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故事──中



  「唔……所以阿飄算是替死鬼囉?可是我只聽過水鬼有這樣的情形,還沒聽過在廁所裡也有替死鬼的。」

  小芬狀似同情地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明顯告訴阿飄剛才那句話的真正意思其實是:「妳真倒楣,連在廁所這種地方也可以被抓去當替死鬼。」

  「而且妳還完全沒有作鬼應該有的能力,雖然我也沒有啦。」她吐了吐舌頭,隨後伸手拍拍阿飄的肩膀,「不要難過,相信時間到了妳自然就沒問題了。聽說鬼之所以能殺人是藉由人類當時產生的恐懼,要是完全不帶有恐懼,那麼即使厲鬼也動不了人類分毫喔!如果這種說法是真的,那麼……」

  泛起俏皮的笑容,她輕捏了捏阿飄的臉頰。

  「那麼阿飄妳可能永遠抓不到人唷,畢竟長得那麼可愛嘛。嗯,我看看,娃娃臉、杏仁眼還有櫻桃小嘴……嘿!如果當初妳不跟我說的話,我一點也不會認為妳是流氓唷!」

  望著那張笑得甜美的臉,阿飄的青筋再次浮現。

  「妳這傢伙,我剛才應該讓妳繼續哭下去才對!」



  真像,真的是太相像了,每次看著小芬,都會令她想起她。

  阿飄曾經有個雙胞胎妹妹,是和她外貌相同,個性卻截然不同的天真女孩。

  姊妹倆的性格幾近互補,感情卻異常的好──就算妹妹是師長眼中的乖巧好學生,而姊姊則是令人頭大的不良混混。但也許就是因為妹妹太單純、太不明世事了,阿飄才會成為以力服人的流氓。她願將光環永遠戴在妹妹頭上,作姊姊的本來就應該要好好保護妹妹。

  她一直認為妹妹會繼續幸福下去,她們沒有媽媽,但她會代母親的位置盡心呵護妹妹,靠她自己的力量。

  「對不起,我想要以自己的方式活著,我也想要變得和姊姊一樣堅強。我不會回家了,記得叫爸爸不要喝太多酒。──小流」

  某天早晨,阿飄不見妹妹身影,只見桌上以工整字體書寫的字條。

  錯愕、驚慌,至少和若無其事的父親比起,阿飄是顯得慌亂許多。

  「有什麼好緊張?妳不也常出去好幾天沒回來?」她還記得,父親只是從酒瓶堆中睡眼惺忪地抱怨著。

  「幹!去妳媽的王八蛋!」第幾次了?這樣對自己的親生父親粗暴吼著,阿飄已經記不清了。

  不一樣的,妹妹和她是不一樣的。



  「阿飄、阿飄!有人來了,快去準備啊!」

  「不要緊張,反正她應該也還是看不到我。」

  「唉唷!沒試妳怎麼知道?快點啦,快點去廁所裡面!」

  阿飄無奈聳肩,懶散地穿進那間女鬼曾出現過的廁房。自從告訴小芬她被困在廁所裡的故事後,她就無時無刻想替自己找到抓替死鬼的機會,看她一頭熱地在門口左瞧右盼,總覺得小芬比身為當事人的自己還要積極上許多。

  當逐漸清晰的細碎腳步確實踏入廁所內,阿飄心不在焉地舉起手憑空對黯淡的燈泡點了一下。果然,微弱的光線依然沒有任何改變。

  「看吧,我就說嘛。」

  漫不經心地穿出廁門,阿飄對著面露失望表情的小芬擺了擺手。

  藉著眼角餘光,阿飄似乎瞥見了什麼熟悉的東西。

  愣了好幾秒,阿飄才如夢初醒般睜圓了眼,顧不得身旁小芬的反應便猛然向後一跳,伸出食指直直比向方才踏進廁所的女人。

  「是、是她!」

  「咦?阿飄你們認識啊?」

  吃驚的表情加劇,但這次是直勾勾望向小芬。

  「妳不認識她?她就是當時殺了妳的那個人哪!」

  這次換小芬吃驚地睜大眼睛。

  「怎麼可能?阿飄啊,她不過是一個年紀不比我大的女生。而且……」她再度審查式地將那女人從頭到腳看過一遍,「而且妳看她瘦弱的樣子,怎麼可能殺得死一個人?」

  「隻身一個女人其實也是可以殺人的……」阿飄若有所思地頓了一下,但隨後又決定放棄解釋,不置可否地搖搖頭,「但其實我對她把妳殺死的方式也是抱著一種不可置信的態度。」

  也難怪小芬不相信了,畢竟這個女人比起上一次阿飄看見時還要再纖弱上許多,不但兩頰凹陷、顴骨突出,連大衣下的身軀都顯得搖搖欲墜,而白粉掩不住的黑眼圈則再再顯示她近來的睡眠品質必定相當差勁。換做是她,必定也無法相信這樣一個孱弱的女性可以殺人。

  那女人呆望著前方好一會兒後,便倏然無預警地砰咚跪下。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有意要殺掉妳的……我、我真的只是氣憤過頭、一時失手。」

  「求求妳!求求妳不要再來糾纏我了好不好?這裡有很多冥紙和祭品,全部都是給妳的,拜託不要再來找我了,我真的快受不了了……」

  女人嗚咽地說完後便號啕大哭起來,厚重的濃妝逐漸暈開,更顯得面容憔悴。

  「妳有去找她報仇?可是妳不是完全沒有記憶嗎?」阿飄挑眉看著小芬,不是她不相信小芬,而是這件事實在太詭異了。

  「我、我不知道她是誰呀!當然更不可能去報什麼仇。一定是有什麼地方搞錯了……」小芬用力抓了抓後腦杓,困擾的模樣讓人不得不相信她。

  「可是這實在是……小芬!」欲出口的字句硬生生咬成兩截,阿飄迅速將小芬的頭轉向公廁的門口處,「看!」

  門口前不知何時站著一位女子,一身赤紅顏色的衣服艷得就像吸飽了鮮血。

  充滿憤恨的眼眸死死瞪著哭倒在女廁地板上的背影,冷艷的面容帶有些許報復在即的笑意。

  是一隻厲鬼,而且還是擁有極度憎恨之氣的厲鬼,也難怪那女人會虛弱成這樣,畢竟身著一襲紅衣的她可不只光來嚇人的。

  若換作平常,阿飄可能會對那隻厲鬼投以崇敬的目光──和她這種幾乎可算是毫無能力的替死鬼比起來,厲鬼的能力好比神祇一般高強──但她現在除了呆愣當場外,完全無法思考任何事情。

  因為那張帶著冷酷笑意的臉孔,毫無疑問,是小芬的臉孔。



  「阿飄、阿飄!嗚──」

  「不要再哭了,不過是看到另一個自己嘛!」

  「可是不是有人說看到另一個自己就會死掉嗎?嗚嗚……」

  「妳不是已經死了嗎?」

  「咦?」

  ……

  阿飄默默轉頭嘆氣,她果然永遠都無法了解小芬的腦袋究竟裝了些什麼。

  「對喔……可是剛才那個人到底是誰?真的好奇怪。」

  「嗯……」

  現在是凌晨四點多,正是月殘星褪,即將迎接黎明之時。

  「小芬,妳聽我說,雖然那只是個猜測……」阿飄有些遲疑地開口,那個猜測連自己都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了,要不是除此之外沒有其他合理解釋,她也不會選擇這個理論。不過若是連廁所都有替死鬼出現,還有什麼事不可能發生?

  轉過頭,卻發現小芬正眼神空茫地呆望著門口處。

  「小芬?」阿飄有些驚訝地輕喊她的名字,這種眼神她從沒在小芬的臉上看見過。

  一道冰冷帶笑的聲音亦在同時響起。

  ──那個人已經死了,我們可以走了。

  阿飄有幾秒的遲疑,她不確定那道冰冷得宛若能凍傷人的聲音是不是她所熟知的嗓音。

  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她旋即轉向門口,但只來得及捕捉到一絲艷紅色的殘影。而當她再度轉頭看向小芬,卻赫然發現方才還站在她身邊的小芬已經消失了蹤影。一室的寂靜蔓延。

  「小、小芬?」

  不可置信地抹了抹臉,就算升天或下地獄也沒那麼快吧?好歹也要有一束光射下來或者是突然有個黑洞之類。

  用力搖了搖頭,雖然心中已經有個底,但也沒想到會來得這麼快速、這麼教人措手不及。

  她知道,小芬是真的死了,正式從這個世界的大舞台上退場了。






──────────────────────────
聽說有人在看這篇文,所以有時間我就po上來了。
唉呀,難得我有存稿可以定時更文嘛~XDD

然後上一篇忘記說,其實這是一篇不像鬼故事的鬼故事、堪稱是鬼笑話的鬼故事,畢竟如果寫真的鬼故事我可能會自己一邊寫一邊尖叫,這種愚蠢的畫面還是不要讓它發生比較好對吧?(燦笑)

最後是──學測倒數:21天。(目)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vip17483
  • 下集快出!!!

    下次寫一些恐怖一點的啦- -
  • 下集出了。(指樓上)

    然後恐怖一點的嘛……再看看吧!XDDDD

    月下魚 於 2010/02/01 13: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