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章五──若夏(上)



  「所以說,這孩子是小酷從森林裡『撿』回來的囉?」

  一位金髮女子蹲下身,淡茶色的眸子正好奇地望著莫璃,長長的頭髮璀璨得好比自天空灑下的金黃陽光,而那頭亮麗的長髮此刻正以編梳成辮子的姿態從頸後垂放置胸前。

  莫璃呆坐在一張木椅上,受傷的右手吊著石膏與三角巾。

  她的手在事後證實確實是骨折了沒錯,但不是先前自己預測的「輕微骨折」,而是「完全性骨折」。

  換句話說,就是自己手臂的骨頭被還不到十歲的小酷拉皮卡活生生一腳踢成了兩段,更恐怖的是,當她被酷拉皮卡帶至眼前這兩位大人的面前時,他們對於她的傷勢完全沒有驚訝的神色,甚至還聽見「你是不是手下留情過了,小酷?」之類小聲的評語。

  「還好妳那時有用手擋住,不然……」蹲在她面前的金髮女子偏了偏頭,未出口的話語呼之欲出。

  不然現在爆的就是她的頭是嗎?

  偷覷了眼自方才講述完他們相遇的過程後便不發一語的酷拉皮卡,他默默立於一位青年身旁,雙眼緊緊盯著腳前木製的地板。如果只是單純看到他現在面無表情的模樣,肯定無法將他和「小型凶器」畫上等號。

  身體忍不住抖了一下,她的手其實已經沒那麼痛了,但只要一回想起當時猛烈的衝擊,還是會不由自主打從心底發顫。



  她現在正在一間不算大的木屋裡,小小的簡樸客廳擠了包括她在內的四個人。

  莫名地眨了眨眼,一直到現在她還是不太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她還記得她是在宿舍前的樓梯上「不小心」摔了下來的,而照理來說醒來後不是出現在醫院的病床上,不然就是天堂或地獄的門口。

  不管出現在哪裡,就是不應該出現在這裡才對!

  雙眼再度呈現呆滯狀態,這種逃避現實的表情已經在她臉上出現了無數次。

  縱使目前發生的事再怎麼真實,她就是無法坦然接受。

  突然佩服起一些穿越小說裡的主角們,他們適應得是如此迅速,馬上就能夠融入那個世界之中,最後甚至還成為那個世界一等一的強者。

  目光再度放遠,自己大概是永遠無法做到那樣的境界吧。



  一道撫上臉頰的溫柔碰觸將她的思緒拉回。

  「真像呢……」

  金髮女子望著莫璃,如此近距離的觀察,莫璃發現女子的肌膚與另外兩人相較之下顯得白皙許多,幾乎讓人有種半透明的錯覺。

  「小酷,她真像你小的時候呢!一樣的圓臉、一樣的大眼睛,連紅得像蘋果的臉頰也都一模一樣呢!」

  淡茶色的眸子覆上一種名為溫暖的情緒。

  透過女子淡色的眼瞳,莫璃可以清楚看見自己小一號的身材和圓潤如幼童的小臉,她甚至還能藉此看見六歲不到的小酷拉皮卡晃著圓圓的臉蛋衝著自己甜笑。

  一股無力感再度襲上心頭。她差點忘了,除了不知身楚何處外,她的年紀也因不明原因縮減了十年左右。

  她可以約略推測出自己的身體現在應該是處於六歲左右的狀態──她在進國小就讀前都留著一頭長至腰間的黑髮,而現在那頭許久未見的長髮正如同宣示什麼一般披覆在背部。

  就算已經不太記得自己幼童階段的模樣,但那頭長髮是她無論如何也忘不了的。

  看著自己晃呀晃踏不到底的小腳丫,那股無力感似乎更濃厚了。為什麼不乾脆把她變成洋娃娃算了。

  在她陷入低潮的同時,從一開始就靜靜立於酷拉皮卡身旁的男子也開了口:「不過,小酷,你這樣做還是太危險了。」

  和身旁的酷拉皮卡一樣湛藍的眸子認真看著金髮男孩。

  他們父子倆一大一小站在一塊,不禁令人有種時空錯亂之感。他們最大的差別大概就是身為父親的青年有著的是一頭柔和淺鵝黃的髮色。

  「如果真是那些人的設計,那你現在很有可能已經遇害了。」

  成熟端正的臉龐嚴肅地緊繃著,微皺的眉宇再再顯示他心中深厚的關心。

  酷拉皮卡仍是默默低著頭,金黃髮絲覆蓋住泰半的面容,看不清他的表情為何。

  「假使你真的出了什麼事,我和你媽媽都會很難過的……」

  眼神中的擔憂濃得化不開,搭在酷拉皮卡肩上的手似乎也因為內心的激動而施上了些力道。

  「我知道……」

  金髮男孩終於發出聲音,缺乏起伏的聲調細細傳出,他依舊沒有將頭抬起。

  見了男孩的反應,青年先是一愣,隨後立即露出懊悔的神色。

  困擾地搔了搔頭,淺鵝黃的短髮頓時被撥抓得有些凌亂──其實自己並沒有想要責怪酷拉皮卡的意思呀。沒想到居然會失常得這麼嚴重……

  輕嘆口氣,彎下身將沉默不語的男孩柔柔抱起。

  「我知道你的苦衷,換做是我,應該也會採取和你相同的應對方式吧。」

  隻手揉了揉懷中男孩金黃的短髮,方才嚴謹如冰的藍眸倏地化為粼粼波光,如夜下的平靜海面一般沁人心脾。淺笑浮上唇角、含笑輕聲道:「但你只是個孩子,當時又是隻身一人,我們聽到這種事發生當然都會擔心。」

  原先蹲在莫璃身邊的女子早已站起身,朝抱著酷拉皮卡的男子微微一笑,像是嘉許也像是肯定。



  所以先前她一直被誤認為是破壞他人家庭和諧的惡人是嗎?

  莫璃無聲嘆了口氣便往身後的椅背靠去。

  那麼一開始不要把她帶回來不就行了,繼續躺在那座森林裡應該也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看著他們的互動令她有種惆悵感。自己從來不曾得到、甚至曾經將其視為最大願望的,在其餘人身上是發生得如此頻繁。

  說不怨、不妒是騙人的,但又能夠如何呢?

  失落感一閃即逝,就像早已訓練過無數次般,那股情緒波動立即被下意識覆蓋住,象徵無情緒表現的空白表情完美呈現在臉上,令人察覺不出此刻心境。

  只是她沒有想到過,沒有表情也是一種呈現內心情緒的表情。



  「那麼……這孩子該怎麼辦?」

  最先回過頭的是那位金髮女子,如蝶翼的眼睫搧了又搧,在轉頭望向女孩的剎那,她好像看見有什麼情緒出現在她空白的臉上。

  只是出現的速度短得令她懷疑是不是自己的錯覺。

  「聽小酷說她好像失憶了,應該不會有錯吧?」

  男子放下酷拉皮卡,眼神恢復為一開始的平靜無波。而被放下的後者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抹了抹眼睛。

  「應該……吧?」

  女子望了眼什麼情緒都看不出的莫璃,那種空白漠然的眼神並不是想裝就能裝出來的。不是失憶,不然就是受到什麼重大的打擊。

  「這樣就更不能放她一個人不管了。」

  平靜的藍眸看進莫璃眼底,他與他的妻子一樣,看見的是一片無機質的荒漠。

  「如果說,她是被人帶上山丟棄的呢?」

  金黃的柳眉緊皺,朝面前女孩投去的盡是滿滿的愛憐。在心底某一種被稱之為「母愛」的情緒已然悄悄被勾起。

  「真是如此的話,那她恐怕連怎麼回去都不知道吧。」

  湛藍如晴天的眸也刷上層黯然,成熟磁性的嗓音不自覺放柔許多。

  兩人同時轉頭互望一眼,在彼此眼中看見了相同情緒後,不約而同相視一笑,就像在方才短暫的幾秒內就達成某種只有兩人才能夠了解的共識。

  最靠進莫璃的金髮女子再度蹲下身,始終帶笑的面龐多了種肯定,望著莫璃的眼神似乎更深厚了些。

  「總要先取個名字吧?不然未來相處的日子該如何稱呼呢?」

  女子回首望向自己的丈夫,如欲尋求肯定般朝他坄以一記詢問的眼神。

  青年回以一個同意的點頭──男孩的名字歸他取,女孩的名字則由她負責──這是在酷拉皮卡出生前他們共同的約定。

  一朵發自內心的欣喜笑容自她唇邊綻開,將視線調回仍屬幼童年紀的黑髮女孩,斂起愉悅的笑意,淡茶色的美眸認真凝視著莫璃。

  一張娃娃臉透著淡淡的粉紅,偏焦糖色的黑眸因為她的凝視而出現不知所措眨動,像被人盯得不自在了,女孩乾脆把頭偏向一邊,微微上勾的黑眸轉向一旁的地板,但臉上的紅暈似乎加深了許多。

  就算出現了緊張和害羞的情緒,但乾淨的面容上仍是尋不著一絲笑容。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憐海
  • 不知道為什麼我看到那句"不然現在爆的
    是他的頭是嗎?"
    我笑了XDD
    我知道我笑點低~︿︿
    別介意阿~
    果然要攻酷拉皮卡(?)就要早點認識才
    有機會阿=ˇ=
    因為很搶手,所以要早點定下來(迷:訂
    婚嗎?)
    不好意思……我在說我自己的文
    m(╴ ╴)m
  • 沒關係,那個是笑點沒錯XDDD

    個人打上那一句時也是笑了好久,咱們一起笑點低吧。


    噢,其實去窟盧塔只是想讓她被踹兩腳而已。(謎:不是吧?)

    哈哈,不過我在自找苦吃啦,窟盧塔好難寫=口=

    這邊沒有想要讓若夏和酷拉皮卡配對的意思呢,她那麼蠢,怎麼可能配得上?XDDD

    要的話也只有到暗戀、暗戀!哼哼!

    要是她敢逾越她就死定了!

    (謎:這種作者=口=)


    目前願景是以盡量不牽涉到愛情為主,但曖昧和單戀事宜一律不歸為愛情考量。

    有時候這也不是我能控制的阿,常常不知不覺就跟她妥協了……

    但我以酷迷身分發誓,絕對絕對不會讓她太過分的!

    所以小海大可放心這樣ˊˇˋ

    月下魚 於 2008/08/03 19:49 回覆

  • 憐海
  • 沒有配對嗎?
    阿~反正穿過去的應該不可能發生什麼事
    才對……
    我家織雪是獵人裡面的人物阿,就沒顧慮
    了=ˇ=
    不過在打的時候還是會有點怕怕的= =

    我發誓我已經刪掉很多了(發誓手勢)
    因為想看自家女兒過的幸福嘛~
    有點像把自己寄託在織雪身上,她得到幸
    福就像自己得到一樣ˇˇˇ

    窟顱塔真的很難打~"~
    因為不知道到底發生過啥= =
    是說我那篇楔子的時候稍微打了些刀光劍
    影之類的。
    後來小酷君進入幻覺的時候我邊看邊
    打……
    怎麼會有馬蹄聲=口=?!
    幻影旅團的騎著馬去殺人?
    還是窟盧塔的馬?
    糟糕,楔子沒打到有馬跑過去= =
    已經來不及了= =
    現在想想怎麼有點好笑="=?

    那個阿~那個阿~
    我覺得笑點低是件好事呢~
    能比笑點高的多笑一點︿︿*
    人家說多笑多健康嘛~(之前電視好像有
    報)
  • 穿過去不會發生事情喔?

    我不知道耶ˊ口ˋ

    因為目前我所看過的穿越文中,好像幾乎每一篇都有發生事情……

    偶爾還可以看到幾次激情的畫面……

    阿,說溜嘴了。XDDDD


    嗯嗯,有時候看著主角快樂自己就有快樂的感覺。

    畢竟主角是自己辛辛苦苦想出來的嘛,雖然有時候很機車,但畢竟還是自己的女兒。


    阿,這邊是因為和平的時光總是特別難寫的緣故,可是又不能草草跳過(謎:是你不想那麼早結束這段吧?),在時間和劇情豐富度的拿捏上需要好好琢磨一番。

    哈哈,不知道發生過啥就自己亂想吧XD

    我作者,說啥就發生啥XDDD

    可是要稍微評估一下可信度倒是真的。



    唉,鬼迷心竅杉那段我也是認真看了好多遍。

    有火,恩,我有寫全部燒起來,沒有BUG。

    有刀,恩,窟盧塔用雙刀的,沒有BUG。

    有馬,恩……

    恩……

    可惡,我預設的場景是臨海的高山耶!

    馬是平原的動物嘎!就算高原的也應該是氂牛才對吧?

    不對,萬一換成氂牛的話不就太破壞畫面了。囧

    還好滅族詳情我這次不會打太多,而且獵人世界嘛,有可以生活在高山上的馬也不是什麼新奇事了。

    所以就給他這樣唬爛過去了。XDDD

    我就是喜歡濱海高山你咬我阿~~(遭踹)



    大笑好阿,會讓心情愉快的說ˊˇˋ

    每天能讓自己快快樂樂的不是很好嗎?

    一樣都是生活,就看你是要陰沉過每一天還是要面帶微笑過每一天。

    月下魚 於 2008/08/05 15:43 回覆

  • q19920206
  • 第五章出來耶~←〈相較之下我真的打得
    很慢〉

    看著妳打的文有著安祥的感覺.....

    繼續加油呀,期待妳的文~~
  • 小鐘慢慢打ˊˇˋ

    打得開心才是最重要的。XD

    畢竟愛是文章最重要的一點嘛。



    安祥?真的喔?

    個人是沒什麼感覺啦,為什麼會安祥勒。0.0?

    想不透耶ˊˇˋ

    個人對於第五和六章的評語並沒有很高,因為那時候的愛剛好變小了。



    小鐘鐘,我也期待你的文呀!

    你也要加油喔!

    月下魚 於 2008/08/05 15:45 回覆

  • atina2268
  • 我是覺得穿過去的,畢竟不是那個事件的
    人,總有一天會回去啊~

    應該……比較……不會……吧!阿……
    嗯!大概……(心虛)


    臨海的高山大好啊ˇˇˇˇ

    不用擔心住在高山上的主角不知道大海
    (?)

    其實很多同人文都以山地來寫窟盧塔(我
    也是ˇˇˇ)

    看到馬以後種個都囧掉了……

    馬?哪來的馬?!為什麼會有馬?!!

    到底在哪阿……窟盧塔= =

    只要告訴我地形就好了啦ㄒ口ㄒ
  • 老大,就是因為不是那個事件的人才敢亂玩(?)哪ˊ口ˋ

    很多人都是抱著玩弄美男的心態寫穿越的,其實也沒什麼不好啦!

    看三大美色被玩,說實在,我還挺爽的XDDD

    目前的獵人穿越(其他的我不敢說)大概就是分三種類型,第一種在台灣最普遍的是有私心、讓主角和自己最喜歡的角色在一起的,這種的比較專情吧,也可以算是用情比較深一些的吧。

    第二種在大陸寫手的文中比較常出現,是包羅萬象吃盡天下美男子,最好是每一位的芳心都緊緊握在手中,主角是人中之人,念能力也是念中之念,操弄一切的女王。

    第三種是純冒險的,純粹想要寫獵人,對每個角色描摹出自己的感受,喜歡獵人的劇情,進人深入其中,以自己的眼光看獵人。

    這種的通常會比較注重在描摹劇情和抒發想法上面吧。不過比較少見就是了ˊˇˋ



    因為高山才有隱居的FU啊XDD

    感覺上窟盧塔就應該要在高山才對嘛!

    如果是在平原之類的地方就太沒氣氛了!

    所以說所以說!這時候就是同人女出馬的時候啦!

    哈哈!大家所不知、劇情或細節沒交代清楚的,就交給我們來想辦法解決吧!= =++

    反正最後認不認同是看個人啦~

    月下魚 於 2008/08/10 18:26 回覆

  • 憐海
  • 老實說我比較討厭第二種的說~
    雖然自打字的偶爾也會因為私心,讓女兒
    變的太完美(或總受)
    不過我承認我有努力在改阿Q口Q
    那種很神的通常我都不打出來=ˇ=

    看自家女兒很神感覺還好,看到別人的過
    於完美或是太有魅力(?)
    就會很抓狂,而且寫成那樣很容易扭曲主
    角,會有種看不下去的感覺= =

    老實說我也很怕有人這樣說我的文啊……
    打文的時候要注意好多……好累啊= =

    第三種有想要寫寫看呢~
    還是覺得第三種比較適合穿越吧……(個
    人想法)
    恩~"~我也想寫篇穿越的文呢~
    管他穿過去是失意的還是知道全部劇情
    的,反正就是想寫回歸現實後的失落感
    (喂!)
  • 第二種阿……

    有一種霸氣的美感呢……

    這可以算是對岸人民一個很重要的特質吧。

    霸氣、自信、追求強者之最。

    因為他們能出頭的機會太少了,一定要強,不然永遠沒有翻身的機會。


    其實主角只要將她的個性塑好就OK了,不一定要強,只有個性有趣、有吸引人的地方就夠了。

    這是我閱讀《暴走之歌》之後的心得。

    暴走之歌的每個角色都很吸引人,尤其是兩位主角。

    雖然不是最強的,武藝不是最精湛的,但是因為生動有趣的個性,賦予角色生命和吸引力。

    所以說愛還是最重要的吧……(目)


    這種金手指文章有很多,不想看的人就會自己關掉,心情好的時候就會拿起來當消遣。

    當成消遣有種殺時間的效果這樣。


    第三種大好= =++

    不過那要突破慾望阿……(遠目)

    每個人的文章多多少少都一定有私心,只是重和輕之分罷了。

    要道完全撇除對角色的私慾,純粹熱愛劇情……

    這……孩子,你出家了嗎?(毆)


    雖然目前還不太可能找到百分之百純愛劇情的作者,但有一些文章是著重劇情的百分比很高的,其實這樣就夠了啦!

    要是完全沒有私心,那我看起來也會覺得怪怪的XDD


    憐海想要寫穿越啊?


    要想穿過去的過程和原因很機車。(這傢伙現在在抱怨)

    每個人想寫穿越的原因都會有些許的不一樣ˊˇˋ

    總之有愛就好了,重點是有愛的文章啊!

    月下魚 於 2008/08/12 20:52 回覆

  • 憐海
  • 其實阿~
    我個人覺得阿~
    由難度來訂的話應該是312吧!

    畢竟要隱藏私心事很困難的事= =+
    我的愛很自私啊~(迷:又很貪心?)

    老實說已經有些想法了呢ˇˇˇ
    穿過去的方法和原因和結局ˇˇˇ
    裡面的故事嘛~毫無頭緒(燦笑)
    最近沒辦法想太多ˇˇˇ
    要考試了= =
    我的生日會毀在考試上阿Q口Q(迷:你
    離題了= =)
    阿魚魚最近好像也挺忙的?
  • 大家的愛都很自私呀!(擺手)

    愛不自私的話就稱之為傳說中的「好人」。(踹)

    當好人在這個世代是很悲情的呢。(遠目)



    原來已經有些想法啦,是說憐海現在的那篇就已經有點穿越的味道了呢。(笑)

    穿過去的原因要既不落俗套又要有憑有據,之前就卡在那裡很久了說。

    因為這邊不想要隨便編個神出來,原本連月魚都不會出場的。(笑)

    內容當成是享受就好了,其實小海慢慢想,早晚都可以想到的啦!XDD



    考試嗎……(目)

    孩子,你好好加油。(拍肩)

    這讓我想起有國中時有一次酷拉皮卡生日正好碰上學校大考,後來那天我決定要以個性COS他一整天。XDD

    感想……超累的。囧

    酷拉皮卡不好當阿……(嘆)



    最近事情挺多的,而且又快開學了,這邊也要準備做個收心操了。XDD

    月下魚 於 2008/08/14 19:3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