噢,很久沒有寫這種雜記形式的網誌了,感覺讓這閒置很久了呢。
  沒有寫網誌的原因可能發生太多事,不知道從何說起,而且大學的生活真的是恐怖的忙碌,要擠出那個時間心力來寫,也實在有些困難。

  唷~其實現在要我好好坐下來統整那麼多事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簡單說個大綱吧,大概就是退了餐廳打工加入學校藝術中心工讀生,可是要實習時數然後工作很難搶,到現在都還是實習生,老實說上個學期我一份工作都沒搶到。(茶)有點替未來擔心了這樣。

  另外就是系學會,本來就是學術部的一員,先前辦的生涯座談會活動讓我快暴斃,但這就是學術部(?),然後學期後半段加入了美宣部,兩個部門的工作量都還可以接受,只是相加起來會讓人覺得一天的生活很充實。

  再來是宿營活動,加入生活組的場地部分,組長是盡責的小奕,工作跟開會都很愉快,只是多次的場勘讓我中暑了......(目),除了原本的組別工作外,還有參加演戲的某個雖然不重要但是還是有點重要(?)的小角色、扮演夜叫的女鬼。雖然事情分別都沒有很多,但是加起來就變得多了。

  總之就是活動很多這樣,欸......然後還跟室友有點小摩擦。(撓頭)

  呃呵呵,現在想起來有點後悔,畢竟過了半學期品質不太好的宿舍生活。但是在那種情境下也無力改變,就像被某種巨大的引力拉著走一樣,無法反抗地照著某個看不見的劇本演下去了,而且又是住在一起、每天都一定要相處的情況下,更加難以冷靜沉澱。

  所以室友真是個罪孽的身分設定,不成功便成仁。如果不是室友的話,也許不會吵架了呢。



  有人說我的友情問題永遠比愛情問題多,廢話,因為我根本沒有愛情問題阿。(她或許把酷拉皮卡當成愛情問題了?)

  或許我這個人真的沒有外表看起來這麼好相處吧,開朗外向只是外包裝,是用來在公共場合讓大家、讓自己都愉快的,但是其實我這個人沒有那麼「HIGH」,比起許多人聚在一塊一起玩、一起瘋,我更喜歡安安靜靜的,偶爾爆個梗,大家吃吃一笑帶過,習慣的是靜謐的歸屬感,大概是這樣吧。

  有時人一多、場面一HIGH,我反而不知道該怎麼辦了。對我來說HIGH是很花體力、次數過多時甚至是讓人厭煩的。

  也許就是這樣的習慣,才會讓住宿的問題漸漸浮現出來吧。

  在宿舍中算不算是一種社交場合呢?還是一個讓自己放鬆、隱私的空間?當身邊有朋友,總會習慣性想把熱情活潑那面表現出來,但是明明知道自己沒那個能耐一直熱情活潑下去。

   人只要一疲倦就會有很多事情滋生,因為沒有心力預防、沒有心力處理,當發現時便為時已晚。

  而事情發生後人們可能會想去解決、可能會想去逃避,而就算彼此都想解決,也可能會由於解決方法不同而互相錯過,造成無法收拾的後果。

  朋友吵架可能靠時間和空間平復,但是室友吵架沒有時間空間這籌碼,有的只是彼此的理智,但大家都知道理智這東西是最不可靠的,當意識到理智這東西時自己就已經不理智了。



  吵過的就已經吵過了,我也不想再多說什麼,老實說那半學期是怎麼吵的,那過程還像漿糊一樣黏綢混濁,要我說個明白還有些難度。

  不過有誰希望場面搞得那麼難堪呢,相信大家都一樣不好過吧。吵架嘛,一定不會有人希望發生的。

  開學前曾經下決心,一定要跟室友們相處愉快、就像一家人一樣,什麼室友不合的一定不讓它發生。但也許就是這念頭害了自己,對自己要求太高、對對方要求太高、對未來要求太高,勉強一群才剛認識的人要像家人一樣是不可能的,對多只能做到彼此尊重、找到相處的平衡點。

  不知道欸......現在還很困擾開學後該怎麼辦,畢竟大家都是同個系、都是同學,還是要相處的,也知道吵完架沒及時處理好之後頗尷尬,不太想就一直尷尬下去,也不太想就一直吵下去,希望至少能做好同學吧。

  畢竟也沒必要弄得像仇人一樣,彼此一定都受了傷、一定都有無法言明的委屈,而且吵架也不分對錯,既然都不是室友了,那何必讓之後的日子過
得那麼痛苦呢?

  好吧,或許這種想法也只有我單方面這麼認為吧,人是無法揣測他人內心的。



  嘖,真是個嚴肅的話題,老實說我還真想搞清楚友情問題到底有多少形式可以變換,國小兩次國中一次高中一次大學目前一次,每次都是不同原因不同形式,每發生一次我就越堅信我是老天拿來實驗或玩樂的休閒品,每次的感言都是「啊!原來還可以這樣玩。」,欲哭無淚阿。

  不過也因此很珍惜現在還擁有的朋友,尤其是沒發生過問題的(這樣講好哀傷),很謝謝你們包容過於敏感的月魚,看發生事情的機率就知道你們有多麼了不起!(鼓掌)

  只希望,能夠停止這可怕的詛咒循環,一直很努力不重蹈覆轍、一直很努力想改變缺陷,拜託老天看在我這麼努力的份上至少把機率變小一點吧!(跪)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k520annie
  • 加油~XD
    吵架嗎...我倒是沒有甚麼大吵過...
    通常也都是小吵...
    然後記性不好的人有個好處,
    不太會記得,除非幾次大吵啦= 口=
    但我都是剛開始就不敢跟人家接觸
    了...是要怎麼吵啊~~~= 口 =
    我們不要吵架呦~=)
  • 安恬阿......你感覺就不怎麼會跟人吵架阿。XD|||
    有點難想像欸~不過倒是能想像你暴走或大哭的樣子。=ˇ=

    唉呀~你那麼難吵架要吵起來也有難度喔!XP

    月下魚 於 2011/07/19 19:37 回覆

  • 茶茶哥哥
  • 痾。。暴露在陽光下的月魚>////<
  • 你在講啥?茶茶姊姊?

    月下魚 於 2011/07/19 20:44 回覆

  • 憐海
  • 與人相處是很困難的……
    即使切換了很多角度去分析,也不知道
    哪個才算是對方的角度……

    每次與人相處總是顧慮很多,即使沒和
    別人吵架也很累、很痛苦……

    與人相處就向前進未來那樣,看不清
    路,沒人領路,沒有摔倒很多很多次就
    沒辦法走的很順利吧(迷:一直跌倒算
    順利嗎?)
    又不能說不再走了……
    對海來說「相處」跟「未來」一樣困
    難、未知、可怕……

    但即使如此還是一直前進、一直接觸,
    那是很平常、不可剝離的事情,除了意
    識到的時候感到害怕、無奈,然後不知
    所措說些喪氣話大哭一場以外也沒有別
    的應對方法了……

    雖然我不太喜歡這句話但也只能嘆口氣
    說「船到橋頭自然直」(通常馬上就會
    接:到橋頭前船就先沉了怎麼辦?)

    最近喜歡「盡人事,聽天命」
    不過到底怎樣算是盡到人事勒?
  • 人際關係這種事一直是這樣的阿,即使拿到大學學分也不見得拿得到現實學分。(人際關係是我們的一門科目)

    真的是只能盡力呢,雖然大部分時候都是力有未逮,情境的控制遠遠超過人類能反抗的範圍。

    而且也跟海說得一樣,總不能因為風險大、無法控制就從此不碰人際了吧?

    該的總是會來,雖然每次和朋友摩擦都讓自己添上新傷痕,但是也因此更了解自己了。
    從前沒察覺出的自己很容易就會在那段期間察覺到。
    為什麼對方的行為會讓自己有這麼激動的情緒反應呢?是哪些特質讓自己不開心?
    為什麼當時無法控制住自己冷靜下來?在哪方面是弱項?

    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在痛苦之後抓住殘留的痛覺,一次次審視自己,也是為了避免未來發生類似的事。

    除了更了解自己,也能更加了解和自己發生摩擦的當事人,從前用笑容模糊過的事,如今赤裸裸的在眼前呈現。心想「阿,原來他是這麼想的阿。」,雖然有些後悔現在才發現,但也總比一輩子沒發現要好。
    雖然當下在氣頭上可能誰也不服輸,但我想在這當中一定多少更加了解彼此。

    最後回應一下海最後的懸問。
    盡人事嘛,就是盡自己所能做到自己認為最完滿的狀態,不抱持僥倖、不抱持逃避,勇敢讓自己直視前方,盡自己所能處理好每一件事、每一個情緒。
    即使可能處理失敗或結果不夠完善,但那是自己的全力了,沒有對不起自己。
    我的解釋大致是這樣,或許有些人會不同吧?ˊˇˋ

    月下魚 於 2011/07/20 20:27 回覆

  • 悄悄話
  • vip17483
  • 妳在台北嗎==?
  • 在阿

    月下魚 於 2011/08/02 20:0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