,漸漸抓到訣竅,朝向神效率邁進。


 

  不過......在一切似乎漸漸穩定下來的同時,某些其他東西,也漸漸不穩定起來。

  You know.我會寫信給你的時候,通常都是最近有什麼煩人或不好的事發生時。

  呃嗚......該如何說,我想這是對這個年紀的人們來說很正常、可是對我來說是有點困擾的事情。

  酷拉說不定也覺得很正常。好吧,我也覺得滿正常的,只是同時也很煩躁而已。

  呃嗯,人家老是說大學必修三學分,什麼學業、社團、○○的,啊......到底是誰發明這句話?搞得好像不○○的人都不正常。

  當然,大部分的人都是這麼想的,然後在大部分異性都已經有伴的情形下,剩下那些還沒有人訂走的小貓小狗們會被想要一起修學分的機會自然就越來越高了,這就是所謂的當母群體越來小時、被抽中的機率就越來越大。

  講這麼多啦哩拉雜的,這時候再補上一個條件,我想你應該就會懂了。

  我就是剩下那些還沒有人訂走的小貓小狗之一。

  啊啊......難道不能重複抽嗎?就算被訂走了也可以放回盒子裡繼續湊母群體數啊!這樣機率就永遠不會變動了,It's so good!

  如何說......這個話題真的很難啟齒,可是我又想跟你講,呵呵......

  要說清楚好像要從很前面開始說呢,從我的愛情觀、從我對現實男性感情反應幅度小得可憐。



  先從尾巴講吧,就是有別的男生對我有感覺,然後我很困擾,一是我對男性已經夠沒感覺了,二是他不停騷擾我,讓我對他的印象從沒有感覺到往負面感覺前進。

  如何騷擾?大概就是偷窺狂對著被偷窺者說:「昨天吃牛肉咖哩喔?記得另外多補充點蔬菜,這樣營養才會均衡。」這樣的程度。

  嘛,他還沒有到偷窺狂這麼嚴重的程度啦,不過給予的感覺是差不多類型的,就是過度關注,然後表現自以為是體貼的關心。

  其實這樣的關心只會讓人惡寒,就像黏糊糊、甜膩膩的糖果,本身是甜蜜的,但只會造成使用者的不快。既然是糖果,那就包裝好吧。

  唉唉,他們真的懂愛嗎?還是只是循著內心的本能?跟隨著衝動,在享受愛的同時又自憐著,然後再享受這種自憐而加深愛的感觸。

  真正的體貼、真正的為對方著想、真正的犧牲付出真正的默默守護,他們懂嗎?

  只要設身處地想一下就知道沒有人喜歡被人監視的感覺;只要細細思考一下當所有資訊都被對方掌握、自己被觀察的鉅細靡遺時會有多麼反感和害怕,如果你真的愛那個人,你還會這麼做嗎?

  真正的體貼不是因為想滿足自己想要關心對方的慾望而一味給予,而是要考慮到他最細微最細微的感受,在他失意難過、需要幫助時彷彿不經意地出現,在毫無壓力之下大笑、大哭,讓他在享受著有同伴陪伴的同時亦享受著自由的快樂。

  你可以緊盯著他──這是真正愛一個人時無法自主控制的──但是不要讓他知道,千萬不能讓他知道。

  到最後,真正的愛的表現反而是克制。

  噢,當然,以上論點完全只適用於未戳破的單戀或暗戀,如果已經晉階到其他階段那就應該會進入所謂毫無顧忌閃光期了吧。

  哼哼,只能說他學藝不精還敢在我面前玩這招,破綻百出而不自知啊...... 
 
 
  而且雖然他本人不承認,可是我覺得他就是現在年輕人的愛情模式啊,那種「啊、好想要有人伴陪喔」「啊、春天了呢」「啊、好孤單寂寞喔,欸,那個女生好像跟我感情不錯欸,我好像喜歡她了追她吧」。

  我對於這種因為自己內心需求或身體化學變化而產生的愛意十分不齒,因為這樣自己喜歡的不是這個人,而是在機緣巧合之下剛好出現的一個適合的「對象」,然後再將自己內心積藏許久的感情和幻想投射在對方身上。

  他怎麼還會不認為自己是現在年輕人的主流愛情觀者呢?常常特別關注愛情的議題、常常說女生就是要被疼要怎樣怎樣、而且常常傳出騷擾......咳,示好行為事件(目前我所知道的就有三個不同對象)。以上統整,我幾乎可以直接判定他就是自己想談戀愛想瘋了才去追女生。難道理由還不夠充分嗎?

  其他女孩子我是不清楚,可是我是絕對不會甘願成為被投射的對象。你想投射我我無法干涉,但是不要干擾我、不要讓我知道,如果不幸讓我知道了,沒關係,我們打一槍就解決了嘛。

  麻煩的是打槍了無法解決,或者是對方根本沒給機會讓我打槍。

  可能是我自己的愛情觀過於純粹,其實順著自己的慾望來求愛是現在很多人都習以為常的。一直很想談戀愛,看到身邊一個對象不錯就開始激昇好感、然後開始追他、開始陷入愛河。

  我尊重這種潮流,畢竟這也算是動物本能,不能說他錯或者是低下。

  但就如同前面所說的,我自己不會接受這樣的愛情,如果一開始沒有那種衝動,你還會喜歡這個人嗎?

  我只相信純粹的愛情,那種就算一開始去除想找個伴的衝動,也會被他吸引的愛情。這種的才是真正有價值、有靈魂碰撞的愛。

  我尊重主流,那主流是不是也該尊重一下我?

  說我過於柏拉圖式也好、說我過於理想化也好,但這就是我所相信的。我無法因為喜歡「戀愛的感覺」而喜歡上一個人,講得玄一些,我所愛上的,會是對方的靈魂。



  啊......跟你講這話題果然有點怪,但是這確實是最近在煩惱著我的事。

  而且就算我現在講得這麼斬釘截鐵,其實很多時候還是會徬徨,主流太強大,立在中間的我就是個異類。

  常會反思自己這樣會不會不好、是不是該像大部分專家說的一樣多方嘗試,給自己和他人一點機會?

  也曾經逼迫自己幾次,但最後也總是以自己的情緒反彈告終,而每反彈一次,心好像又死得更徹底了一層。

  但是到現在,幾乎已經沒有疑惑了,大學階段沒有意外的話,應該是不會沾上半點兩性之間的事情吧。


 
  當已經擁有一份再純粹不過的感情時,就再也看不見其他未經雕琢的混濁原石了。



  對於自身愛情的事,我一直都不知道怎麼說呢,不是不懂或者是害羞不敢啟齒,而是不知道該怎麼敘述,因為說出來連我都覺得荒唐。

  認真講出來絕對會被當成玩笑聽過去。

  但我很認真啊,我真的很認真啊。

  只是不知道怎麼辯駁,到最後就乾脆什麼都不講了,反正說了也不會有人信,大家只會覺得那是一種藉口。

  演變到現在就變成「我就是對愛情沒有興趣啊,顆顆咬我啊」。但這其實才是真正的藉口。

  沒人相信的愛情、連自己都覺得荒唐、沒有前途的愛情,還是別說出來吧。

  雖然沒有怨過──很慶幸自己遇到了、自己了解了,深信這是一種幸福──但有時也覺得孤單呢,抱持著熱烈的火焰卻永遠也不會有人知曉,且還認為我冷若寒霜。

  只能微笑聽著別人的故事,微笑看著四周有些孱弱、有些穩固的火焰燃燒,然後微笑著,握住心中那簇會燒傷自己的焰火。

  無話可說,還有什麼可以說呢?

  某方面我很幸福、再也沒有人能體驗到這種相同的幸福;某方面我很不幸、再也沒有人能體驗到這種相同的不幸。

  但我想,任何人都是一樣的狀況吧。
就算是那些追隨著本能主流的戀愛者也是一樣。

  我們都持有自己特有的幸福與不幸,這樣就是一種公平了。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悠
  • 我覺得你這篇...寫得很好耶
    很真。

    喔原來月魚的愛情觀是這樣科科~
    我也不齒為了談戀愛而談戀愛

    呵呵我的愛或許就是克制過度了吧
  • 居然。0////0
    之前被弄得有點煩了忍不住就......(傻笑)

    小芷芷的回覆也很真阿(戳),或許哪天我們可以來討論一下愛情價值觀這部份。=ˇ=
    現在除了你們之外,已經越來越難找到類似想法的人了。ˊˋ

    月下魚 於 2012/04/16 18:06 回覆

  • 阿悠
  • 好喔我們可以來聊聊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