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章三、未明〈上〉



  「沙──沙──」

  有什麼聲音細碎地、呢喃地在耳邊作響。

  由小而大、由朦朧而清晰,是這片黑暗中的唯一聲響。

  如漣漪般,陣陣波動撫過耳畔,從彼方擴散、再擴散,直到……



  「唔……」

  甫張開的雙眼又馬上緊閉回去。

  雙手遮擋在眼前,方才那一大片赫然闖入的白光彷彿仍駐留於眼底,驅盡了原先盤據的黑暗。

  莫璃將視線瞇成一條細縫,努力適應金燦的陽光。隨著樹影搖曳,她發現這裡似乎是片樹林,大把大把的陽光從枝葉間灑落,偶爾還能從中窺見藍天的一小部分。

  再度閉上眼,感受著風在樹林間的奔馳,混合了各種花香、草香,帶著微微涼意輕柔撩起花草樹木們的共鳴。

  沙──沙──

  如此似曾相識,原來睡夢中聽到的是這個呀。

  爬坐起身,第一眼瞧見的便是灑落一地的鮮紅果實,深色的竹籃喀噠一聲在誰的腳邊停下。緩地移動視線,直到對上一雙明顯處於警戒狀態的眼睛。

  是一位小男孩,他雙手握拳,金色髮絲在斑駁的樹影下映著不均勻的色澤,如天空般的湛藍眸子一眨也不眨,直勾勾盯著仍坐在地上的身影,稚氣的臉龐違和地緊繃著,眼神彷彿銳利的箭矢,刺得莫璃有些不知所措。

  不,若要說不知所錯的原因倒不是因為他的敵意,而是……

  啊啊,一襲繡著深黃花紋的藍色民族風袍子,其內則是罩著白色長袖和長褲。嗯,很熟悉,但也就是因為太過熟悉了,莫璃連催眠自己「那只是剛好做得很像」都覺得虛偽。

  唔……如果認不出來,那她大概會被月魚強押去重看獵人十幾次吧?而且還是只有某個人出場的鏡頭……

  默默在心中嘆了口氣。窟盧塔族,那個傳說中但其實根本不存在於這世上的族群。

  不過如果是某個被同人女騙去cosplay的無辜小男孩,那他的服裝也做得太精緻了點,連那一頭金髮唉,也逼真得連自己都忍不住要上前摸一把了。

  再度胡疑地望了他一眼,他的眼神仍舊同先前一般凌厲,一種莫名緊張的氛圍在四中發酵。

  為什麼呢?為什麼一個被拐去cosplay的小男孩要這樣仇視地緊盯著她?難不成她壓壞了他的攝影機?還是她不小心入鏡破壞了他的取景?

  不對,現在該思考的似乎是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莫璃沉默地回望男孩,緊抿的唇線與對方警戒的眼神形成一種僵持不下的局面。



  「妳是誰?怎麼來到這的?」蹙著細緻的眉,男孩一開口便是個難以回覆的問句。

  莫璃持續沉默,眼前的金髮男孩把自己最想問的問題給問完了。

  見眼前的入侵者沒有絲毫回應,男孩加重說話的語氣:「該不會……是那些想奪取火紅眼的人吧?」

  敏感的三個字一出口,金色短髮的男孩所散發的敵意更濃重了,水亮的湛藍眸子雖沒有盛滿奪目的艷紅,但還是能從中感受到一簇簇如具現化般的火焰。

  但莫璃此刻的心思根本不在那一觸及發的緊張氣氛上。

  她略張嘴,大睜的黑眸寫滿震驚。

  主使者!主使者在哪!怎麼可以叫無知的孩子說這種話呢?這樣一定會扭曲他的人格!等等……該不會現在正有台攝影機在某個陰影處偷拍吧?

  「喂!等……」男孩的話尚未落完,一聲清脆的「刷──」便奪去了所有聲響。

  本想起身張望的莫璃呆站原地,過於戲劇化的發展使她一時無法完全理解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愣然呆望落在自己腳邊的深藍色學生裙三秒後,莫璃的思維正式進入當機狀態。

  淺藍色上衣斜掛在她身上,就像是錯置在過小的衣架上,長長的袖子覆蓋住了手掌,隨著風飄呀飄的,恍若電視上的索命女鬼,而滾著水藍邊緣的下擺甚至低於膝蓋上緣。

  莫璃幾乎不敢抬起頭望向男孩。

  可惡!真的是超丟臉的!

  漲紅的臉垂得更低,但隨即由紅轉白。

  雖然只是匆匆一瞥,可是、可是……她確實看見了,眼前這個明顯比自己年幼的男孩,居然足足比自己高出了一顆頭!



  小男孩尷尬地別開臉,他原本想制止她的,但沒想到她居然會這麼毫不猶豫地起身,就像她對自己身著的是一襲過大的衣物渾然不覺一樣。

  男孩的藍眸如意識到什麼般微微一亮,再次朝女孩看去。

  莫璃仍呆愣地望著已然落地的學生裙,臉上的表情比槁木死灰更槁木死灰。

  她好像……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眼神一柔,男孩突然覺得事情或許和自己一開始設想的不太一樣,也許她只是個被人遺棄在這裡的普通女孩,而且說不定、說不定……

  用力甩了甩頭,立刻抹殺方才生出的同情心──莫名出現的女孩,而且從剛才到現在都不肯透露她的來歷──他曾聽長輩說過,許多奪取火紅眼的人常會利用小孩或佯裝受傷來降低其警戒心。

  非常有可能、幾乎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是那些貪得無饜的人們所設下的陷阱。畢竟窟盧塔這個地方,從來就不是什麼開放的觀光景點,普通人想輕易闖入根本是不可能,所以當然不會出現什麼走失孩童。

  再度望了眼女孩發白的面龐。

  應該是百分之九十……吧?

  好吧,也許是百分之八十……

  相較於這一廂的內心交戰,另一廂的莫璃則是陷入無止境的呆滯循環。

  她已經無法再說服自己這裡是cosplay外景現場──如果這時有人拿著攝影機衝出來說:「嘿嘿嘿!我們都拍下來囉!驚喜吧!」她可能會非常樂意。──這實在、實在是太誇張了!尤其是她的身體……莫璃近乎崩潰地凝視著一地衣物,這打擊甚至比看見根本不存在的全家福刊登在雜誌上還大。

  她可沒聽說從樓梯上摔下來身體會縮水的啊!



  「我知道了。」

  小心翼翼從身後取出雙刀,男孩眼中沒有了猶豫,右腳向後一放擺出了備戰姿態。

  莫璃這時才從黑暗的自我世界中脫身,眨了眨眼,望著男孩的神情仍有絲打擊後的虛弱。

  握著雙刀的手緊握了一下。

  光是煩惱也不能證明什麼,那就試一下吧,算是最低程度的試探。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怎麼進來這裡的,但我們不歡迎外地人。看在你年紀輕,我再給你最後三秒的時間報上來歷,否則我就會直接把你視為敵人。三秒!」

  年紀輕、年紀輕!

  莫璃的臉色由白轉青,男孩的話語正好戳中她此刻的死穴。

  「二!」

  「我……」欲辯駁的聲音在半途就被剪去了尾巴,細嫩的嗓音如同新生幼鳥的嚶嚶啼叫,在半空拋了個未完的弧。

  莫璃雙手摀嘴,黑眸的驚恐似乎已乘載到了上限。她確信這絕不是自己原來的聲音,至少不是成年後的。

  「一!」

  話音落畢,男孩前腳一弓,毫不猶豫如同箭矢般朝她飛衝而去。

  莫璃愣然望著來勢洶洶的男孩,突然覺得這一幕有些似曾相識,只是那時被攻擊的不是自己,她甚至還抱著一包餅乾涼涼看好戲──獵人的最終試煉,在酷拉皮卡與西索的對戰中,那位背負仇恨的金髮少年認真的神情幾乎和眼前男孩衝上前的氣勢一模一樣。

  難道、該不會?

  但那個猜測只在腦中停留了半秒就被另一個殘酷事實給拉去了注意力。

  男孩的攻勢已然迫在眉睫,稚嫩的臉上佈滿攻擊的凌厲。莫璃終於頓悟了此刻情勢,開始不知所措起來。

  不、不是吧?所以現在要打起來了嗎?






──────────────────────────
是啊,現在應該是要打起來了沒錯唷。XDD

這章寫得很愉快,一半是因為有小酷拉皮卡,一半是因為可以整莫璃。(咦)
月魚一度因為笑得太開心而寫不下去……這樣應該不會太沒良心吧?
斷在這不知道下次會不會暴字,有點擔心,不過因為頭痛所以就管他的。XD

希望各位也能笑著看完這章。ˊˇˋ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夏:D
  • 酷拉皮卡真的好賢慧OwObbb(誤)
    莫璃給夏的感覺就是反應慢慢(?)
    可是又心思細膩的女孩子啊(遠目)

    暴字什麼的最討厭了>口<
    之前打文一不小心就會超出底限很多很多
    整個是有囧到底要在哪裡停下來啊…
    不過是好事就是了(茶)
    雖然夏最後都是選擇無是把它打完啦啊
    X)
    自己能開心是很重要的(推眼鏡)

    嘛啊,其實重點是說
    莫璃真的被看到了被看到了……A_A?
    (被拖走)
    想說衣服那種天真小孩的飄飄長度也很棒
    (咦?)
    就是風吹起來可以飄的那種長度~

    小酷拉皮卡還是很可愛(心)
  • 賢慧萬歲!XDDD
    賢慧的正太才是月魚的菜呀!(大誤)

    喔喔!原來莫璃給夏的感覺是這樣的呀(筆記筆記),因為寫的時候完全沒辦法好好分析,都是憑直覺在寫,所以其實這邊也不知道女角給人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擺手)。
    夏給月魚的這個情報非常有用喔!= =+

    咦咦,所以夏覺得暴字是好事嗎?第一次聽見這樣的說法欸,通常在我暴字的時候周圍的人都會開始取笑我,什麼繼拖稿王和撞梗王後又多了一個暴字王云云……(淚)
    全力贊同自己開心是很重要的。= =+
    月魚的這篇的最終目標是拿女角自娛娛人呀!

    被看到了萬歲+1!
    小酷拉皮卡很可愛萬歲+n!
    (進入暴走狀態)
    感言跟夏完全一致,心想莫璃其實不用那麼緊漲嘛~反正上衣那麼長而且飄飄的很可愛呀!(心)

    接下來又要去趕文了,目前正在執行不可能的任務:一週一更。
    希望夏也能支持月魚唷!XDDD

    月下魚 於 2010/06/24 11:48 回覆

  • 夏:D
  • 要正太的原因是因為想撲倒嗎?=ˇ=+
    (被打昏拖走)
    夏都是打文打著 覺得她應該會這麼說話
    然後就不知不覺打出來了
    不過有時候角色會自身化把愛丟上去啊啊
    衝動是惡魔啊啊啊啊——(抱頭)

    暴字豈只是好事(妳慢著!)
    只不過 夏是這麼認為啦 XD
    會暴字 
    就代表自己打的很盡興、很開心 
    然後在不知不覺中把字打暴(?)了
    那種毫無顧慮打文的感覺很棒很棒●ˇ●
    而後回來看滿不滿意又是一回事啦XD"
    可是如果要專業到要求品質的話
    又要用不同的心態打文了吶……(頹靡)

    是說看到拖搞王、撞梗王、暴字王
    夏很沒良心的笑了(咳咳咳)
    應該不會被月魚抓去殺掉吧(咦?)
    不過撞梗難免的嘛嘛嘛:D
    畢竟寫文章的人有很多很多啊(點頭)

    ……莫璃。(重拍肩)
    往後的日子請妳繼續撐下去!
    我們會在這一端替妳加油的
    (握拳悲淒狀《?)

    是啊啊 畢竟是倆小無猜的孩子們啊
    那畫面光用想的就有多可愛哦呵呵呵~

    一週一更加油!
    夏之前看能每日更文的 二更三更
    那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囧囧囧
    太神奇了吶 XD
    基本上夏也是一週一更或兩週一更(咦)
    這是最OKOK的次數(點頭)

    魚請加油X)
    至於莫璃…請多準備些雞湯補身體囉
    (無良笑)
  • 其實小說寫久了重要的就是那份直覺呢,讓她自由發展才是王道!不過有時候發展過頭還是要拉回來一下這樣。XDDD
    自身化?
    月魚是有時候很想搞笑可是偏偏那個場景一搞笑就會破壞氣氛,超掙扎的欸!=3=

    喔喔,這麼說暴字的確是好是沒錯,只是之後的處理比較麻煩。(目)
    要求品質啊……(嘆)
    月魚就是正在掌握這點呀!
    想要達到既有一定的產量也有一定的品質,因為以前的習慣是半年一更,品質的維持比較沒有問題,但是那樣速度也太慢了。(汗)
    不過,一週一更……(再目)
    這週月魚恐怕要食言了,苦撐三週後終於陷入卡文絕境,目前進度也才五百多字。(淚)
    不過月魚是不會放棄的!先跳到兩週一更,然後慢慢再變成一週一更!活活~打不死的外星魚!XDDD

    阿哈哈~不會把你抓去殺掉啦,平常被笑習慣了……(畫圈圈)

    撞梗……其實這也是困擾月魚很久的死穴……(謎:你問題怎麼那麼多?)
    動不動就跟人撞,可是明明那是月魚努力想好久才想到的呀!成就感瞬滅。(灰)
    哼哼~不過撞久了總會撞出自己的一片天啦!了不起改走搞笑文嘛!(其實你很想吧)

    莫璃的確是個悲情的孩子,只能說出生在我的文裡是她的不幸(聳肩),但是大家的幸福(燦笑)。
    放心好了她會很盡職的撐下去的!未來的路還長得很哪。= =+

    蘿莉正太的畫面怎麼想怎麼萌唉~ˊˇˋ

    那些每日一更或多更的人大部分都是手邊有存稿的,不過存稿對月魚來說是奢求,每當好不容易有稿了通常都是該把文貼出去的時候了。@@

    夏放心吧!這邊一定會負責顧好莫璃的身體,要是這麼早就垮了那以後怎麼辦呢?主角最重要的就是打不死特性啊!XDDDD

    月下魚 於 2010/06/26 13: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