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念分離的工作已經差不多結束,再來就只剩消除分離出的念能力……」

  於心中再次默想完流程後,少女具現化出背部的雙翼,準備做最後、也是最具危險性的步驟。


  已經是友克鑫屠殺後的最後一個工作了,但是身上的念能力居然在最後關頭出現了不穩定的擺盪情形,連最基本的具現化都需要這麼長的時間才能完全辦到。

  身體在這種情況下大量工作,果然還是太逞強了嗎?

  心底不禁升起一股自嘲感,不露痕跡地苦笑了下。就算現在後悔也來不及了吧。


  「只面對一個F等級的原念,應該還是可以撐得過去……」

  默默做完能力分析後,歌聲嘎然而止,鏗鏘有力,卻毫不突兀。

  凜然凝視著眼前從靈體上成功分離出的原念,少女做好了蓄勢待發的準備。



  ──原念在歌聲停止後會重新甦醒,失去專門供給能量的「靈體」,原念會逐漸出現暴躁不穩定的狀態,然後以全力攻擊面前的除念者。──眼前懸浮在空中泛著幽幽藍白光芒的原念緊縮了下。

  ──一定要在原念第一波攻擊的一瞬間,以相同甚至更為強大的念能量將之抵銷,不得有絲毫怠慢。──金髮少女眼中凝聚專注,微微前弓的潔白身形隨時準備好釋出念能。

  ──而如果抵銷的念力強度不夠,除念者釋出的念將會被對方的原念所吞噬,而伴隨來的死者原念與本身念力的反作用力將會毫不留情重擊除念者……──一個計算錯誤或失神,可不是受點輕傷就能夠了事,而是死無全屍。



  在一段靜默後,原先頗為安定的原念從中心處產生了一陣小小的騷動,而後逐步擴張,甚至開始在四周釋放出有如山雨欲來的念力波動,金髮碧眼的少女於是知曉,眼前的原念將在幾秒之後全面釋放。

  然後、然後……

  淨綠的雙眸逐漸睜大。

  少女設想的然後始終沒有出現。原本預設應該要朝向自己攻擊而來的念能,像是被什麼更強大的念力壓抑住了一樣,回復為原先的震動狀態,就像是因懼怕著什麼而澀澀地顫抖著。

  但究竟是為了什麼……心頭一凜,腦中的問句還沒完全浮現,就猛然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念力,那氣勢猛烈得如同剛出閘的猛虎。

  左後方!由左後方處傳來一股巨大的念力波動,像是一條即將甦醒的巨蟒,念力値正以高速不斷上衝當中。

  急急回頭,不禁愕然。

  「酷拉皮卡?」

  屬於少女的輕叫聲迴盪,驚駭之情溢於言表。望著以背靠牆,幾乎無法支持自身體重的他,除了對方的名字外,一句話也吐不出。

  他是什麼時候來的?該不會……是一開始的時候?

  面對著那股已完全釋出的原念,少女在心中下了最糟糕的結論。

  已經淨化過的靈雖然仍完好地保留在身體中,但如果在一瞬間失去所有的生命能量,不久後還是會走上脫離身體的命運。而靈一但脫離肉體,就會呈現所謂的「死亡狀態」……

  這種念能力本來就只適用於死者身上。要是有生人接觸,除了少數案例之外,幾乎必死無疑。就像裹了層蜜糖的毒藥,雖然享有「天籟」的美名,但實際上卻是一首「殺無赦」的死亡樂曲。



  被強迫與靈分離的原念震動得越趨厲害了,濃稠的念緊緊地蜷縮在一起,周遭的氣流因為它的即將甦醒而出現不規律的流動──只是震動階段就有如此之大的影響力,要是進入爆發狀態呢?

  淨秀的面容刷上了沉重。現在似乎不是擔心對方的時候,只要他的原念一攻擊自己,以現在身體的狀態,很有可能會比他更早消失在這個世界上。這種原念的強度,到達A級的難度了吧……

  震動到極點之際,突然出現一瞬的寧靜,而後狂風驟起,強勁的風暴快速旋轉。

  原念,即將爆發。



  就算是死,至少也要消減一些殘念的強度!

  瞬間提升起念,面對來勢洶洶的巨大能量,她的神情沒有絲毫畏懼,臉部柔和的輪廓此時顯得異常堅毅,淨綠色的眸子專注地注視著風暴中心,長髮因釋放出的念能而徐徐飄動。巨風狂暴地撲向面前的少女,但她身前似乎築起了一道無形的保護模,阻隔了一切威脅。

  只能等待了,等待不久後即會伴隨狂風衝向自己的巨大念力。



  真是沒想到,沒想到酷拉皮卡的原念居然已經成長到A級的地步了。記得上一次見面時,他的能量明明還沒那麼強大的……

  預備著的神經依舊是緊繃著沒有絲毫鬆懈,只是綠眸無聲掃過跌坐在地、臉色泛白的金髮少年。

  這期間,他究竟又經歷了些什麼呢?



  風暴逐漸退去,少女輕蹙了蹙眉。

  攻擊停下來了?

  這次她十分確定,絕對不可能還有蟄伏著的第三個原念。

  因狂風而漫起的塵埃逐漸向下沉落,視野正一點一滴地恢復。



  當勉強看清眼前景象時,少女臉色霎時一白,不自覺向後倒退了一步,用來防禦的念也在同時解除。

  隔著一層薄薄的塵霧,隱約看得見對方的原念狀態。

  一條條鎖鏈緊緊纏住了即將爆發的念能,力道之緊,甚至還可以聽見鎖鏈緊勒的收縮聲。而那份巨大的念能正掙扎著,希望能脫離鎖鏈的鉗制,但一條條泛著寒光的鍊子仍不停從暗處攀綁而上,越是掙扎,身上的束縛反而越加牢固。

  隨著鎖鏈數量的增加,原念的波動也亦趨微弱。最後,終於回歸最初的沉睡狀態。

  待完全安定後,鎖鏈拖著束縛其中的原念,在籠了一層薄幕的空氣之中淡化,而後消失無蹤。



  ──只有擁有強大誓言的念,才能在被迫除念後自我回歸到靈的身上。──

  判斷錯誤,原念清除難度已經超越A級了……



  強壓下驚駭的情緒,望著原念消失的地方──真的,未來很不好對付。

  仍未從方才的巨大念能上收回的心思,在身後突然傳來一陣念壓時猛然抽回,反射性向側方用力一跳驚險躲過,但仍在頰上劃下了一道鮮明的血痕。

  定睛一看,一個明顯比剛才的強大能量薄弱上許多的原念在空氣中膨脹著。

  輕輕苦笑了下。

  差點忘了呢,除了酷拉皮卡的原念外,還存在著另一個F級的念能。

  看情況,殘念應該也已經散逸得差不多了。

  ──如果沒有在第一時間立即殲滅分離出的原念,原念的能量便會向四周散逸,形成所謂的「殘念」。強者可置人於死,弱者則日夜糾纏生前所思之人。而被殘念折磨致死的死者原念,也往往比一般的原念強大上許多倍。──

  單手一揮,便將已經散逸得幾乎只剩一層薄霧的原念除去。

  真是糟糕,這應該是第一次失手得這麼徹底吧……






─────────────────────────────
唉呀,是說聖譜第二樂章居然要分三次放?

咿──除念真的好難寫,不知道大家看不看得懂?會不會覺得無聊?ˊˋ


這篇是以小埃的觀點來寫,不知道有沒有因此破壞掉她的形象?

大家千萬不要覺得小埃內心話很多,其實只是我為了要解釋除念才會特別要求她增加OS……


寫到這,默默覺得小埃和酷拉皮卡之間有某種很微妙很微妙的關係。=ˇ=


唉呀呀,說好了不寫愛情的不是嗎?

若夏,你輸了。(指)

咳嗯,會盡力把那種微妙的關係變得不那麼曖昧的,不過聖譜想要寫的好像就是微妙的關係說。0.0

但還是不是愛情就是了。=ˇ=



哈哈哈,花了八個月生出的第二樂章第二篇的聖譜,以上。



補上剛剛找到的國中時的插圖。

是說那是國三檢討物理考卷時畫的,下面那個是物理考卷噢!還記得那是豆腐幫我掃描的,翻到時笑了好久說。





好了,大家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聖譜二章-小埃  

看得出是哪一幕吧?就是小埃發現酷拉皮卡前一刻緩緩張開眼睛的那一幕,也是我拖了八個月才放上去看似卡住的那幕。(默)

現在看到後的感想:小埃,為什麼你長大還是有娃娃臉哪哪哪?(毆死)

若夏就算了,因為她本來就是娃娃臉死小鬼,可是小埃你是氣質型美女阿。

所以事實證明我從以前就是蘿莉控是這樣嗎?囧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