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章六、若夏(下)



  「若夏?」

  挑高的尾音,女子直覺說出第一個在腦中浮現的名字。

  「若夏?為什麼?」

  位於她身後靜待她抉擇的男子露出困惑的神情,他實在不了解自己的妻子究竟是如何聯想到這個名字。

  「因為……要是她笑起來,應該就會像夏天的感覺一樣吧?所以……」

  像自認自己命名的理由有些單純,清麗的女性面容浮現一抹難為情。

  見了她的反應,青年再度一愣。

  「我……我沒有反駁的意思……」忍下摀額嘆息的衝動,真不知道他們母子倆在這方面怎麼會這麼像。自己說話真的有那麼嚴厲嗎?

  「那就若夏吧,我沒有意見。」

  男子草草做了一個結論,他似乎決定不想再多說話了。

  「若夏?」

  莫璃訥訥開口,她知道他們認為她失憶了,但突然就因此多了一個新名字,還是有點莫名其妙。不過好像打從一開始就很莫名其妙了。

  「是呀!喜歡嗎?以後就這樣叫你好不好?」

  女子盈白的面容再度綻出一抹大大的笑容,如鶯雀般的女性嗓音也因此融進了興高采烈的音調。

  看著女子如此雀躍的表現,莫璃也不由自主點了點頭,甚至連答應後她都還不知道自己剛才究竟做了什麼。

  被認為是失憶,她本人是沒有什麼怨言,畢竟這樣可以省去解釋或找藉口的麻煩。

  但突然就因此要取一個新名字?

  不是她戀舊,事實上她也沒有多喜歡自己原本的名字。只是……

  眼前夫婦倆為她命名的態度感覺好像……唔……也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



  「明天再帶她給村長看看吧。」

  女子起身,斂起方才的笑意,露出較為正經的面容。

  「畢竟這孩子的去留,主權還是在村長身上的……」

  垂落眼睫,首次看見女子微露擔憂的模樣。

  「放心,她一定可以留下的。」青年堅定地望著她,肯定的語氣令人不由得信心倍增。

  但男子的話卻令莫璃一愣。

  留下?

  原來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被眼前這對年輕夫婦認定為是需要留下看顧的嬰兒了?

  有如再次啟動創傷開關,莫璃的雙目望得更遠了。

  也是,畢竟現在她在他們眼中可是「失憶兼受重傷的脆弱幼小女娃」,任誰都不放心她自己一個人生活的。

  縮回小孩的身體,真的、真的令她非常不能接受,甚至比穿越到獵人世界更加令她不能夠接受──她現在已經比較習慣自己在這個世界裡的打擊了。



  「走吧。」

  突然搭上她左手臂的柔軟碰觸令莫璃一驚。

  「什麼?」

  「媽媽要我帶你去我的房間,今天你就暫時睡在那裡。」

  「咦咦?」

  剛從陰鬱中清醒,卻獲得如青天霹靂一般的消息。

  「媽媽說這樣我比較好照顧你。我說過了,你的傷我會負責的。」

  圓圓的亮眼睛認真凝視著她,堅定的眼神充滿了不可推卻的力量。

  「你媽媽?那他們人呢?」

  如大夢初醒一般,莫璃緊張地四處張望。

  「他們剛才都回去工作了。若夏,我先帶你回房間休息吧,你的傷勢需要靜養。」

  陌生的名字使她的反應慢了半拍,等到認出酷拉皮卡指的是自己的時候,身體已經自動跟著眼前的男孩站起身,準備往其中一扇房門走去。

  「可、可是……」

  就算現在他還小,但、但……

  察覺到女孩的遲疑,酷拉皮卡也跟著停下來。

  「房間有床,比較好休息。」像是無法了解女孩遲疑的原因,藍眼睛不解地眨了眨。

  「那你今晚要睡哪裡?」跳脫尷尬的話題,她理解到酷拉皮卡現在對那種事情還不是很了解。

  「我可以打地舖。」

  「不、不行啦!那是你的房間。」

  沒錯,只要堅持這個原因就沒問題了。

  但她沒想到卻引起男孩更大的反應。

  他微彎下腰平視她,藍眼睛裡的堅定更加深了許多,嚴肅的表情令莫璃不禁也跟著認真起來。

  「你的傷,是我造成的。我沒有能力替你包紮,但還是有能力讓你得到較好的修休養品質。只是打地舖,這點事情真的還不算什麼。」

  微張唇,想說些什麼,但她似乎被酷拉皮卡的舉動給嚇到了,什麼聲音也擠不出。

  「你的傷,我一定會負責到底,就不用在乎那些了,好好休息吧。」湛藍的眸彷彿擁有某種無法抗拒的力量,再度無意識地點點頭。



  等到她回過神的時候,已經躺在一張單人床上了。

  臉色一白,她、她居然被一個小孩給唬了!

  該不會連智力也退化了吧?著急地四處張望,甚至出現手足無措的神態。

  「咦?」

  抱著一大團厚重棉被的酷拉皮卡正巧走至門口。

  「你要趕快睡覺才行,這樣傷怎麼會好呢?」

  儼然擺起一副好爸爸的模樣,小酷拉皮卡一邊跪在地板撲著棉被一邊說。

  看見酷拉皮卡進門,臉色再度一白。

  莫璃乾脆轉身閉上眼,她似乎注定會被這家人吃得死死的。



  鑲在床邊窗口外的天空已經隨著先前流逝的時間而染上嫣紅,是與她失足時一樣瑰麗的落日。

  望著窗口,身後酷拉皮卡舖地的沙沙聲成為唯一的背景音效。

  心底升起一股愧疚,她並不是排斥窟盧塔,也能夠感受到他們對自己的善意。

  但她所想要的解脫不是穿越。因為如果人生再重來一次,她還是這樣的莫璃。

  望著天際失焦的黑眸緩緩閉上。也許……也許明天一醒來就沒事了吧?

  抱著這樣的想法,連原先身後明顯的沙沙聲也跟著遙遠起來,墮入令一個不可知的黑暗。




─────────────────────────────────

唬爛結束,想殺我的可以來了。

我知道我很唬爛,所以各位對於這一章也唬爛的看過去吧。

對於一隻只能靠鰭打字的魚不能太苛刻不是嗎?

最近發現自己越寫越糟,深思結論是我的愛變小了的緣故。

嗯……想要把獵人重看一遍,各位認為呢?

我要整若夏,她的莫璃把我害慘了。orz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紫雲
  • 該怎麼說呢!我超愛她的故事發展的我
    也好希望可以像莫璃一樣掉到另一個世
    界裡(要掉當然是然到彩雲國物語
    囉!),
    不管用什麼辦法,就算是要我跌個頭破
    血流也沒關系(有點..)。
    不管怎樣我想趕快看到下一集><因為這
    是我最愛的故事發展~接下來到底會怎
    樣呢?><快讓我看吧!
    PS:[比起莫璃若夏比較好聽喔!有
    種...感覺~言語無法表達^^
    ]
  • 哈哈,你終於來啦XDDD

    潛水大王是也~



    謝謝你愛它的故事發展,可是其實目前好像也沒什麼發展可言耶XDD

    你真的想要跌到頭破血流嗎?啊,動漫迷的執著還真是恐怖嘎!

    那改天我去你家把你從樓梯上推下來好了。

    不過後果請自行負責XDD



    莫璃還會再適用一陣子,接下來應該就會以若夏居多了吧。

    其實我也比較喜歡若夏XD,因為她比較好寫,想怎麼搞笑就怎麼搞笑。


    謝謝你的支持ˊˇˋ

    月下魚 於 2008/08/05 16:13 回覆

  • q19920206
  • 魚文章我看完有點難過的感覺,

    我有感受到若夏那種悲哀的滋味耶~

    不過小酷拉皮卡真的感覺好貼心、好可愛

    唷~雖然說奇犽也很可愛.....〈小聲〉

    繼續加油打文~~

    我一定會常常來看妳的文的〈微笑〉
  • 真的真的?

    我一直很擔心因為愛不夠而讓文章有種做作的感覺。

    怕寫出來的悲傷讓人覺得不真實。

    阿阿,有感覺到就好~(拭淚)



    小酷拉皮卡很可愛對不對!

    嘎嘎嘎!寫到他偷偷哭泣的那段我整個在尖叫,阿阿阿,酷拉皮卡你這麼萌是犯罪阿阿啊!

    他真是個貼心的乖小孩,單純的感覺果然最適合他了ˊˇˋ

    咳嗯,後面接的那句可以不予置評嗎?(遭踹)

    哈哈,沒有啦,奇犽也很可愛,貓犽也很誘人(?)呢。



    阿阿,感覺真是受寵若驚阿!囧

    因為我知道小鐘鐘是很忙碌的。

    我也會常去翻你的文看,你也要加油XDDD

    月下魚 於 2008/08/05 16:1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