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阿,這天發生超多事情,怕一次打不完或打太長手會殘(而且大家的眼睛也會殘),所以分篇打這樣。

是說其實在前一天就已經在忙有關校慶的東西了,而且前一天還是暴走10出版的日子,要一邊打電話討論校慶又要一邊看小說,其實……真的挺累的說。@@



校慶當天一早,我就拿著昨晚好不容易跟豆腐討論出來的地圖去和他碰面,因為他是負責幫我們班訂義大利麵的人。

200份義大利麵耶!看這個數字好像不怎麼樣,其實重死人了。

多虧了豆腐幫我找了一個開計程車的叔叔,不然可能到不了半路就有一隻魚和一塊豆腐被壓死在馬路上。囧


風風火火的趕來中山,因為那時候已經快要7點30了,7點半整就要全班下去集合。

一到中山就立刻打電話到班上,卻默默聽見班上只有七個人來的消息……我大囧

老大,離集合時間只剩五分鐘耶,你們在搞什麼阿阿啊!

即使如此,還是只好請班上有來的七位同學幫忙班義大利麵。

等阿等,班上的同學還沒來,反而是路過的人被我強迫一人拿兩包搬到攤位上,就這樣幾乎要搬完了。

雖然早猜到結果是這樣,但因為那時候真的快來不及了,整個人很急。


突然好想念班長,立涵,我們班真的不能沒有你阿阿啊!(痛哭)



人家說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所以壞的開始就是失敗的一半。

這句話好準。(哭奔)

因為跳完創意進場後的時間,這隻魚都在趕場和怒吼聲中度過。

像是去找學姊啦,去接我媽啦……

小鐘,謝謝你沒有找我去接你,不然那時候我就真的要瘋了。囧

而且阿,我借給咱班的跆拳道服頻頻出問題,道服穿法錯誤是人之常情,所以就不多提了。

重點是為什麼輪到我輪班的時候道服和道帶一起消失不見了阿阿阿啊?


那兩條黑帶一條是我的、一條是我哥的,雖然弄丟了我一樣會殺人,但是畢竟還是只有牽扯到我自己。

可是可是,道服是教練的啊!orz

而且聽說他們只穿一輪就沒有再穿了,那我拿那麼重過來是拿心酸的嗎?四套道服耶!哪個人過來自己從中和提到中山試試看,而且還要拿200份義大利麵……

其實大家是把我當苦力對吧?


一開始道服不見,我還以為市原本穿著道服的人穿著衣服跑去逛大街,猛call他們的手機,結果沒有一個人接。

最後是聽說她們都有把衣服拖下來了。

見鬼,你們脫下來了為什麼我沒看到?

找阿找,挖阿挖,只找到一套道服和我哥的黑帶被揉成一團扔在後面的地板上。

我的黑帶和一套道服不見了。

大怒阿。那時候。

問小鐘和豆腐就知道了,我整個人快抓狂了。= =

扔在地板上的就算了,重點是一套不見了阿阿啊!



於是當時的場景就是──

冷風颳過,二博攤位傳出的熱絡笑鬧聲像熊熊火爐溶解了寒風帶來的悽冷,前方的大家玩黑白切好個不易樂乎!


鏡頭一轉。


攤位後面獨自蹲著一道人影,努力在後面的垃圾堆中不停挖掘。

「道服阿~我的黑帶阿~~」隱約中,路過的人似乎聽到這樣的唉嚎。

過了一會,像是終於放棄挖掘,人影默默走回裝滿凌亂道服的袋子旁,開始折起被揉成一團的道服。

而後,猛然仰天吶喊──該死!我不找了啦啦啦!

那聲音之淒厲,為中山多添了一則駭人聽聞的鬼故事……


以上。

各位了解當時的情景了嗎?囧


總之最後我怒到放棄搜尋。

因為那時候校慶已經快結束了,猛然發覺自己好像沒什麼好好玩到的月魚,省悟到人生第一要事應該是要先好好善待自己,於是乎拋下一切自己玩去了。

而玩什麼,等等再說,那是梗。= =+



當時怒是怒了,不過也感受到了不小的愧疚感,因為是我找豆腐和小鐘來的,可是當天我卻一直在跑場,幾乎沒什麼時間顧到他們。

有時候還讓他們一直站在那邊乾等。囧

對不起~~我不應該參與太多班級事務,以當天他們的表現來說,放他們去死一死也沒關係。

唉,博班的看到不要怒,我說的事實話。

換成是你不會怒嗎?

總之,雖然不知道要怎麼賠償你們,但是但是,我真的感到非常非常愧疚。ˊˋ

放心好了,不會再有下次,因為高三沒有校慶了。囧



然後要對博班的說一些些真心話,他們看不看的到是其次,最重要的是我一定要說出來才會出氣。= =

從上次的詩朗我就已經感受到了,我們班真的真的是一個發條很鬆的班級,很輕鬆、很歡樂是沒錯,可是太沒有危機意識了。

大家太鬆散、思想太單純,每次碰到活動都只想著船到橋頭自然直,反正輕輕鬆鬆過去就好啦,自然而為嘛。

我並沒有想要譴責老莊思想的意思,事實上有時候我還滿讚揚的。

但是你們也太鬆太自然了吧。= =

該緊張、該認真,就要全力以赴啊!

哪有每一次都是臨時動議的?

就連原先計畫好的也可以在當時立刻推翻?

推翻就算了,也稍微了解一下別人的苦心,對別人的努力有最基本的尊重吧?

當天真的很不想在班上罵人,而且我知道同學們都不是有意的。


博班很單純、很天真,有時候我真不知道我是身處博班還是樂班,甚至偶爾還會蹦出「幼稚園」之類的調侃。

就因太思想太過於單純,不了解什麼叫做「事情嚴重」。

說真的,我還是第一次被分到這樣的班級。

為什麼……可以有一個班級的班風是這樣的呢……

雖然有他們在一起時單純的笑容、雖然有他們最後平安落幕時滿足的表情、雖然有平常在一起時的純純溫暖和貼心。


博班,真的就像小孩子一樣。

一開始會氣得半死,可是最後看到他們無辜又不知世事的笑容,突然間又氣不下去了。

幹什麼和小孩子生氣呢。

這是我腦中常常冒出的念頭,即使他們每個人的年紀都和我一樣大小。


博班的孩子阿,單純如赤子是很好,但是該成熟細膩的時候還是應該要拿出高中生應有的思維。

這個世界有時候,不是隨便抱持著既來之則安之的態度就可以混過去的。


準備和討論時努力付出、全力以赴;等待成果時大家緊張得抱在一團,享受全體同心的快感;宣布成果後,不論是成功或是失敗,大家再用「我們都努力過了」的態度面對結果。

這樣不是很好嗎?

一開始的準備就隨性面對,即使最後拿到了好的成果,也不會有甘甜的滋味。


「這是班上共同的事務,大家不要這樣好不好?」這是班代常說的一句話。

而我幾乎每次都會因此被感動而挺身說要幫忙。

但是,我不知道會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也許還是會被班代的誠摯所感動,也許會因為先前所累積的教訓死也不肯發言說要幫忙。


博班哪,再這樣下去,我不知道最後會變得如何,我們還要再相處兩年,就在這兩年內共同為班上貢獻心力,這個建議如何?

未來就看大家的造化了,變更好,或更糟,就掌握在各位的手中了吧。



好了,月魚對博班的廢話時間結束,有看到但是會不舒服的就忘記他吧,沒有想要筆戰或者是破壞自個人際關係的意思。

只是以身為博班的一份子,發出的微小感言罷了。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520annie
  • 有時候我也會有這樣的感覺呀!
    話說,原來我們的遭遇還蠻像的..
    只是,我沒有資格怪別人呀...
    是我自己自作多情的...

    我們班是著極端(?)的班,
    每次投票都是近乎一半的票數,
    但投票率卻又不是百分之百...
    所以每一項決定都會扼殺近乎一半的人
    的想法(公民老師所說的多數暴力?),
    到最後發現領導人自己做決定,
    決議出來的效率還比較好,
    反正大家都沒意見...
    我們班應該會持續朝向這個方向前進
    吧?!XD


    by安恬ˇ
  • 阿哈,昨天不小心跳過了這篇留言0.0

    唉唉,安恬不要這樣啦,相信你的辛苦你們班上的人一定看得到的,只是沒有人會講罷了。

    印象分數是花再多金錢也買不到的噢!

    好啦……我那樣講是有點利益論,可是也算是安慰自己吧。



    也是,有時候民主還不如獨裁。

    眾人紛紛云云,還不如一個精明的人獨掌大權。

    是說我之前看過一本書,是未來的科幻小說,裡面也說未來幾世紀的趨勢是獨裁,而現在開明的民主,到那時已經變成「腐敗、行政效率不彰的低落體制」。


    阿災,反正幾世紀離我還很遠,到時候再說啦。=ˇ=

    哈哈哈~

    月下魚 於 2008/12/14 12: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