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章七、惡夢〈一〉



  當隔天清晨醒來映入眼簾的是散發著陣陣木頭香的房間時,莫璃卻再度閉上甫張開的眼。

  不是夢。

  沒有出現在醫院病房、沒有出現在墳墓或棺材裡,她現在所在的,是一部名為《獵人》動畫裡的一個名為窟盧塔的地區之中。



  這場覺睡得其實並不舒服,就算身體已經沉睡了,但頭腦卻仍活動著,試圖催眠自己──醒來後什麼都沒發生過,這一切一定只是一場過度真實的夢境。

  但,夢醒了。

  再度墜入真實的惡夢,那感受是如此難堪。



  掀起覆於身上的厚重棉被,打了一個寒顫。山上的空氣總是特別冰冷,更何況還是天空剛露魚肚白的凌晨。

  窟盧塔還是像先前那樣安靜,從覆著薄薄晨霜的玻璃窗口可以看見淡化後的殘星稀疏分布於墨藍色的天空,遠處漆黑如墨,只能略見輪廓的龐大森林如山巒般連綿著。

  這個地方就是這樣,空曠,且靜謐。



  自己居然睡那麼久了。從昨天傍晚睡到隔天的清晨,過去從來沒有這樣睡過呢。

  輕身翻下床鋪,一眼就瞧見縮在床腳邊的酷拉皮卡,他緊裹著棉被,小小的身軀蜷伏在舖著厚重墊底的地板上。

  只露出半截頭顱的他緊閉著眼,金黃色的眼睫沒有分毫震動,淺淺淡淡的呼吸就像毫無所覺,仍舊如同先前一般勻稱。

  印象之中十分機警的他居然沒有因為自己的行動而驚醒?是真的累了,還是相信了她?

  若如同昨天他們所擔心的,自己真的是火紅眼的奪取者呢?

  刻意放輕腳步從他身旁繞過,一直到輕掩上房門,熟睡的男孩仍舊沒有甦醒。



  客廳的燈火是熄滅著的,連一縷焚燒後的殘煙也遍尋不著。

  但隱隱約約,她嗅到一股味道,勾人食慾,就像要引誘自己把舌頭吞下去一樣。也是,昨天好像沒有進食過呢……

  迅速盥洗後,受食慾支配的身體便搖搖晃晃走至一扇木製房門,甚至沒想到應該先敲一下門,白白短短的小手使勁往前一推──一道如同要將她融化的香味迎面襲來,圍著白圍裙的鵝黃短髮青年正手持鍋杓細細攪拌著湯鍋裡的東西,從莫璃的角度看不清究竟是什麼。

  「醒了嗎?早餐要等一下才會煮好,先洗手去餐桌等吧。」

  男子泰半的注意力仍舊置於手邊那一鍋不斷逸出犯規香氣的食物上,他甚至連些微驚訝的神情都沒有,就像早知道她會這樣一聲不響地推門而入。

  莫璃緊緊盯著那鍋食物,如果光靠視線就能進食,那麼她可能早就已經將它吞吃得一點也不剩了吧,而且還是狼吞虎嚥、毫無形象的吃法……



  遲遲不見女孩離開的跡象,順勢轉身一暼,正巧就被那道有如餓狼看見肥羊的眼神嚇了個正著……

  以令人無法查覺的幅度小小後退了一步。思緒經過一番混沌後,才猛然想起若夏似乎已經很久沒有進食過了。

  「呃……不好意思,那我先盛一碗給妳好了。」

  連說話都變得莫名吞吐,飢餓中的小孩果然是自己惹不得的人物……

  只見眼前的孩子迅速接過他遞去的大碗公,以秋風掃落葉的速度不停將食物往嘴裡塞,快得使他不禁擔心起她到時候會不會嗆著了。

  不出一分鐘,大碗公乾乾淨淨地見了底。若夏雙手將碗捧向他,以無法和剛才狂暴的動作聯想在一起的細嫩嗓音諾諾道:「吃飽了,謝謝你。」

  黑色眼睛像要逸出水般,隨著仰頭的動作盈盈望著自己。

  默默接過碗公,他突然不知道該回些什麼。

  像是吃飽了、心滿意足了,黑髮女孩爬上廚房的一張木椅上,晃著踏不到底的小腳,眼神無所事事地四處亂飄。



  「叔叔,平常都是你在煮飯嗎?」

  突然蹦出的問句令準備菜餚的青年一愣。

  「不是呢,平常這時候我都要準備上課用的東西。」

  「那是平常是阿姨煮的囉?為什麼今天是叔叔煮?」

  眨著黑眼睛,莫璃並沒有特別裝出幼童才會使用的字句與聲調,只是從她口中說出的話不知為何就是有股濃重的小孩味。

  「她剛才去找村長了,等一下妳也會和她一起去見村長的。」

  輕輕提起鍋子,青年轉身回答。隨著他踏向客廳的步伐,鍋裡頭的湯汁居然沒有絲毫漣漪波動。

  「阿姨的名字是諾綈依,叔叔的名字是伊理迪特,以後直接稱呼就行了。」

  若夏一蹬一蹬跟在伊理迪特身邊,黑眸轉了又轉,像在思索什麼事一般。

  「嗯……伊理叔叔?」

  女孩歸納出來的結論令正要放下鍋子的伊理迪特狠狠震了一下。

  「呃……我不是那個意思,嗯……算了。」

  知道自己一向口拙,還是選擇沉默比較保險吧。



  窗外已經被照亮了半個天,初陽泛著朦朧的艷金色從只能略見灰影的山巒邊緣潑灑出一道道劃破暗夜的筆直金光。

  小屋裡圓木桌上的菜餚冒著騰騰蒸起的熱氣,伴著濃厚的食物香味漫盈於簡樸的小廳房。

  清亮的晨曦斜斜射進屋內,讓屋子即使未添分毫燈火也顯得十分明亮,早晨特有的清新感與淡淡的溫馨滋味在伊理擺放碗筷的聲響之中逐漸發酵。

  靠坐於圓木椅上,莫璃靜靜望著籠罩在艷金之下的窟盧塔。

  被這種祥和的氛圍包裹著,為什麼,可以這麼溫暖呢?



  屋子的大門被人輕聲推開,金光瞬間自敞開的門口湧入,頓時扎得令人睜不開眼,但又不可自制地試圖凝視著光芒的源頭,就像被迷眩了一般。

  直到諾緹依再度掩上大門,才猛然眨了眨感到不適的雙眼。

  諾緹依先是對坐在木椅上的若夏笑了笑,而後抬眼對正試圖解下白圍裙的伊理道:「等一下吃完早餐就可以帶若夏去找村長了。村長說,我們兩個都要一起去。」

  走近他的身邊,在方才伊理奮鬥許久的圍裙節上輕輕一拉,白色圍裙應聲從他腰上飄落。

  失聲對他一笑,若無其事地將手上的圍裙摺疊好。

  「我們?」伊理困惑地看著諾提依將圍裙收纳至抽屜中。她剛才說「我們」?

  「嗯,村長說我們兩個都去會比較好,至於今天的課,他建議你最好委屈一點,請一次假喔。」

  她隨手將垂掛於胸前的髮辫撥於身後,說這句話的模樣顯得有些漫不經心。

  諾緹伊知道自己的丈夫答應的機率其實不大。他非常重視教學的工作,有時候甚至還抱病上課,當時為了勸他在家休息,她可真是吃足了苦頭──她終於見識到,原來人可以這麼固執。

  「嗯……」成熟的臉龐微微垂下,右手習慣性置於雙唇上,這是他陷入思緒中時特有的動作。

  伊理順著餘光暼了眼坐在木椅上一語不發、兀自晃著小腳的若夏。

  「好吧,我請假。」

  「也是……畢竟這樣太難為你了……什麼?」

  意料之外的回答令茶色的眼眸大睜。他剛才……答應了?

  不解地看著自己的妻子,他的回答會很令人驚訝嗎?

  「妳不希望我去嗎?」

  「呃、咦?不是,只是……沒有想到而已。」

  茶色眸子快速眨了眨,使長長的金色睫毛顯得特別突出,就像翩翩的金色花蝶。

  「嗯,你要去就好了,那我先上去叫小酷起床吃飯了。」

  恢復為先前輕柔的笑容,長長的金黃髮辫配合著她走向酷拉皮卡房間的步伐一晃一晃,從較遠處看向她,才發現她的身軀單薄得彷如弱不禁風。

  推開房門之前諾緹依頓了頓。

  「若夏。」

  回首輕喚身後的女孩。

  「等一下我跟伊理會帶你去找村長,妳不用太緊張,村長人很和善……」

  「妳一定、一定可以留下來的。」

  最後一句就像是在安慰自己,淨白得透明的容顏閃過一抹不若平時陰柔的堅定。



  莫璃可以從她淡色的眸中感受到那股強烈的情感。

  她真的……那麼希望她留下來嗎?

  望著方才打開、而後再度掩上的房門,心底掀起一股訝異之情和……如悸動般的淡淡溫暖。




─────────────────────────────────

阿,早料到《惡夢》篇一定會很長,哈哈,所以就分批放吧!

這篇可以說是目前最有愛的一篇哪。ˊ口ˋ


窟、窟盧塔好萌!(拇指)(謎:妳的主詞有點奇怪。)

阿阿阿,所以說愛上酷拉皮卡就會愛上伊理嗎?

愛上兒子就會愛上父親這樣?

哈哈,那以後我會不會愛上我的岳父?XD

哎,因為愛不知不覺開太大了,所以這篇會很長。

月魚的心境和篇名不太相符,這真是美夢哪。ˊˇˋ


希望大家也會愛上月魚筆下的窟盧塔喔!XDD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q19920206
  • 這篇我有感受到很濃厚的愛耶~~

    也是有種很安祥的感覺,

    還挺喜歡這篇的.....

    魚~加油呀期待妳接下來的文>.<
  • 小鐘鐘也感受到啦?

    愛真的是多到溢出來勒!

    安祥的感覺真的很棒,輕輕鬆鬆的步調。

    奇犽要到後面才會出現吧,放心,我會給他一個轟轟烈烈(?)的出場XDDD

    奇犽不玩玩真的太可惜了啦~

    小鐘鐘我也等你的ˊˇˋ

    月下魚 於 2008/08/10 20:03 回覆

  • q198905
  • 一種平淡的美好。

    我想,這種美好可以帶給觀文者相當舒服
    的心境。
    一點陽光、路邊的一朵小花,看似不起
    眼,卻是平淡中的美。

    在這種平淡下,可以給角色不經意的習慣
    動作:比如說撓頭、或者快樂時右邊的眉
    毛會抖動一下,思考時摸鼻子,緊張時掌
    心冒汗....我想會讓這畫面更溫暖也更
    有生命。

    可以回想,現實裡的周遭人是否有這類的
    習慣動作~︿︿
  • 平淡的美好阿ˊˇˋ

    個人特別偏好那種感覺吧,很嚮往那種平平淡淡的心境。

    所以周圍的人常說我沒有志氣=口=

    以後想做什麼?
    這個……找個好地方弄個好房子,每天平平安安和和樂樂,過著在草地上看日出看日落的日子就好啦XD

    ……超沒志氣囧

    難道每個人都要立志當總統才叫青春嗎?ˋ口ˊ



    嗯恩,了解花花的意思= =++

    因為那樣會很萌。(掩面)

    可是……不是我藉口多啦ˊ口ˋ

    是這邊真的有問題。

    不是文章的問題,是我個人的問題。

    太萌了,寫到一半我寫不下去……(默)

    光是伊理思考的模樣都讓我爆了好久,逼進爆炸臨界點吧。

    對不起。orz

    謝謝花花的建議ˊˇˋ,我……我會努力克服障礙的!

    花花真是個好人XDDD

    看到花花的回文超HIGH的ˊˇˋ

    多回點吧多回點吧!(喂)

    月下魚 於 2008/08/10 20:43 回覆

  • atina2268
  • 好溫暖~好祥和>ˇ<d

    如果這叫惡夢的話我想每天都做惡夢
    (迷:好偏激的想法啊!)

    我也想吃~伊理叔叔的料理=ˇ=(伸)
    (迷:你眼中只有吃的嗎?)

    民以食為天嘛~=ˇ=

    不過如果我在別人家,很餓很餓的時候也
    不敢這樣看著食物阿(大概)

    要裝的含蓄點,慢慢的吃,吃完再怯生生
    的說:再來一碗XDD
    (此話一出就不含蓄了好嗎?)
  • 我也想阿XDDD

    是說我在思考篇名要不要改了,因為好像有一點點不合……

    哈哈,我在喬喬看XDDD


    我也要吃~~因為那時候很餓,完全能夠體會到若夏快餓昏的感覺。

    唉,要我等,是可以啦!

    不過身體的本能反應是不能阻止的嘎XDDD

    再來一碗好阿XD

    不過如果若夏這樣說,那我就很難寫了= =

    這樣我很麻煩耶XDDD(懶)

    對於吃是不需要含蓄的啦!很很咬上一口才對啦~~

    日本的拉麵就是要吃得越大聲越好唄~~><"

    月下魚 於 2008/08/10 20:47 回覆

  • 紫雲
  • 哈~真美好的家啊~我也要有這樣的家
    又溫暖又和祥,更重要的是伊理叔叔的
    手藝好像不錯喔!看的我口水都快流出
    來了!>0< 哈哈!(貪吃鬼)
    不過小酷的父母人真好~果然小孩是看
    父母的背影長大的所以小酷人也很好~
    還有莫璃真可愛!只要一想像小莫璃坐
    在椅子上晃著小腳的樣子我就....~真
    可愛= ^ =(最受不了可愛的東西了)
    總之接下來越來越精采了~哈~總之請繼
    續加油吧!我可以妳忠實的迷喔!
  • 真的很美好ˊˇˋ

    窟盧塔的大家都是好人,若夏出現的這段期間剛剛好呀。

    這樣寫多半也是依照酷拉皮卡來推斷的吧,畢竟他算是唯一的線索吧。

    怎樣的環境,怎樣的個性。

    孟母大人是這樣教育後輩晚生的。ˊˇˋ



    伊理的手藝好像(?)真的不錯,因為那時候若夏餓昏了,人在飢餓時吃什麼都是美味的。

    其實伊理算是難得一次下廚喔XDDD

    沒什麼經驗就能做出這樣的成品真的很值得讚賞呢。

    哈哈!害我也好想吃ˊˇˋ



    他們人真的很好嘎嘎嘎!

    酷拉皮卡算是他們兩個某些個性的綜合個體吧。

    所以人也很好ˊˇˋ

    小莫璃阿,那一段我也有被萌到XD

    蘿莉~~

    像小腳在這一章應該是她的招牌動作了吧,因為難得能晃腳所以多晃一下嗎?

    反正她晃得開心我也寫得盡興嘛XD



    其實接下來還是窟盧塔的篇目。

    窟盧塔打完之後就沒機會詳細介紹了,所以一定要在這裡一次寫個夠XD

    阿啊!忠實的迷?

    這樣太抬舉我了,這邊還沒有這麼偉大,只是自娛娛人罷了ˊˇˋ

    大家開心笑一笑、看一看,回個言共鳴一下,我就很高興了啦ˊˇˋ

    月下魚 於 2008/08/10 20: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