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之五、戒與癮〈上〉




  莫璃坐在木製台階上,凝睇著雲彩一朵一朵緩慢移動。


  轉動有些發僵的脖子,忍不住打了個小小的呵欠。


  她已經坐在這好一段時間,從伊理和諾緹依進入身後的屋子,不知道究竟過了多久,只知道天空從原本的亮藍色轉變為微醺色彩的橘紅,遠處的山稜線也從深青化為朦朧的灰黑色。


  揉揉眼,轉身看了眼後方緊掩的門扉,它依舊安靜且盡職地遮擋住入口,門後一絲生息也沒有。


  再度興致缺缺地回頭凝望那片天空,此刻它就像她失足跌落時一樣的色彩斑斕。



  這裡是窟盧塔現任村長的房子,諾緹依在進屋前曾向她解釋道,他們要先和村長說幾句話,需要她在門外等一下,而一旁的伊理則仍掛著那種若有所思的表情,說了句:「坐在台階等吧,盡量不要離開這屋子的範圍。」便跟著走了進去。


  看來他好像挺清楚諾緹依口中的「等一下」需要這麼長時間。


  有一下沒一下地踢晃起腳丫,她漸漸能適應這副縮小的身軀了,只不過是身邊的物品變得比較高大、看人要仰著頭、說話會被自己的聲音嚇到,還有那一頭長及腰間的頭髮。


  五歲,不、六歲,她還記得她的頭髮從小學後就再也沒留長過,畢竟一個人住宿清理起來實在麻煩。暗自在心中揣測年齡,眺望遠處人家升起的炊煙,一縷一縷,在暮靄之中逐漸飄散。一切都是這麼安寧,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一樣。


  夜晚的清涼沁入空氣,呼吸起來有種放鬆的味道,過於遼闊的視野和那份彷彿凝滯了的安逸,讓人的思想忍不住變得緩慢、變得清澈。她想起出門前酷拉皮卡曾趁著他的父母忙碌時輕手輕腳晃到她身邊,如貓般靈活的大眼睛朝四周張望著,先前自責、壓抑的情緒早已不翼而飛。


  「喂,對不起。」壓低的氣音仍聽得出兒童特有的稚嫩,他單手附在嘴邊眨了眨眼,臉上綻出的笑容就像在證實他的友善。


  「把你傷成這樣是我太過分了,真的很對不起。」


  有模有樣地低下頭來,深深的一鞠躬。


  「不、那個……是我那時候沒有回答你才……所以……」第一次被人如此正式地道歉,她開始支支吾吾起來。


  但酷拉皮卡只是搖搖頭。


  「是我下手太重了,而且你那時候也沒辦法回答吧?」


  善解人意地拍拍莫璃的頭,有著小哥哥一般的架式。


  「你的傷我一定會負責的,就算大家最後決定把你送下山,我也會求爸爸媽媽留你下來療傷。我可以自己替你包紮,基本的治療我也學過一點,爸爸還曾經誇獎我包得很好……」


  靦腆的紅暈在頰上漾開,但不一會兒隨即散去,被另一種更強烈的光彩取代。


  「而且我相信妳!」明亮、自信的雙眼熠熠閃爍,笑容大大咧開,一股純真的氣質毫無阻攔打入心坎。


  「就算這真的是那些人特意的安排,我也相信妳本身絕對沒有惡意,最多不過是另一個受害者。所以放心好了,我一定會負責照顧妳到傷好為止!」


  掄起拳頭敲在單薄的胸膛上,惹得她忍不住噗嗤笑出,眼角餘光,她瞥見方才還在忙碌的兩位大人正躲在門後露出微笑。

  望著天空的頭仍仰著,唇角不自覺漾出笑意。直到被人出聲喚進屋裡時,莫璃才發現今晚的第一顆星子已經出現了。



  「嘎吱──」


  老舊木地板輕響,然後是門扉掩上。


  「有點亂,但還是請坐吧。」一道男人的聲音傳來,溫和友善。


  莫璃眨眨眼,聞言輕聲走近一張長木桌,帶起的空氣流動令桌上的燭火擺顫不已,滿室的陰影輪廓頓時如魅影般騷動搖曳。


  抬頭望著屋內的人影,欣長的身形在男人中略屬纖細,淺色系髮絲在火光下時亮時暗,看不清顏色,雙眼閃亮,但亦是讓橘紅光輝掩去原先色彩,唯一看得真切的大概只有那張異常年輕的小麥色臉龐。他走向莫璃替她拉開桌旁的木椅,輕輕淡淡,一種古書特有的氣味隨著他經過時的微風飄散開來。


  在攙扶莫璃坐上木椅後,他繞過滿是書卷的長桌至她正對面坐下,火光昏暗,一本本厚重平裝書和密密麻麻的手稿筆記連著陰影相互堆疊,只剩他們倆之間還留有一處平坦空間。


  傻愣盯著那些狀如俄羅斯方塊、無法解讀的細小文字,莫璃張著口,再度確認自己來到了獵人世界。


  「窟盧塔唯一的壞處就是夜晚不適合閱讀。如果你想看可能就要等白天了。」察覺到莫璃的異狀,男人拍拍書本體貼地開口,似乎把她緊盯著書籍的視線解讀成另一種意涵。


  立即調回視線、身子坐得直挺,額際不明顯地冒出一滴冷汗。撇開能否理解文字的問題,光是內容她就一點興趣也沒有了,況且一般來說這種年紀的孩子應該也不會有閱讀的興趣才對吧?


  「那個、請問……」眼神飄搖,如欲轉移話題般顫顫出聲。


  「請問你就是村長嗎?」終於找到適合的問題,莫璃稍微提高聲量,定定望著男人,皺起的眉頭透露出對他職稱的懷疑。


  「嗯?」男人挑眉發出疑惑的單音,「不像嗎?也是呢……感覺年紀應該要再大一點吧?」他笑瞇了眼,原先的溫和氣質變得更加濃厚,食指在桌上輕輕一點,然後便煞有其事地坐直身子,手指交握成拳狀。


  「是,我是窟盧塔族的現任族長艾曜斯,但在村子裡大家通常都稱呼我為村長。」依舊和善的笑容,但莫璃看出裡頭蘊含著更多喜悅的情緒。


  「既然現在也不早了,我們就直接切入正題吧。詳細情形我已經聽伊理迪特和諾緹依說過了,但我還是覺得該聽聽本人的說辭,當然,他們兩位一致認為就目前情況你無法敘述事情原委。」笑容斂下,只剩嘴角似乎是習慣性的輕淺上揚。


  「我想知道的是妳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如果記憶真的有所缺失,那是遺忘了多少?還記得多少?妳知道,失憶這種事也是分成很多種類的。」


  艾曜斯停頓了下,身子略微前傾,原先清亮的眸子突然變得深沉。


  「那麼請問妳可以先回答哪個問題呢?」


  莫璃回視他,目光澄澈且毫不畏懼,只是依舊沉默著,如同堅持不吐實的犯人。

  

  

──────────────────────────────

很不負責的把文PO上來了,這次斷文斷得很隨性因為手稿剛好寫到這。(爆)

村長部分大困擾,之後的劇情挺麻煩所以程序排了很久,結果還是弄得一團糟。@@

然後月魚就決定走一步算一步,呈現「管你那麼多」的消極狀態。XDD

好糟糕喔……(掩面)


希望不要崩壞,就算是自創人物。

如果莫璃在文中有靈就請在我隨性亂寫時也把我導向正途吧!(跪)


歷經慘澹的寫文時期。以上ˇ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224758191
  • 自己回一下。
    噢不是我在說,無名有時候排版真的會讓
    人惱怒欸!
    空格那麼大要命喔?每次都調超久的欸。
    無名阿無名,好歹也用一個可以調行距的
    系統吧?
    這樣我很困擾欸。

    牢騷完畢。
  • 夏●u●
  • (看到第一個回覆我笑了XD<趴>)

    最後一段怎麼有種希望莫離顯靈的意思?
    XD

    既然這樣夏也不客氣的抱怨了(被踹)

    啊啊="=夏現在整個陷入膠濁的卡文地獄
    (眼神死)
    然後自暴自棄然後漫無目的找靈感
    結果連個啥都沒找到= =(蠕動)
    不過當其中一篇卡的話莫名其妙其他小故
    事的靈感會源源不絕啊(汗)
    我到底在幹麻啊啊啊啊啊啊啊——!O口O
    這就是……
    得到什麼就會失去什麼來維持這個平衡?
    (啥?)

    然後又會很莫名其妙的本末倒置
    明明一開始是因為一個意念
    一個想法,想說些什麼 寫排解什麼
    於是著筆 慢慢刻畫出心裡的故事和人物
    到後來卻會漸漸擔心起別人或讀者
    開始迎合大眾
    寫大家想看的 想聽的
    最初的感覺似乎消失了 似乎挺失落的呢
    OAO

    明明是希望在可以的範圍內
    寫文為了自己
    明明這樣告訴自己 可是又會不自覺在意

    莫名地把寫文變成一種壓力= =

    呸呸呸呸 自我唾棄是最麻煩的東西了啦
    (抱頭)

    讓我回到一開始寫文的純真快樂吧啊啊!


    咦 不知不覺也寫了不少了耶 =口=
    那麼不免也來一句

    ……
    ……
    拜託給我個有徐徐涼風的天氣吧——!
    (重點錯誤)
  • 哈哈,回帖是好習慣阿!= =+(誤)

    唉唉,有時候寫文寫一寫真的會像這樣祈求文裡面的角色顯靈之類,或者是任性吶喊:「某某某你自己滾來寫這一段!」云云……
    這樣講起來感覺好幼稚。(掩面)

    夏也卡文啦?@@
    唉,這真是每個作者之痛阿。
    卡文的時候其他故事的靈感真的會源源不絕呢!XDD
    我朋友說過一句很經典的話:「卡文時去挖坑就好了嘛!」
    超不負責任發言XD,月魚當然沒有採用。(兩部小說就拖那麼久,再開還得了啊?囧)
    可是夏可以考慮看看,寫別的文章、換個心情,幫助其實挺大的。不然也可以去借本書、看部電影或動漫,也能幫助創作唷。←個人經驗

    嗯,文章是否要迎合大眾一直是一個難解的問題,之前也跟另一位寫文同好討論很久,我個人是偏向自己寫開心啦,當然別人的意見也很重要,可是要是一味跟著潮流、跟著大眾口味,那豈不會就失了自己的特色?而且寫文章時就沒有愛、沒有動力了嗎?
    ……
    所以我的文才一直都沒人看嗎?(謎:不只這樣吧?)

    要隨時記得初衷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呢,追求著追求著,不知不覺就會麻木會遺忘,但最後只要在找回來就可以了吧?而且在麻木的過程中也會成長,鑽研文采、編排劇情,很多寫作的瑣碎事會磨去最初的熱情。
    但感覺一定會再回來的,只要還喜歡創作、還喜歡自己的作品。0ˇ0

    月魚之前也迷惘了很久,可能是在追求進步的過程中迷失了。
    現在嘛~就還好了吧,讓自己稍微冷靜一下其實就差不多了,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嘛!XDDD

    一起加油吧!為了有徐徐涼風的天氣!(大誤)

    月下魚 於 2010/08/11 18:2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