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修改的前言:

  阿哈~又看見邊緣第一章了呢~(燦笑)

  唉呀唉呀,其實我也不想這麼快就去修改它呀,可是ㄍ一ㄥ到最後實在受不了,用原本的舊文我實在接不下去……(掩面)

  這次修文應該就是最後的大變動了吧,之後應該就不會再有這麼大規模的更改了,所以邊緣的架構終於要定案了!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


  邊緣從原本預定的隨便亂寫,變成現在這樣步步為營的謹慎小心,哈,果然人算不如天算!

  不過畢竟是長篇啦,以月魚的實力要亂寫這麼長的時間可能還有點困難吧。(目)

  總之結論就是以後這篇小說我會認真寫。(跪)

  到時候懇請各位支持了~(諂媚貌)





------------------------------------


邊緣章一、放逐〈上〉



  暖色調的斜陽以一種傾斜的姿態吊掛於天邊,帶著橘黃顏色的餘暉撒遍了整個校園,以象牙白為主體的建築物也因此鍍上了層迷濛的暈黃,如醉一般。

  餘燈未熄的教室仍逗留了幾個學生。其中有捧著書認真閱讀的,也有趴臥於書桌上靜靜休憩的。

  一手拉起甫收拾完畢的書包,在走出教室門口前回首望了眼剩餘的人。像感受到注視的目光,一些埋首書堆的人抬頭朝門口笑了笑,但盈了笑意的眸仍掩不住深厚的倦意。

  「璃,你要回去了?」

  「是呀,今天晚上有兩堂家教,要提早回宿舍準備。」露出平時的笑容,黑髮少女的語調輕鬆,微微上勾的鳳目也依舊平靜溫和。

  「要注意身體,你最近看起來很累呢。」

  「是嗎……嗯,我會注意的。」莫璃頓了頓,但隨即又再度展露笑容,恬適得尋不出一絲疲憊的痕跡。

  見了她的態度自若,連原本無精打采的情緒都一掃而空,詢問者也跟著瞇眼對她笑了笑:「記得早點休息。」

  只要看到璃的笑容,就好像不管碰到什麼事都不用擔心害怕一樣。目送她離開門口,教室內又恢復除了呼吸聲與書頁的沙沙聲外,靜寂得堪稱空洞的空間。



  這裡是一所私立女子高中,或正確來說,是一所私立貴族女子高中。

  雖然名為私立,但由於入學前必須通過學校額外的測驗,校內學生的素質從創校以來便是備受外界肯定──求質精不求量多──這一直是校方所堅持的論點。

  簡言之,就是一所金錢、權利、能力都須兼備才能核准進入的學校。



  莫璃,身為這所貴族學校的一份子,其家庭背景想必也是不容小覷。

  璃的母親是商界有錢有權的女強人,而父親則是少數能在有生之年就享譽全球的知名藝術家。擁有如此完美的家庭組合,一直以來,她的臉上都是掛著那足以使人感染上愉悅的溫暖笑容,只是唯一令人想不透的,就是自從她有能力賺錢後就再也沒有碰過戶頭裡父母匯來的生活費。她寧願靠著自己的雙手、用此刻更應惜如千金的時間打工賺取金錢。

  「反正早晚都要長大嘛!就早點獨立囉!」詢問她原因的人往往都會得到她這樣半開玩笑似的答覆。而較深入認識她一點的人都知道,她一直都是個獨立的人。

  從她的父親選擇自由而離開家庭和愛情;從她的母親選擇逃避痛苦全心投入職場;從她自幼年以來就以不停變更的托育中心為家;從她看清自己是個獨立的個體,而他人,不過是隨時都會離去的過客──唯一能依賴的,就只有自己。

  璃,當年她的母親取其名真正的含意,便是對自己丈夫無聲的控訴,也同時隱含了面對年幼莫璃時的態度──離。莫璃心知肚明,自己的出身從一開始就是個不受歡迎的存在,但不怨、不恨,只是努力地活下去。



  今天的風,很強。

  在走回宿舍的路上明顯感受到那一陣陣以著強勁力道橫掃而來的狂風,吹著橘紅天際迅速飄去的雲彩,吹著順勢捲起而混著些許沙塵的枯黃葉片,吹著不停鼓舞飛揚的深藍色制服。

  大理石走廊淨亮得映上一抹高挑身影,一步、一步,打著固定的節拍,藍色學生裙翻飛著,及背的黑色直髮也隨之朝同一處飛起。

  除風聲外,一切都顯得靜謐,是一種恬靜的孤寂。

  順手攬了攬黑色直髮,莫璃斂下眼。自己真的表現得這麼明顯嗎?

  黑色眼瞳映上絢麗光華,但望著夕陽的眼神卻顯得幽黯無光。

  最近是有些疲倦了,也許是因為加重的課業,也許是因為升學的壓力,也許是因為過於頻繁的家教課程。是該低頭領取那些存放在銀行裡的費用了,但實在不甘,好不容易獨自奮鬥到現在,居然要在最後關頭宣告放棄?只要撐過高中的最後一年,就可以真正脫離那對父母──她一直是靠著這股信念支持到現在──實在,不想要就此放棄啊……



  以著不快不慢的步伐走過一條條深不見底的長廊,一個轉彎,宿舍的門口便出現在眼前。

  宿舍和學校的主體建築一樣,是以大理石為主要建材的建築物。而那在夕陽餘暉下反射著橙橘色澤的大理石,在本校象徵著堅毅與至高無上的純潔心靈。

  ……或許她根本就不適合這所學校也說不定。自嘲似地笑了笑,旋即踏上仍舊是以大理石搭建而成的階梯。



  璃租定的宿舍是位於視野最遼闊的五樓,偌大的空間靜謐得甚至有些清冷,畢竟能夠就讀本校的學生有大半都不需要選擇住宿。

  一腳踏進宿舍,電腦螢幕上果然和往常一樣早已出現視訊欄的邀請狀態。莫璃抵顎思索了下,但最後還是嘆了口氣,略顯無奈地點選「答應」的選項。

  「嗨!小璃,好久不見!」在畫面跳出的同時,一道活力充沛的聲音便率先響起。

  璃淡淡瞥了一眼,在確定是那位每天準時在電腦視訊前出現的人後,便一語不發地別過臉埋首整理上課的教材。

  「呐呐!小璃璃好過份喔,難道你一點都不會想念我嗎?」月魚眨巴著眼睛,露出一臉的可憐兮兮。

  「不會。」

  「嗚──」

  月魚,是莫璃在獵人版莫名其妙認識的網友,從此便想甩也甩不掉她。

  「可惡!小璃璃一定又考不好了才找我出氣,月魚好可憐……」咬著不知何時變出的手帕,月魚淚眼汪汪地看著忙於收拾講義的莫璃。

  「沒有。」

  「那一定又是沒睡飽了對吧!」

  「不是。」

  「咦?不是嗎?那該不會……該不會是被男朋友甩了吧?天哪!你什麼時候有男朋友了我怎麼不知道?嗚──莫璃你不是我的朋友!有男朋友居然偷偷私藏!」

  「沒有!」回頭狠瞪她一眼,每次和她進行這種無意義的對話,就有種血壓升高的感覺,然後再次體會到自己的理智原來這麼薄弱。

  「小璃璃、小璃璃?」月魚戳戳螢幕,試探性地輕喊,然而背對螢幕的身影卻連個聲也懶得吭。

  「唉呀。」望著在房內奔波準備的莫璃,月魚偏了偏頭,「小璃璃生氣囉?」

  仍舊是頭也不回,看來是決心徹底無視她了。

  「璃璃別這樣嘛,妳之前要我幫你弄的全家福已經好了唷!誇獎我吧!」

  聞言,莫璃頓了頓,終於轉頭看了眼視窗,微挑的鳳目略微睜大,一幅一家三人笑得溫煦的照片就出現在視訊傳送欄的一角。父親與母親微笑看著鏡頭,中間則夾著留有及肩短髮的自己。看起來真像和樂融融的一家人。

  「合成的時候修了很久,要配合動作又要配合尺寸,真的不容易呢──」月魚托著下巴,一臉哀怨地看著她,「佔用我好多打文章的時間,莫璃啊,申請學校的家庭照用合成的真的好嗎?」

  冷冷橫了她一眼,誰不知道她是半年一更的拖稿王。合成照片的時間不管做什麼事都有可能,就是絕不可能去碰文章。

  但現在重點不在這。

  莫璃緊閉上眼,一個影像在方才的一瞬硬生生闖入腦海,讓她感到有些昏眩。

  「合成的不會有問題。」皺眉睜開眼,一張乾淨的臉蛋在褪去情緒後像極了櫥窗裡面無表情的陶瓷娃娃。

  「只要夠細膩,學校絕不會發現。至於我爸媽那邊也一定沒問題,畢竟第一個做這種事的人也沒資格說些什麼吧?」

  不,不是面無表情。月魚縮了縮脖子。雖然表面上沒有任何情緒,但莫璃那雙眼睛冰冷得簡直能凍死人了。

  「……又不是我合成的,幹嘛這樣看我。」月魚委屈地嘟起嘴。她差點忘了,莫璃的母親之前就已經先在商業雜誌上刊登了一幅「偽」全家福。還記得當莫璃得知自己的母親未經同意就合成並刊登照片時,她氣得簡直要搖壞電腦螢幕了──據她本人所說,莫家到目前為止從沒共同合照過一張相片。





─────────────────────────────
嗯哼,切在很奇怪的地方,不過真的找不到適合的地方斷啊!

那個高挑的挑啊,我知道是錯字,上網查有人說是「身兆」,念ㄊ一ㄠˇ,可是新注音打不出來。(擺手)

然後月魚很可愛吧~(心)(踹)
我覺得這篇文最後最不崩的說不定就是月魚了。啊!簡直唯妙唯肖,只差沒畫龍點睛不然月魚就可以從電腦螢幕裡飛出來了!(眾:好可怕啊!)

嘿嘿!琢磨很久的邊緣。以上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月下魚 的頭像
月下魚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