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十四號,聽說是情人節。至於為什麼是聽說?最大的原因是我根本沒有在記他囧

  根本用不到的節日對我來說不就是沒意義的日子嗎?而且記得那天從下午開始我就一直在頭痛,可能是因為一整個禮拜的平均睡眠時間只有四小時的緣故吧!

  總之,我一回到家就睡死了,放學坐公車時也沒有特別注意有沒有閃光彈在四周傷人的眼睛,不過也許是因為我的大腦早就把閃光彈視為無意義景物之一而忽略掉了。

  可愛的情人節就這麼在昏迷中被我睡掉了,不過有件事挺神奇的──我居然夢到庫洛洛‧魯西魯!



  對!我居然夢到他耶!當我隔天下午意識到昨天就是情人節後,整個傻掉了。

  在情人節晚上夢到庫洛洛?!這……該不會是什麼噩兆之類的吧?

  (請稍待片刻,某月魚正被眾多團長迷輪流圍毆中)

  咳……反正那個夢也不是什麼火熱熱的愛情故事,講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也無妨。

  (謎:那表示如果是愛情故事你就要自己一個人獨享?!)



  一開始的夢境我已經有點忘記了,反正在庫洛洛出來之前我就已經有碰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了。

 我記得有一群人,我跟他們到了一個很幽深的深山內,裡面有一棟看起來就很清幽的建築物,挺大的,而且還是用大理石做的。

  聽他們說這裡是什麼道人們修道的場所,裡面還有很多老師傅會教人道術。



  然後我就莫名其妙跟著一個漂亮大姊姊來到一個老人面前。噢!那時候跟著我的人已經慢慢變少了,好像只剩下兩三個,其他人應該是到別的地方去跟著別的師父修道了吧。

  總之,看完那個師父做完示範動作後,我就和剩下的人開始練習。

  那個師父超扯的,只示範一次就叫我們自己做,做不對還不跟說我們哪裡做錯,只會一直說什麼:「啊!還是不行啊!」

  超囧的。



  這時候我突然注意到跟我一起練習道術的人居然就是庫洛洛‧魯西魯!

  而且我還完全沒有驚訝的意思,他練得很認真,我也在練自己的,反正他不理我我也不理他。

  更扯的是庫洛洛居然也一直沒有通過,那個老師父真的是超欠揍的就是了。(你能想像數學老師只跟你說「你這題錯了。」然後不管你再怎麼解都解不出來的時候也不教你怎麼算的感覺嗎?)

  個人覺得庫洛洛打的很好阿,動作很流利、很漂亮,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那樣做不行。

  而我自覺我的問題是卡在手勢方面,那個手勢我不太記得是怎麼比的,反正動作很機車,而且老頭只做一遍,根本就看不清楚。

  所以我就跑去旁邊問庫洛洛,他難得(?)好心的做出了他的手勢給我看。其實看完了他的手勢後我還是不太清楚怎麼比,本來想要握住他的手好好研究他的手勢的,不過突然意識到這樣做會有點詭異,就沒有去握了。



  然後我就醒了。

  對,挺詭異的不是嗎?一整個夢都在研究手勢,而且那個手勢也不知道是幹麻用的,那個老頭子連說明那個手勢的用意都沒有,就做完一次示範後叫我們跟著練。他一定不能當老師!不然未來的學生就苦了。

  噢!忘了說,庫洛洛那時候不是梳團長頭唷,是放下來的= =+

  而且還沒有綁繃帶,不過我也沒有因此去注意他的逆十字就是了,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練習手勢上面= =

  感覺真的有點蠢。



  不知道各位對於這個夢的意見和感想是如何?是不是真的是什麼噩兆?(遭團迷狠瞪)

  我的感想啊?除了很蠢之外,大概就是隱隱在心裡OS:「為什麼不換成酷拉皮卡!」吧。

  不過思考很久後的結論是:「因為庫洛洛先來了,所以酷拉皮卡就因此而不進來了……」



  唉!如果我情人節夢到酷拉皮卡,隔天不知道會有多HIGH?

  不過庫洛洛也OK啦,至少情人節晚上還有個男人陪……

  真是悽慘= =



  我真的挺感動的,那傢伙居然會在情人節晚上陪我,該不會是良心發現?還是其實是有陰謀會比較有可能性一點吧?

  不過無所謂啦= =

  情人節都已經過了,這還是我第一次單獨跟男人一起過情人節,雖然我的第一次比較想要給酷拉皮卡,不過也不能太強求……

  夢到庫洛洛也不是第一天的事了,習慣就好了。

  話說我已經好久沒夢到酷拉皮卡了,挺想念夢到他的感覺說ˊ口ˋ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