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緣章一、放逐〈上〉



  暖色調的斜陽以一種傾斜的姿態吊掛於天邊,帶著橘黃顏色的餘暉撒遍了整個校園,使得以象牙白為主體的建築物也因此鍍上了層迷濛的暈黃,如醉一般。

  餘燈未熄的教室仍逗留了幾個學生。其中有捧著書認真閱讀的,也有趴臥於書桌上靜靜休憩的。

  一手拉起甫收拾完畢的書包,在走出教室門口前回首望了眼剩餘的人。像感受到注視的目光,一些埋首書堆的人抬頭朝門口笑了笑,但盈了笑意的眸仍掩不住深厚的倦意。

  「璃,你要回去了?」離門口最近的一位同學開口表示關心。

  「是呀,今天晚上有兩堂家教,要提早回宿舍準備。」開口者露出了平時的笑容,語調輕鬆得不像是一個正準備大考卻還要抽空上家教打工的學生。

  見了她態度自若的笑容,連原本無精打采的情緒都一掃而空,詢問者也回給她一個笑容:「記得不要太累了。」

  只要看到璃的笑容,就好像不管碰到什麼事都不用怕一樣。目送著她離開門口,教室內又恢復原先除了呼吸聲與書頁的沙沙聲外,空洞得堪稱死寂的空間。



  這裡是一所私立女子高中,正確來說,是一所私立貴族女子高中。

  雖然名為私立,但由於入學前必須通過學校額外的測驗,所以校內學生的素質一直以來都是備受外界肯定的──就算說大考成績身躋全校前三十名的高三生,已經可以算是一個足以保送全球前五大志願的準大學生也不為過。

  簡言之,就是一所金錢、權利、能力都須兼備才能核准進入的學校。

  莫璃,身為這所貴族學校的一份子,其家庭背景想必也是不容小覷。

  璃的母親是商界有錢有權的女強人,而父親是少數能在有生之年就享譽全球的知名藝術家。

  擁有看似如此完美的家庭組合的她,一直以來,臉上都是掛著如方才般足以使人感染上愉悅的甜美笑容。

  唯一令人想不透的,就是自從她有能力賺錢後就再也沒有碰過戶頭裡父母匯來的生活費。她寧願靠著自己的雙手、用自己照理來說應該惜如千金的時間打工賺取金錢。

  「反正早晚都要長大嘛!就早點獨立囉!」詢問她原因的人往往都會得到她這樣半開玩笑似的答覆。而較深入認識她一點的人都知道,她一直都是個獨立的人。

  從她的父親選擇自由而離開家庭和愛情;從她的母親選擇逃避痛苦全心投入職場;從她自幼年以來就以不停變更的托育中心為家;從她看清自己是個獨立的個體,而他人,不過是隨時都會離去的過客──唯一能依賴的,就只有自己。

  璃,取其名真正的含意,便是當年她母親對她父親無言的控訴──離。只是她沒想到,居然也因此在無意中決定了她與璃之間的關係、甚至於那女孩未來的際遇和價值觀。



  今天的風,很強。

  走回宿舍的路上明顯感受到那一陣陣以著強勁力道橫掃而來的狂風,吹著橘紅天際迅速飄去的雲彩,吹著順勢捲起而混著些許沙塵的枯黃葉片;吹著不停鼓舞飛揚的深藍色制服。

  大理石走廊淨亮得映上一抹高挑身影,一步、一步,打著固定的節拍,藍色學生裙翻飛著,而即背的黑色直髮也隨之朝同一處飛起。

  除風聲外,一切都顯得靜謐,是一種恬靜的孤寂。

  順手攬了攬黑色直髮,她從來不認為自己的處境是可悲的,比起那些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的悲劇人物,她似乎幸福得多。對於自我可憐的做法,她只知道自己連悲傷的資格都沒有,不然對於那些處於悲劇之中的人就太不公平了,不是嗎?

  黑暗和憂鬱對她來說是有罪的。



  以不快不慢的步伐走過一條又一條深不見底的長廊,一個轉彎,宿舍的門口便出現在眼前。

  宿舍和學校的主體建築一樣,是以大理石為主要建材的建築物。而那在夕陽餘暉下反射著橙橘色澤的大理石,在本校象徵著堅毅與至高無上的純潔心靈。

  ……或許她根本就不適合這所學校也說不定。自嘲似地笑了笑,旋即踏上仍舊是以大理石搭建而成的階梯。



  璃租定的宿舍是位於視野最遼闊的五樓,事實上在這所學校就學卻仍選擇租宿舍的學生可說是寥寥無幾,所以璃就算一個人包下一間租間也不會有任何人抗議。

  一踏進宿舍,電腦螢幕上的視訊欄便同時跳出。

  璃淡淡瞥了一眼,在確定是那位每天準時在電腦視訊前出現的人後,便埋首於整理上課要用的教材。

  「嗨!小璃,好久不見!」螢幕內的女孩開心地朝她揮手。

  「不是昨天晚上才見過嗎?月魚,你真的很閒。」依然是頭也不回,連阻止她繼續這樣突然從螢幕那頭出現的力氣都懶得使出來了。

  事實上璃也不清楚,為什麼位於遙遠另一端的她每次都能夠準確抓出自己回到宿舍的時間──明明常因為有莫名出現的考試,放學時間都不會相同的。

  對於這個謎,她事實上也不太想要追根究底。已經懶得理那傢伙了吧,事實上。

  「哎,小璃好冷漠喔,又考不好了是吧。」身處螢幕另一端的她,身旁不知何時多了一碗泡麵。

  「沒有,少胡說。」她正試圖把國文講義和數學講義一併塞入過窄的書包,一張乾乾淨淨的娃娃臉染上了層嫣紅。

  「難不成是被男朋友甩了?天哪!你什麼時候有男朋友了我怎麼不知道?」月魚故作驚訝的用左手摀嘴,但右手卻又違和的掀起擺放在一旁的泡麵蓋子。一陣熱食特有的水霧立即湧現。

  狠狠地回頭瞪了她一眼:「沒有!」自己真是瞎了眼才會交上她這樣一個網友。

  看著顯然已經被激怒的背影,月魚只是拿起筷子攪了攪碗內熱騰騰的湯麵。

  「小璃,小璃?」試探性地喚了幾聲,忙著與上課教材奮戰的背影這次連回話都省去了。

  「以更氣喔?(你生氣囉?)」含了一大口泡麵,月魚咬字不清地詢問著。

  好不容易與教科書奮戰完畢的身影,此時正忙著在房內奔波,準備著出門需要用到的物品。仍舊是一句話也不回,看來是決心徹底無視她了。

  「你知道嗎,」好不容易吞下一口泡麵的月魚放下手中的筷子,在螢幕內細聲細氣地說:「我找到便宜賣獵人漫畫全套的店家囉。」

  忙碌中的身影一滯,但動作仍是持續著。

  「老闆說是七五折,可是我跟他說買家是大名鼎鼎的女校資優生,他就義不容詞地讓我把價碼殺到六折了呢!」

  抓著書包的身影明顯慢了下來,不時還會轉頭偷覷一眼。

  「另外再附贈一片音樂CD,外加獵人小書籤。」語畢,便迅速拉起麵條往嘴理一塞。

  看著瞬間衝刺到電腦螢幕前的她,也只能藉著吃東西掩飾住忍不住竊笑的表情了吧。

  「在哪裡?什麼時候帶我去買?」此時的璃與方才彷彿是不同人似的,眼中盛滿精光,提高八度的欣喜語氣與上翹的唇角再再顯示出她的興奮之情,就連那雙總是冷靜分析一切的微勾鳳目也難得地睜得老大。

  也就只有提到這個話題時她才會有這樣的反應吧?月魚聳聳肩,費了好大的勁才把那口塞得過猛的泡麵吞下。

  「嗯……隨時都可以呀。」這次換她對璃有所保留了,慢條斯理地拉起幾條麵條,不快不慢地送至嘴邊。

  璃抽蓄了下眼角,這分明是在報復她。

  「好啦,月魚對不起,以後我不會沒事不理你了。快說吧,什麼時候帶我去?」強壓下自尊心的反駁,璃低聲下氣地詢問。記住,不會不理她的前提是「沒事」。

  螢幕那頭的她拉出一抹爽朗的笑容,以燦爛到甚至足以媲美外頭那片橘黃瑰麗的表情回了一句:「隨時都可以呀!」

  像是十分滿意自己的答覆,月魚一口氣把泡麵的湯全數喝光。

  ……

  從月魚的位置可以清楚看見璃握緊的拳頭在顫抖,不禁背後一寒,不自覺向後退了一步。

  璃緩緩抬起方才低垂的頭顱,臉上的表情明顯寫著「我要宰了你」。

  「可惡!」她憤憤地吼著:「只是語調變了而已,你以為這樣就可以隨便馬虎過去嗎?害我還難得放下自尊!」

  「阿哈哈哈哈……」不知該做何反應的月魚只能乾笑著。也只有現在這種時候才能夠看到表情這麼多變化的莫璃吧,其餘時間只能看見平常掛在嘴邊的溫暖微笑和不知為何出現的漠然呆滯。

  「反正、反正一定會陪你去的,你不要急嘛!」

  難得移到電腦螢幕前的莫璃責備似地瞪了她一眼,但也沒有再多說什麼,看來應該是妥協成功了。

  「對了,璃,我問你喔。」將泡麵殘骸往身旁一推,女孩難得露出較正經的表情。


  「你覺得這個世界怎麼樣?」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啊鐘
  • 寫得不錯耶~不愧是我女兒!!

    我以後會常常來看喔~可以不要寫一陣

    子,就不寫囉~〈笑〉期待妳日後的文

    章!!
  • 鐘馬麻~~(撲)

    你來了你來了!月魚好想你XD


    唉呀,鐘馬麻怎麼說出我的心事了......

    呵呵,基本上寫了一陣子後就不寫,是非常有可能發生的事唷~~

    呃,我說的是網誌這邊,鮮網那邊我會等存夠了再開始PO文就是ˊˇˋ

    小鐘鐘,我也很期待你七月七號的文章唷XD

    月下魚 於 2008/07/05 20:0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