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章八、惡夢〈二〉


   淨藍的天,浮著幾縷棉絮般的雲朵,鬆鬆散散,就像隨時都有可能憑空化去。

  天氣好得不可思議。

  小村莊裡沒有人來人往的擁擠,也沒有一絲不得鬆懈的急促腳步。

  就像是一個將時間放慢許多倍的世界。



  整齊的短草坪上坐落著零零星星的木屋,偶爾有人影經過,不外乎駐足好奇地觀望莫璃一番,而後禮貌性對伊理和諾緹依打個招呼,什麼也不過問。

  在送走了第六個好奇的路人後,莫璃不禁要偏頭思索。

  難道他們不認為黑髮黑眸的她出現在窟盧塔是一件可疑的事嗎?畢竟從剛才到現在,她見到的窟盧塔族人皆是淺色系的眸色和髮色。她這樣突兀的黑,一點也不會讓他們起疑心嗎?

  偏頭再偏頭,身旁的兩人像是絲毫不認為有什麼怪異之處,一左一右走在莫璃身邊。

  諾緹依拉著莫璃的手,隱隱約約,她感受得到她收緊、而後再度放鬆的手勁。

  在緊張什麼呢?就算自己不能夠留在窟盧塔,對她來說也沒有什麼差別吧?

  她不過是個莫名出現的孩子,而且還極有可能傷害他們所深愛的族人。

  沒有必要這樣緊張的,不是嗎?

  抬頭看了眼諾緹依,原本就白皙的臉蛋此刻更是缺乏血色,唇線緊抿著,僵直的線條任誰都能夠看得出她心中的起伏不定。

  另一旁的伊理倒是看不出什麼情緒,深藍色的眸子平靜地連一絲波紋也查覺不出,約略落在稍微殿後的位置,只有那雙平靜的眸時常有意無意飄向牽著莫璃的諾緹依。

  他們之間的氣氛,真的很怪異。

  無奈地將視線從兩人身上收回,開始思考起若必須離開窟盧塔,那今後靠著這弱小的身軀究竟該如何自力更生。



  遠處是一座又一座彷彿高牆般的山巒,圍繞著這片如隱士一般的地方。除了清新的青草味,莫璃還嗅到一股帶著鹹味的味道,一種只剩淡淡殘餘,彷彿費盡了千辛萬苦,從山的另一邊飄來的味道。

  是海風味。

  順著風向遠望,原來那片怎麼也望不穿的山巒的另一面,是一片遼闊的大海。

  彷彿能聽見海浪激昂地打在已經露出岩脈的山崖上,那種規律、又帶有震撼性的聲響。

  環山臨海,真是一處適合隱避的祕境。

  低頭望著腳邊的路面,苦笑。

  所以說不明不白突然出現的自己是如何可疑,自然是不言而喻的了。



  由山林圍繞著的草坪闊得望不見盡頭。

  如碧一般的青草地並沒有畫出所謂路線的存在,但身旁的兩人卻仍能毫無遲疑地往前行走,就像已經鎖定好目標,只要大步向前就行了。

  如雷達式的鎖定能力不禁使莫璃咋舌,尤其是當她真的看見一棟與周圍房舍無異的木屋因他們的逐步接近由小而大時,那股佩服之感更甚。

  連一絲偏差都沒有呢!想必窟盧塔應該沒有所謂的路痴吧?



  木製的門隨著往前的步伐逐漸清晰,甚至還可以看見上面的木頭紋路。

  在即將踏進屋簷內時,如同早已算準了一般,門遭人咿呀推開──

  「諾緹依和伊理吧。你們兩個先進來吧。」中性的嗓音辨識不出性別。

  屋內的光線昏暗,就像將所有窗簾全都拉上一般,黑暗使莫璃無法看輕開門者的面容。

  殿後的伊理輕點頭,便率先走了進去。

  諾緹依則是先彎下腰,盈白的臉蛋努力綻出一朵笑容。

  「先在外面等一下,我們很快就會出來了。」

  而後便跟在伊理身後,輕手將木製門板帶上。



  愣愣立於門口處,望著方才關上的門板良久。嗯,好像真的很放心她的樣子。

  轉身隨意坐在門前的台階上,隻手撐著下顎,眼神渙散地朝遠處凝視。

  她並不好奇他們私下談話的內容為何,就算最後的決定是讓她離開窟盧塔,她也不會有任何反抗。

  能橫死在獵人世界,應該也算是一件值得讚賞的事情吧。

  一抹苦笑浮現,如果真是這樣,她還滿希望他們讓她離去的,說不定在這裡死亡後就能夠回到原本的世界……

  可是……就算回去了,又能夠如何呢?

  留在這裡和回去,已經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了。

  輕輕晃起腦袋,輕鬆的心境油然而生,反正事情不是她能決定的,而且說不定她早就死過一次,在這個前提之下,還有什麼值得在意的嗎?

  沒錯,事情已經到了不可能再糟糕的地步了。



  白熾的艷陽已是高掛,氣溫也有逐漸回升的趨勢,坐在屋簷下的莫璃晃著小小的身子,隨意紮成束的長馬尾吊在身後,隨著身體晃動的弧度微微一甩一甩。

  今天也會是個好天氣呢。



  當她正凝睇著隨風漸遠的白色雲朵出神時,門板再度咿呀開啟。

  諾緹依和伊理陸續從昏暗的屋內走出。

  他們並沒有對她說些什麼。伊理只是朝她輕笑了笑,而諾提依也只是溫柔地撫上她隨意紮束起來的黑髮。

  而後默默從她身旁擦身而過。

  「孩子,進來吧。」

  又是那道中性得辨識不出性別的嗓音。

  靜靜起身,拍了拍沾染上些許沙塵的衣物。維持同一動作過久的身體顯得有些酸麻。

  待小巧的身影融入屋內的黑暗,木製門板再度輕聲關上。



  房舍內部並沒有她想像中來的昏暗,點著火焰的燭燈置於屋內最中間的方形木桌上,一旁還散落著書籍和寫滿文字的白紙。如俄羅斯方塊的獵人文字,真的是怎麼也看不懂。

  昏黃的火光顫動,殘燭只剩下剩餘的一小截白色燭身,看得出已經燃燒了一整夜。

  「若夏,是嗎?諾緹依是這樣跟我說的。」

  燭光映照的背影並不高闊,即肩的淺色系短髮在火光之下看不出原本的顏色。

  他繞過方桌,背著莫璃拉開厚重的窗簾。白耀的光線灑進屋內,使好不容易適應黑暗的雙眼眨了又眨。

  立於窗前的他轉過身,掛著一種恬淡的笑容。

  是個男人。

  再度眨了眨眼,但卻不是因為光線的緣故。

  他不是……村長嗎?怎麼、怎麼會這麼年輕啊?

  自然捲的銀藍色的短髮泛著由屋外照射進來的刺眼光亮,湖水藍的眸子看不見盡頭,配上那抹清淡笑容,就像洞悉了一切一般。以架式和氣質來說,的確可以聯想到他是統領一整個部族的村長。

  俊秀的面龐散發著成熟穩重的氣息,但又給人一種過度年輕的感覺,就像這種老練沉穩的氣質不應該出現在還這麼年輕的他身上。

  小麥色的肌膚配上淡得若白銀似的藍髮,這兩種怪異的組合在他身上竟意外地和諧。

  望著眼前被稱為村長的男人,那雙如琉璃的藍眸令人聯想到泛著藍光的湖水,澄澈得毫無雜質,似深、似淺,彷若一眼即可望穿,但又蒙了層探不見底的神秘。






──────────────────────────────
嗯……我又不小心打太長了……(默)

呵呵,《惡夢》篇的篇名應該會改掉吧,跟原本預定的莫璃的心境有一點點點出入。

只有一點喔!(踹)

村長先生不是故意要這麼年輕的,只是我隨便一想他就這麼年輕了嘛!Q口Q

在私底下有隨性幫他畫的一張小圖,本來只是想要看看髮色和膚色搭配起來會不會很奇怪,沒想到居然被萌殺了……orz

好、好帥!(這傢伙……)

哈哈,照這個情況看下去,窟盧塔篇是打不完的呀。(茶)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憐海
  • 目前看不出"噩夢"的成分XDD
    我還是覺得是美夢阿O口O!!

    村長先生的髮色與瞳色搭配我想像的出來
    耶ˇˇˇ
    其實這樣挺配的=ˇ=
    之前在玩網路上人家做的遊戲,有看到類
    似這樣的搭配ˇˇˇ
    不難看阿其實ˇˇˇˇ

    幻影旅團真是罪孽深重阿,殺光"美人村
    "XDD
  • 其實我現在不太能把原本想到的惡夢意義套在這上面了。@@

    劇情好像不知不覺中感覺就變了……(目)



    阿阿,這邊困擾的是髮色和膚色。ˊˇˋ

    髮色和瞳色是還ok啦,畢竟都是藍色系的,而且也有很多人寫過這種搭法。

    重點是他的膚色……

    實在是不確定這樣搭適不適合,小麥色的膚色耶!

    通常這種髮色和眸色的人都會搭配偏白皙的肌膚……

    不過最後也沒有在計較了啦XD

    小麥色也不錯阿~(心)



    阿,我也這麼認為呢!@@

    火紅眼除了他的鮮紅令人奪目之外,持有者應該也是會讓人眼睛一亮的漂亮人兒吧?

    只有這樣的搭配才可能進入世界七大美色之一。

    之前酷拉皮卡在諾斯拉宅邸也有說過(想過?),「火紅眼最好與頭部同時存在。」

    雖然這句話讓人有點囧,但也可以讓人翻成是「火紅眼果然還是要與持有者的容貌搭配才會更顯其顏色的美麗。」

    月下魚 於 2008/08/20 11:18 回覆

  • q19920206
  • 魚~~

    我感受到洛夏那種淡淡的悲哀呀~~

    一種與她年齡不符合的傷痛緩緩的散發出

    來....〈她本來就是被縮小的......〉

    我覺得這裡的心境描寫得很不錯耶~~






    還有呀.........

    村長怎麼被妳寫得那麼萌呀~~

    有很明顯的私心唷~~一ˇ一

    嘿嘿!期待妳之後的文章〈微笑〉
  • 小鐘鐘~

    真的有淡淡悲哀的感覺嗎?

    好開心好開心!

    一直怕感覺放不夠或者是太作做,聽到小鐘這樣說就放心了!



    村長好萌阿!(拇指)

    不知不覺就變這麼萌了。囧

    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因為是酷拉皮卡的父母,所以不能放太多私心……(謎:已經很多了吧?)

    而且把他們形容得太萌,電腦前的月魚會暴斃。

    村長就不一樣啦!

    想怎麼萌就可以怎麼萌!

    完全不用顧忌唷!XDDD


    哈哈,這就是不同的愛啦~~


    小鐘,我也在等你的文唷!(甜笑)

    月下魚 於 2008/08/20 11:42 回覆

  • 安恬
  • 既然聽說你不會逛留言,我就留在這啦。
    ^ ^

    如果說九月十三日的家教only場你有空
    的話,你有可能陪我去嗎?
    雖然說我也知道你對家教沒什麼興趣,
    > <
    找你去好像有點...
    只是問問啦!不用放在心上。

    對了你的文,我...還沒看。((你還敢
    說。
    乖,有一天我會找時間看的。((摸頭

    by最愛你的安恬
    P.S.我有見到作者喔ˇ,他跟你敘述中
    的醉琉璃還蠻像的說。記的那時中華隊棒
    球還剛輸呢,有點囧。
  • 家教……

    我沒看幾集耶!而且也只看過漫畫而已。

    如果真的找不到人是可以陪你去啦。@@



    我的文……你沒看還喊那麼大聲?(笑)

    個人認為你應該有時間也不會看。@@



    喔喔,其實應該很多人都是這樣的吧ˊˇˋ

    知道他們人不壞就好了呀。

    輸球……這種事就不用再提了。@@

    那時候我好不容易看懂第一場棒球,結果……(遠目)

    事後我媽還跟我說:「妳還沒看懂棒球之前我們是世界冠軍,看懂棒球之後就開始輸球……你還是不要看懂棒球好了。」

    @@

    雖然是玩笑話,但我也覺得很有道理。XDDD

    看懂棒球雖然跟體育老師有話題,但是中華隊卻一直在輸球。

    那還是不要看懂好了。ˊ口ˋ

    我相信我跟體育老師不靠棒球還是有很多話題可以聊的!(熊熊鬥志)

    月下魚 於 2008/08/20 12:02 回覆

  • q198905
  • 月魚一定程度的描述功力跟風格搭配起來
    挺好的。

    平淡,不是不好。
    不過平淡中加過度,這真的特別磨人(對
    我來說)。
     
  • 我知道他很平。@@

    這邊實在是激進不起來,只能說我需要磨練的實在是太多了@@



    其實……我昨天應該就要把第九篇給趕出來了,可是……

    這邊碰到一些些小瓶頸。@@

    最近應該會暫停一下下,我要好好琢磨那個部分說……


    有點對不起花花,之前還說我會趕出來的……

    謝謝花花的評語,對我的幫助都很大喔!

    月下魚 於 2008/08/20 12:34 回覆

  • 安恬
  • 婷婷,人家不要分班啦!!
    雖然大家人都很好,
    而且我還找到同好:同仁藝文社的施欣妤
    不知道你認不認識,他也愛家教耶!XD
    只是不熟啊!!

    要常來找我喔!!
    反正就在同一層樓。

    by最愛你的安恬
  • 中山人都很好的啊!

    你們理組的交友空間應該更大吧,畢竟人數比較多ˊˇˋ

    安恬OK的啦!



    同人的那位我不知道認不認識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記憶人名方面有點小缺陷。@@

    而且同人的人都叫暱稱的,沒有人叫沒字說。

    有找到同好就好啦!像我這邊都還沒開始號召。XDD

    這一次我一定會有形象的!

    大家一定都會認為我只是個愛獵人的溫文孩子。

    不會是個瘋子啦啦啦!XDDDD(踹)



    在同一層樓的對角線,你忘了加這句唷,安恬。ˊˇˋ

    你一定可以和新班級的同學相處得很好的啦!

    到時候再帶你的朋友介紹給我認識吧!

    尤其特別幫我注意酷拉迷……(小聲)

    不過不要帶酷受主義的人來氣我阿
    =口=

    月下魚 於 2008/08/20 12:40 回覆

  • 憐海
  • 我、我笑了XDD
    果然還是要跟持有者的容貌搭配嗎?
    其實這樣說也沒錯啦~
    第一次看獵人的時候,看到兩顆紅色的眼
    睛在特殊的容器飄阿飄的= =
    我馬上轉台了呢XDD
    然後有很快的轉回去,心想:剛剛那真的
    是獵人嗎?

    因為還沒迷上的時候是沒電視可看才會去
    看的=ˇ=
    那時記憶還停留在獵人試驗,看著天真無
    邪的孩子們(?)
    看到旋律時還嚇了好大一跳呢=ˇ=(離
    題了= =)

    不過想想換成一顆頭在特殊的容器飄阿飄
    的= =
    好、好可怕= =
    而且冤死的表情一定不會好看到哪裡去,
    即使在漂亮的臉也還是只能用"可怕"來
    形容吧!
    或許越漂亮越可怕?
    還、還是只留眼睛下來好了(抖很大)
  • 其實我也是看到酷拉皮卡出現火紅眼了之後才有那種想法的,阿啊!本來就是要和持有者相配嘛!XDDD

    這讓我想起第一次看獵人的情景……

    就是賤井塔中,奇犽把人家的心臟抓出來捏爆的那幕。

    不快不慢,正好命中。= =+

    當場囧掉了我。

    這……這就是獵人嗎?

    我……我……(掩面)好喜歡!= =++(毆)


    雖然有被嚇到啦,不過基於不明的因素,對獵人的好奇心更大了。XD

    這就叫做犯賤嗎?(不是吧?)
    ↑請忽視



    旋律阿,第一次看到她還很擔心她會不會對酷拉皮卡不利這樣。

    事後證明我多慮了。ˊˇˋ



    這個……

    不能以我們的眼光來揣測收藏家們眼中的美呀。囧

    看到現在,會令人體收藏家們費盡千辛萬苦得來的東西有哪個是正常的!(攤手)

    那些東西在他們眼中是美阿……orz

    月下魚 於 2008/08/24 15:3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