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閒談:
  因為無法忍受原篇過卡的場景轉接還有可能失效的標題,所以月魚稍微修改了一下。
  應該沒有改太多啦,只是潤飾一些轉折處還有銜接的地方。
  反正我也很懶,看起來OK就好囉!XDDDD



邊緣之五、欲明〈上〉



  天空已漸漸從湛藍轉變為橘紅,一天又即將宣告結束,進入滿佈星群的夜晚。從伊理和諾緹依進入身後的屋子後不知究竟過了多久,只知道遠處的山稜線從深青化為矇矓的灰黑色,原本懸掛在半空中的豔陽幾乎要完全消失在那片灰黑之後。

  莫璃呆坐在木製台階上,轉動有些發僵的脖子,忍不住打了個小小的呵欠。

  她已經坐在這好一段時間,凝視遠方過久使她的視線一下子聚焦不起來,揉揉眼,轉身看了眼後方緊掩的門扉,它依舊無聲且盡職地遮擋住入口,門後一絲生息也沒有。

  再度興致缺缺地回頭凝望那片天空,此刻它就像她失足跌落時一樣的色彩斑斕。



  這裡是窟盧塔現任村長的住屋,簡單的木造建築與其他散佈在草坪上的房舍無異,若不是諾緹依特別提起,她還真想不到這就是一村之長居住的地方。

  在約莫數小時前,伊理迪特與諾緹依將她帶來這棟外表簡樸的小屋前,進門時出乎意料並沒有將她帶上。記得那時那位容姿清麗的女性曾輕聲囑咐她在門外等一會兒,而殿後的伊理則是仍掛著若有所思的表情,皺著眉只說了句「坐在台階上等吧,盡量不要離開這屋子的範圍」後便跟著走了進去。

  挪了挪發麻的身體,一陣電擊般的顫慄感逐漸襲上感官,看來他好像挺清楚諾緹依口中的「等一會兒」需要這麼長的時間。

  他們還真是放心啊,留她一人在外頭,雖然她要跑應該也跑不遠就是了。瞄了木製門扉旁那扇緊閉的窗戶,深色的窗簾如今是毫無縫隙地遮掩住屋內情形,但她知道那位鵝黃短髮的青年時不時便會略微撥開窗簾「關心」她的狀況。

  有一下沒一下地踢晃起腳丫,算是簡單的舒展身軀。她已漸漸能適應這副縮小的身軀了,只不過是身邊的物品變得比較高大、看人要仰著頭、說話會被自己的聲音嚇到,還有那一頭長及腰間的頭髮。

  五歲,不、六歲,她還記得她的頭髮從小學後就再也沒留長過,畢竟一個人住宿清理起來實在麻煩。暗自在心中揣測年齡,眺望遠處人家升起的炊煙,一縷一縷,在暮靄之中逐漸飄散。一切都是這麼安寧,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

  夜晚的清涼沁入空氣,呼吸起來有種放鬆的味道,過於遼闊的視野和那份彷彿凝滯了的安逸,讓人的思緒忍不住變得緩慢、變得清澈。撐直身子輕晃起腳尖,她想起出門前酷拉皮卡曾趁著他的父母忙碌時輕手輕腳晃到她身邊,如貓般靈活的大眼睛朝四周張望著,先前自責、壓抑的情緒早已不翼而飛。

  「喂,對不起。」壓低的氣音仍聽得出兒童特有的稚嫩,他單手附在嘴邊眨了眨眼,臉上綻出的笑容就像在證實他的友善。

  「把你傷成這樣是我太過分了,真的很對不起。」

  這次是有模有樣地低下頭來,深深的一鞠躬。

  「不、那個……是我那時候沒有回答你才……所以……」第一次被人如此正式地道歉,她開始支支吾吾起來,眼神不知該擺在何處。

  但酷拉皮卡只是緩慢搖搖頭。

  「是我下手太重了,而且妳也沒辦法回答那些問題吧?」語畢還善解人意地拍拍她的頭,有著小哥哥一般的架式。

  「妳的傷我一定會負責,就算大家最後決定把你送下山,我也會求爸爸媽媽留你下來療傷。我可以自己替你包紮,基本的治療我也學過一點,爸爸還曾經誇獎我包得很好……」

  靦腆的紅暈在頰上漾開,但不一會兒隨即散去,被另一種更強烈的光彩取代。

  「而且我相信妳!」

  明亮的雙眼熠熠閃爍,笑容大大咧開,一股純真的氣質毫無阻攔打入心坎。

  「就算這真的是那些人特意的安排,我也相信妳本身絕對沒有惡意,最多不過是另一個受害者。所以放心好了,我一定會負責照顧妳到傷好為止!」

  見他掄起拳頭敲在單薄的胸膛上,她忍不住噗嗤笑出,眼角餘光,她瞥見方才還在忙碌的兩位大人正躲在門後露出微笑。

  望著天空的頭仍仰著,唇角不自覺漾出笑意。直到被諾緹依出聲喚進屋裡時,莫璃才發現今晚的第一顆星子已經出現了。



  「嘎吱──」

  老舊木地板輕響,然後是門扉掩上。

  「有點亂,但還是請坐吧。」一道男人的聲音傳來,溫和友善。

  莫璃眨眨眼,依言走近一張長木桌,帶起的空氣流動令桌上的燭火擺顫不已,滿室的陰影輪廓頓時如魅影般騷動搖曳。

  抬頭望著屋內的人影,欣長的身形在男性中略屬纖細,淺色髮絲在火光下時亮時暗、看不清顏色,雙眼映著燭光閃爍著,但亦是讓橘紅光輝掩去原先色彩,唯一看得真切的大概只有那張異常年輕的小麥色臉龐。他走向莫璃替她拉開桌旁的木椅。輕輕淡淡,一種古書特有的氣味隨著他經過時的微風飄散開來。

  在攙扶莫璃坐上木椅後,他繞過滿是書卷的長桌至她正對面坐下,火光昏暗,一本本厚重的平裝書和密密麻麻的手稿筆記連著陰影相互堆疊,只剩他們倆之間還留有一處平坦空間。

  傻愣盯著那些狀如俄羅斯方塊、無法解讀的細小文字,莫璃張著口,再度確認自己來到了獵人世界。

  「窟盧塔唯一的缺點就是夜晚不適合閱讀。如果你想看可能就要等白天了。」察覺到莫璃的異狀,男人拍拍書本體貼地開口,似乎把她緊盯著書籍的視線解讀成另一種意涵。

  立即調回視線,她可不想因此淹沒在這疊無法理解的文字堆裡頭。

  「那個、請問……」輕聲開口,眼神顯得有些猶疑。

  「請問你就是村長嗎?」莫璃稍微提高聲量,皺起的眉頭透露出對他職稱的懷疑。

  「嗯?」男人挑眉發出疑惑的單音,「不像嗎?也是呢……感覺年紀應該要再大一點吧?」他笑瞇了眼,原先的溫和氣質變得更加濃厚,食指在桌上輕輕一點,然後便煞有其事地坐直身子,手指交握成拳狀。

  「是,我是窟盧塔族的現任族長艾曜斯,但在村子裡大家通常都稱呼我為村長。」依舊和善的笑容,但莫璃看出裡頭蘊含著更多喜悅的情緒。

  「既然現在也不早了,我們就直接切入正題吧。詳細情形我已經聽伊理迪特和諾緹依說過了,但我還是覺得該聽聽本人的說辭,當然,他們兩位一致認為就目前情況妳無法敘述事情原委。」笑容斂下,只剩嘴角似乎是習慣性的輕淺上揚。

  「我想知道的是妳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如果記憶真的有所缺失,那是遺忘了多少?還記得多少?妳知道,失憶這種事也是分成很多種類的。」

  艾曜斯停頓了下,身子略微前傾,原先清亮的眸子突然變得深沉。

  「那麼請問妳可以先回答哪個問題呢?」

  莫璃回視他,目光澄澈且毫不畏懼,只是依舊沉默著,如同堅持不吐實的犯人。




──────────────────────────────
很不負責的把文PO上來了,這次斷文斷得很隨性因為手稿剛好寫到這。(爆)
村長部分大困擾,之後的劇情挺麻煩所以程序排了很久,結果還是弄得一團糟。@@
然後月魚就決定走一步算一步,呈現「管你那麼多」的消極狀態。XDD
好糟糕喔……(掩面)

希望不要崩壞,就算是自創人物。
如果莫璃在文中有靈就請在我隨性亂寫時也把我導向正途吧!(跪)

歷經慘澹的寫文時期。以上ˇ




*邪惡的無名不要再吃我的段落了!你以為每一段都連在一起很漂亮很漂亮嗎?不是連在一起就是空太大格是怎樣啦!(掀桌)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224758191
  • 嘛~終於是正常的排版了!(揮汗)
  • 憐海
  • 阿魚還沒試過自己花了半小時才構想、
    打好的網誌被吃到一個字也不勝的那
    種……茫然(?)及怨念……(遠目)
    無名很會吃|||
  • (拍拍)
    我......好像有過。(掩面)
    嘛,所以我現在都習慣送出前先全複製一次。
    無名真的是......(嘆息)

    月下魚 於 2011/07/09 12: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