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章三、不明所以〈上〉



  一陣沙沙聲從遠處橫掃而來,由小而大,由大至近在耳畔。

  感覺上像昏睡了很久,而且久得香甜,沉到連一個夢境都沒有遇到,甚至連醒來時都還有點昏昏沉沉的。

  微瞇起眸子,努力適應燦金的陽光。

  天空很藍,就算只能從一叢叢樹的枝葉間窺見到藍天的一小部分,還是能藉此感受到一整片天空的蔚藍。

  「唔……」

  眨了眨眼,感受著風在樹林間的奔馳,撩起花草樹木們的共鳴。

  沙──沙──

  原來睡夢中聽到的聲音是這個呀。

  各種花香和草香揉合在風中,淡淡的、細細的,是一種過去從未體驗過的味道,但又是如此自然和諧,就像空氣嗅起來就應該像這樣。



  翻了個身,原本想要順著濃厚的睡意繼續在這片樹林裡沉睡下去。

  但一道挾帶強烈殺氣的湛藍視線從她醒來時就一直毫不保留地緊盯著她不放,濃厚的警戒意味,就算不正眼對上仍舊可以隔著背部明顯感受到來者不善。

  不情願的坐起身,直接朝不停散發敵意的人望去。

  那是一位小男孩。金色髮絲在斑駁的樹影下映著不均勻的色澤,如天空般的湛藍眸子一眨也不眨,不敢鬆懈地盯著仍坐在地上的人,稚氣的臉龐違和地緊繃著──若是肯綻出一絲笑容肯定能萌殺不少正太控。

 一身長至膝蓋的藍色民族風袍子上繡著深黃色的花紋,其內罩著的則是白色長袖和長褲。啊啊,很明顯是一個充滿民族風情的純真開朗型小正太。

  但是莫璃發誓,她這輩子從沒有愣得這麼徹底過。她相信這世界上……不,在眾人所知悉的範圍內只有一個民族會穿著眼前這種衣物──傳說中的窟盧塔族。

  該死的恐怖啊!這裡是哪?為什麼那個「傳說中」、而且照理來說根本不可能存在的族群會出現在她的眼前?

  她沉默了,故作鎮定的表情讓她看起來也許像是在對眼前的男孩戒備,其實是她愣了,徹徹底底地愣了。



  「你是誰?」緊蹙細緻的眉,男孩一開口便是一個難以令人回答的問句。

  璃仍保持戒備(呆滯)地看著他,眼前的金髮男孩說出了她目前最想問的問題之一。

  「你到底是誰?」

  見眼前的闖入者沒有任何回答的反應,男孩加重說話的語氣:「該不會……是那些想要火紅眼的人吧!」

  敏感的三個字一出口,金色短髮的男孩所散發的敵意明顯加重了許多,水亮的湛藍眸子雖然沒有如傳說中那樣盛滿奪目的紅,但還是可以從中感受到一簇簇具現化般的火焰。

  原來念能力的系統別從小就看得出來呀……



  一陣強風吹過,刺得震驚到甚至忘眨眼的莫璃一陣酸痛。

  「我……?」

  莫璃好不容易終於回過神,但就在正準備吐出回應的話語時再度愣了愣──自己的聲線……什麼時候變得如同小女孩般纖細了?

  看見莫璃再度沉默的反應,男孩也不得不放出最後的警告:「我真的不想對你動手,但如果你再不回答我,我就只好把你和那些人視為同夥。」緩緩從背後抽出雙刀,那種小心翼翼又認真的眼神,好像似曾相識……

  「看在你年紀還很輕,直接講了,我就當作今天沒有看到你,但如果以後再讓我發現,就不只這樣了。三秒!」

  年紀輕?

  莫璃睜圓了眼,就算自己生得一張娃娃臉也沒有誇張到被一個正太看成是比他年紀還要小吧?

  瞬間將剛才的莫名熟悉感全數拋在腦後,急急想站起身。

  開什麼玩笑!她才不要白白被一個小鬼誤認成小孩子。

  在過於猛烈的起身後,璃聽見了鮮明的一陣「刷──」。一陣驚愕,才猛然發現自己下半身的衣物早就已經滑落在地。

  愣然望著躺在自己腳邊的深藍色學生裙,璃的思維呈現當機狀態。

  淺藍色的上衣垂掛在她身上,長長的袖子覆蓋住了手掌,隨著風盪呀盪呀,像電視上的索命女鬼一樣。而滾著水藍色邊緣的下擺甚至低於膝蓋上緣。

  機械式地慢慢仰起臉,差不多到達六十度仰角的同時,她赫然發現一個重大的事實──眼前的小男孩,居然足足高了她一顆頭!


  小男孩胡疑地看了她一眼,他只覺得眼前這位擁有一張小巧娃娃臉的女孩,臉色突然變得十分蒼白,就像剛受到重大的打擊一樣。

  該不會……是自己嚇到她了吧?

  眼神一柔,下意識想伸手觸摸她那頭黑髮好安慰她受到驚嚇的心情。

  但欲伸出的手猛然一頓,小男孩用力甩了甩頭,立即抹殺自己方才生出的同情心和憐憫心──莫名出現的女孩、而且從剛才到現在都肯不告訴自己她的來歷。

  非常有可能,不,幾乎有百分之九十的機率是那些貪得無饜的人們所設下的陷阱。畢竟窟盧塔這個地方,從來就不是什麼開放的觀光景點,而且更不可能是那種走失孩童會出現的地方。

  再度望了眼女孩發白的面龐。

  應該是百分之九十……吧。

  好吧,也許是百分之八十的機率……


  內心正激烈地交戰著的男孩,冷汗細細從稚嫩的額間和頸間泌出。

  是敵人?抑或只是普通的孩童?

  握著雙刀的手用力緊縮了下。

  那就試一下吧!算是最低程度的試探。

  男孩眼中沒有了猶豫,右腳向後一放便擺出了備戰的姿勢。

  「已經超過三秒的時間,我有資格把你當成敵人看待,不管你是不是那些傢伙,我都不會手軟的。」

  語畢,前腳一弓,便如同箭矢一般朝女孩站著的地方飛衝上前。

  只見金髮男孩的攻勢迫在眉睫,璃才猛然想起那股熟悉感究竟是從何處出現的──獵人的最終試煉,在酷拉皮卡與西索的對決中,那位背負仇恨的金髮少年當時的認真的神情,幾乎和眼前的金髮小男孩衝上前的氣勢一模一樣。

  這……該不會是卡到陰吧?

  不,現在探討的重點似乎不應該是有沒有卡到陰,而是……

  璃不知所措地望著離自己只距離幾步、而且來勢洶洶的男孩。啊啊,該不會等會要打起來了吧?

  迅速出現在莫璃面前的男孩順著衝勢一抬腿,朝著她的右肩踢去,但卻被莫璃本能地往後一跳驚險躲過,但男孩眼中沒有踢空的驚訝和惱怒,順著踢腿的力道在空中一翻,另一隻腳在著地的同時向後劃了一個漂亮的半圓。

  而躲避不急的璃只能夠以雙手交叉硬擋。

  「啊!」一聲驚叫聲短促而尖銳,但也僅只一聲。

  璃用力緊閉著雙眼,死咬著牙,全身的肌肉緊繃到出現陣陣酸痛,指甲深深掐進手掌的肉裡,而她卻渾然不覺,因為此刻,正有一股如小砲彈力道的攻擊狠狠擊中她用來防禦的手臂,疼痛藉著神經迅速傳遞至腦部,除了手臂的痛楚外,她幾乎感受不到其他的知覺。

  直到她的身體因過大的踢擊而被迫從原地飛離至五公尺遠的泥土地上,與地面猛烈的撞擊分散了手臂的疼痛,但也使她疼得一時坐不起身。

  依手臂這種痛法……說不定還輕微骨折了呢……

  莫璃仍舊死咬著牙,說什麼也不願再哀嚎出一聲,眼睛蒙了層淡淡的水霧,但眼框四周卻也沒有任何濕潤的痕跡。

  微微上挑的大眼睛不若先前的空洞與迷茫,反而化作千萬支銳利的箭矢,一瞬也不瞬地盯著使她現在落得如此下場的男孩。

  但眼神中的箭矢不是怨恨的箭矢,反而像是在質問他「為什麼要攻擊我?」、「我做錯了什麼?」……

  男孩的臉色並沒有比莫璃好上太多,雙腿一軟便跟著跌坐在地上。

  不該下手、不該下手的!

  不管是不是那些人的同夥,她還只是個孩子。

  金色髮絲覆蓋住了清秀的面龐,肩膀順著一次又一次用力的呼吸大幅上下起伏。他不累,只踢了兩腳,照理說應該是連大氣都不會喘一下,只是……

  他的頭更低了,不敢對上那位被自己傷害的女孩的眼神。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q19920206
  • 嗨囉~~

    我過來看文囉~~

    嗯.........

    那個我的文可不可以晚點寫.......

    沒有靈感啦~~←〈逃避現實的話〉
  • 你來啦~

    等你好久了說~~鐘鐘~~~XDDDD


    文?呵呵呵呵呵……

    晚點是多晚哪?ˊˇˋ

    沒靈感哪……打電話問你女主角想要什麼劇情吧,他應該能提供一些靈感這樣。

    電話號碼?你是作者應該是你知道阿,怎麼會問我勒?

    月下魚 於 2008/07/23 22: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