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想譜集─第二樂章─生命的旋律



  『死,並不可怕,可怕的是這股恨意會隨著時間流逝而消失……』──酷拉皮卡



  清晨的霧氣仍未散去,隱隱滯留於清冷的空氣中,就算初陽從層疊的高樓間隱約斜射下縷縷金光,也驅不散那近似凝固了的清寒。

  靜,真的太靜了。

  相信友克鑫一定從沒如此沉靜過,就像巨大發條鐘的某個齒輪突然鬆脫了一樣,整個城市就這麼無聲無息地停止了運轉。相對於前幾個小時還充斥著喧天的聲囂,現在的友克鑫早就到達了反差的最高境界。

  點水步履如同劃破寧靜湖面的小舟般兀自闖入,聲量雖輕,卻仍在死寂的道路間造成不小的迴響。

  如落羽般的跫音一個疾轉,一頭艷金便於暗色的騎樓轉角出現,細緻的髮絲輕覆耳畔,並隨著不停前進的節奏微微震盪,若有似無地,那鑠金髮絲間不時露出漾著紫色光華的耳墜,在陽光角度的切換下反射著少得可憐的朝曦。



  蜘蛛,已經被消滅大半了。

  當親眼看著那一具具已了無生氣的屍體時,沒有愉悅、沒有歡欣、沒有憤怒,有的只是如無底深淵般的虛無感。

  終究……還是無法親自手刃仇人,幻影旅團就這樣被擊垮了?

  真的很想要靠著自己的雙手復仇,可是……



  「復仇的結果,最後總是空虛的……」

  那如果連報仇的機會都沒有呢?



  嗅著街上仍飄著的淡淡血腥味,本能的想迴避,這種腥甜的味道令他回想起殺了窩金的那晚。

  一切都結束了。繼續生存的目標和價值已然失去,現在的自己無論是生是死都已無所謂。前途渺茫,未來的路被一團團黑霧籠罩,既無法前行,也無心繼續前行。



  ──「我們在日光大道公園等你。──小傑」

  瞳仁倏地一縮,一種奇異的感覺突然在心底滋長。

  夥伴哪……



  一個頓足,酷拉皮卡抬首向遠處凝視,湛藍如水的眸子緊盯著不知盡頭為何處的前方。

  依稀聽見了什麼聲音,被揉碎在周遭的空氣中,很細、很細,但還是勉強聽得見。

  閉上眼,雙腳不自覺追隨那模糊不清的聲波。


  一股單純的悸動倏地在心底滋長膨脹──像是重拾幼年追逐蝶舞的心情,就只是純粹想要找到聲音的源頭罷了,簡單得不需要原因。


  隨著一條條街道的隱退,已經能夠分辨是有人在哼著歌的聲音。

  只是……這一區早已被黑幫給封鎖了起來,照理來說應該是沒有人能進入的,就算持有特殊身分而能夠進入封鎖區,也不會有人願意冒著被崩毀大樓掩埋的危險隨意闖入。

  思考的當下,酷拉皮卡已繞過無數的街道直逼封鎖區的中心。

  繞過幽暗轉角的一眨眼,一棟搖搖欲墜,隨時都有可能崩塌的典雅圓頂樓房佇立在面前,它的四周盡是平坦且四通八達的大道,就像世界是以它為中心延展出去,即使如今已殘破不堪,還是能從中感受到它原先的氣派。

  而那一串串無詞的旋律,就從被石塊堵住的扭曲入口處隱約傳出。



  當身體勉強從狹窄的縫隙擠入,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具多處傷痕的屍體,衣服碎裂不堪,身上紅黑色的血液在他身旁凝結成一塊塊散狀的圖形,如潑墨般的肆意。

  但是,最終吸引他目光的,不是那具尚未除去的屍體,而是一位半跪坐在屍體旁,朱唇微啟的少女。

  她身著一襲素凈的衣裙,白衣下的身軀窈窕有致,但卻意外地散發著童稚純潔的氣息。一襲淨得似乎散發螢光的白色長裙沒有特別的裝飾物,卻意外地不會過度單調或樸素,反而有種簡潔而莊麗的神聖感。

  燦黃色的長直髮輕散於身體四周,空氣中的粒子無聲流動,以她為中心旋起如柔軟絲絨般的細風,拖起了金色長髮;拖起了白色長裙。而與金髮同色的眼睫緊閉,不因酷拉皮卡的闖入而有絲毫分心。粉色的唇自然開闔,在一段悠長的音節收尾之際,淡紅色的脣形勾出一抹淺笑,毫無掩飾、毫無做作,發自內心的笑。

  這種純到令人無法存有任何邪念的美,這種氣質,就像……天使一樣。



  埃美娜?

  腦中第一個浮現的名字差點脫口而出,但還是被隱忍下去。雖說第一次見面時她已表明了她的年齡,但是如此巨大的改變仍使他不願相信自己的直覺。更何況,天界的工作者也不只埃美娜一個。

  強制終止自己莫名出現的想法,將注意力轉回那首不添加何語言的曲調上。



  一開始是斷續而低沉的呢喃。從喉部最深處發出的深沉嗓音如同無底淵藪攀騰而上的風一樣,不知有多深、多遠。磁性的聲調在四周迴盪,深沉,卻溫柔,一聲聲彷如能傳入人心並進而達成共鳴。

  似淵遠的涓流般細膩,也似捲起花瓣的清風般溫柔。

  而後旋即一個拔音,一段幾乎難以區分音階的曲調以一種譎妙得扣動人心的姿態遊走於四周。

  每個音階都走偏了一些,但是組合起來卻又是詭異得如此和諧。

  這樣偏軌的調子似乎擁有一種比一般樂曲更具有存在感的生命力,令人完全無法移開目光,像是身體與意識被傳入耳中的音符催眠了一樣,唯一能做的,就是專注汲取每一道劃過身旁的音波。

  舞著奇異步伐的聲調益漸攀高,甚至以一種近似小提琴的高音躍動著,但音階並沒有因此停滯,依舊是上揚、上揚,像是永無止境地攀騰那歌聲直奔雲端。

  在至高點徘徊的音符鼓舞著,帶著些迷炫、帶著些誘惑,但仍然不乏一開始存在的純真潔淨感。

  那一段段拋高的聲線,像是要將人心淨化至另一個國度。

  樂器──是不需要語言的;而天使,顯然也不需要語言。



  攀騰而上的嗓音,突破了某種能夠辨認的極限,只是不停向上,但從眼前少女的面容中卻完全感受不到疲憊或吃力,甚至帶著點安逸恬適──微微上勾的紅唇、輕柔閉合的眼睫,和隨著曲調不停變換力道的細風。

  死亡是一種神聖的儀式,不只是因為了結了死者一生在這世上的歷程,也是因為它代表了奮鬥了許久的肉體和靈魂終於得以完全地安息。

  而天使在死亡儀式上就擔當了重要的角色,像是最後的帶領人、像一切的完結者。

  天使的形象,是不論科學書籍再怎麼企圖解釋都無法將之破壞殆盡的,名為美好與幻想的巨樹,早已深根入人類最核心的認知中。



  隨著風速漸快,腦中的思緒也亦漸純化,原本存在於心中的情緒和感覺逐一流失,心中空出的各個位置被歌聲所充斥著。

  企圖捉回正逐漸抽離靈魂的情感,但卻顯得力不從心。是因為歌聲太引人入勝,還是自己本身根本就不想要再度持有那些怎麼也揮之不去的沉重感?

  遺忘,模糊了心的感受。雖然仍記得至今發生的一切,但卻缺少了與之共伴的情感,不論是歡喜、甜蜜、感動,還是一直存在著的悲傷、憤怒、憎恨……

  毫無感覺,就像早已無所謂了一般。

  「想不起來,一些曾經存在的東西,對我來說似乎是很重要的。但為什麼?就是想不起來了……」

  這些疑問,最後也被純淨得毫無雜念的歌聲沖淡,在腦中變形成無法解碼的文字。

  一切,都顯得不重要了。

  唯一的目標就是跟著那歌聲走去,而走去哪?也不是什麼非知道不可的事情。



  少女盈盈起身,而身體周圍的空氣如同突然被具現般,由點點白星迅速聚合成一股巨大而柔和的瑩白光芒。一雙純白翅翼在光芒中心緩地舒張,如同一朵綻放中的白花。

  背著巨大白翼的她立於圓頂樓房的中心,歌聲,仍盤旋不止。

  空間和時間無聲地蒙上了一層朦朧感。眼前的情景似是真,似是幻,而真實與虛幻其實早已分辨不清。

  空白包覆,靈魂升騰、升騰;而意識下墜、下墜、下墜……






────────────────────────────

噢!第二樂章的上趕出來了耶,為了讓它成為酷拉皮卡的生日賀文,我敢發誓,我從來沒有那麼努力在寫聖譜過!(眾:= =)

然後下篇嘛……還在努力趕工中,今天能不能趕出來就不知道了=口=

我已經很努力了ˊˋ

我也希望能快點把下弄出來呀!

只希望不會拖太久了。



2008.12.13改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