闇魅



  滴答聲持續,公寓前的馬路難得傳來車輛呼嘯的聲響,而後不留痕地,靜默再度填充一切。


  黎明前的沉默總是最難熬的。天明有陽光眷顧;深夜有黑暗共舞,但身為光暗交界的凌晨,總是萬籟俱寂,死一般的靜。

  每每到了這如空間凝結的時段,我就會知道──又度過一個失眠的夜。

  這種夜已不知擁有多少個,有時是因為窒息的抑鬱,也有時是因為莫名的興奮。但共同的結果,一定會帶來過於氾濫的情感,像身體不是自己的,而是「它」用來折磨靈魂的刑具。



  有人說,鬼魂並不存在。但我卻感受到了「它」,我不清楚它是什麼,只知道它鼓噪著我,在耳邊呢喃著內心壓抑的一切。

  我無法停止自己的思想,想著世界的真相,想到連所有的事物都扭曲變形,從前擁有的一切,似乎都潛藏了一樁樁險惡的陰謀與策劃……

  「你生病了。」穿戴整齊的女醫師坐在另一頭的長椅上對我說。

  「這不是任何人的錯,只是你的心太緊繃了,你需要放鬆它。」語氣誠懇,如同生病的是自己的親友。

  「我把手機號碼給你,要是它又說話或者你的心情又不太穩定的話,我很樂意和你聊聊。」她綻露微笑,笑得柔和,像一陣吹過原野的櫻花辦。也許,在她的幫助下,「它」不會再出現了。



  「您的電話將轉接到語音信箱……」

  第幾次了?聽見這種回覆。

  記得自己終於死心時露出了與心情相違的燦笑,耳邊的喧嘩聲更大了。

  再度燃起希望後重重摔碎,總是最疼痛的。



  傷痕累累的手臂淌著一道露骨的傷口,紅液滾落,跌至地板發出清脆的滴答聲,連綿不斷。

  「結束吧,這次,可以割深一點。」「它」輕聲對我說。



  日出一向是希望的象徵,望著從地平線升起的旭日,笑容不減。

  陽光的四逸撲滿感官,像從沒享受過寧靜般,它難得不在我耳邊回蕩。而我知道,這不過是它深信我再也無法離開它罷了……




----------------------------

以前刪掉的闇魅又重出江湖了,因為我覺得就算拿去投稿也不會得獎。XD

這是以前高一的作品,那時候作文主題好像是「疾病與文學」。

哈哈,看來我從以前就有當諮商師的夢想了,雖然有些觀念錯誤……(印象中諮商師不能透露自己的私人聯絡方法,和病人要保持現實生活中的距離。之前看一本外國心理小說上寫的@@)

不過隨便啦,反正以前小高一哪知道那麼多。XDDD


總之先丟上來免得它埋沒在我的電腦裡……(汗)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