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想譜集─第一樂章─風與翼



  『我不需要有緣的朋友,唯一需要的是朝向目的地的強烈意志與力量……』──酷拉皮卡



  第一次遇見她,是在前往應徵的火車上。



  隆隆的規律聲響逐漸停擺。滋的一聲,暗綠外殼的火車車廂穩穩靠上月台。

  酷拉皮卡手提行李箱,一腳踏進以各種亮度的紅所構成的車廂內部。

  外頭顏色各異的燈光透著無色的玻璃罩形成一圈圈光暈,而在光暈折射之下的金髮,也隱隱閃動著柔媚的色澤。稍經晃動,便有如月下之清波,時亮時暗。

  低頭細看方才取得的車票。玄黑的藝術數字旁,印有細小的一串英文字──first class──但目光並未在那串文字上多加逗留,立即轉移至下方的備註欄上。

  在這趟路程中,車廂的另一個座位似乎會替換兩名乘客……

  輕手收回車票,抬首朝向一扇暗紅顏色的門扉走去。

  沒有特別要求全程獨行,不是因為自己喜歡熱鬧,而是不想耽誤其他趕時人們的行程。更何況,無論路程中有沒有其餘人士同行,對他都沒有差別。



  震耳欲聾的火車運轉聲再度響起,孤獨的單音,充斥於整個廂房之中。



  「滋──」第二站的站牌由遠而近,兀自佇立在空無一人的車站上。

  酷拉皮卡將目光從書頁中轉移。

  第一位乘客,就是在這一站上車的吧。

  車站並沒有在車窗外靜止多久,在明滅不定的路燈閃爍了不到十次後,孤零零的站牌漸漸往後方加速奔馳。火車又開始動作了。

  遲疑地朝廂門望了一眼──訂了高級車廂卻不前來搭乘的人還真是少見。

  再度將目光調回書上密密麻麻的文字之間。反正也不太關他的事。



  窗外的點點夜景,以飛快的等速度流逝,鐵軌與火車的碰撞聲,有默契的維持在同一頻率。而不時翻動書頁的白皙雙手也未曾停歇。



  「不好意思,打擾了。」門外突然傳出的童稚女聲打破了原有的和諧。暗紅的廂門被輕聲轉開。來者是一名手捧一本厚重書籍的女孩。

  只見她輕掩上門,一聲不響地朝向他對面的位子上坐下。

  酷拉皮卡挑眉。

  太奇怪了,距離第一位乘客應該上車的地點都有一半的路程了,而且……

  望著只攜帶一本書上車,沒有其餘行李的她,眉頭不禁深鎖。

  她的行囊也未免太輕便了吧?

  腦中的迴路迅速運轉著──

  先撇除她如何上車的問題,能訂購到頭等艙就表示她並非等閒之輩……

  是獵人嗎?

  仔細瞧了瞧她的樣貌。再大也不過是個十歲的小姑娘,距離能考取獵人執照的十二歲仍有一段距離──排除。

  還是說,她是一位貴族人家的小孩?

  但如果真的是,會讓她在沒有保鑣的陪伴下,同一位不明來歷的陌生人共處同一車廂嗎?

  雖然目光仍盯著書籍內頁,但心卻早已被猛然冒出的各種疑問所充盈。



  「喀」

  轉動門把的聲音霎時響起,廂內同為埋首書頁但卻思緒迥異的兩人同時抬起了頭。

  收票員欠身行了個禮,低頭走近女孩身邊。

  她靜靜望著收票員走近自己,並微微眨了眨那雙淨綠的瞳眸,述地闔上書,從最末頁取出車票。



  「喀擦」

  又是一聲清脆的開鎖聲。只不過,這次開啟的不是門扉,而是另一頭被暗綠窗簾遮掩住的窗戶。車外的風,像找到宣瀉的入口似的,從狹長的窗隙旋入。受到如此巨大的推擠,細小的窗隙乾脆應聲開到最大,張開雙臂,熱切迎接那令人幾近窒息的強風。

  暴風剎時席捲了整個廂房,抹茶色的窗簾被不停送入的巨風拉扯著,好似正快速旋轉著的女舞者的裙擺,翻飛不定。女孩輕縮了縮頭,下意識地伸手按壓隨風旋起的柔長金髮,但手中的車票卻因一時的鬆懈而飛離她的掌控,在車廂內迅速盤旋著。

  酷拉皮卡闔上那早已不受控制的扉頁,抬眼望著方才險些打中自己的車票。它現在已經飛轉至離窗口不遠的地方,若再不趕緊拾取,翻出車廂也只是早晚的問題。

  他起身,準備替她捉回那張即將飛出窗的車票,但一抹白色身影卻搶在他行動的前一秒鐘躍起,以令人咋舌的彈跳力和準確度一手攫住了那張不安分的車票。

  不……不是彈跳力的緣故。

  酷拉皮卡呆望著那抹滯留在高處的身影。只見一雙白得散發螢光的翅膀輕輕拍擊周圍的空氣,在她揮動翅膀的瞬間,整個廂房內的氣流似乎都柔和了下來,順著她拍動的弧度與節奏,如微風般撫過在場每一個人。

  一個旋身,翅翼的主人握著剛剛到手的戰利品,優雅的停在收票員身邊,而和順的細風,也在她著地的同時轉回原本那具侵略性的狂風。

  「你……」收票員盯著她半收的羽翼,一時之間,竟不知道該說什麼。

  女孩只是不動聲色地將微啟的雙翼完全收回,對於收票員的態度,絲毫不以為意。令人驚異的是,藏於及腰金髮下的背部在收回翅翼後,居然和常人完全無異,雪白的翼憑空消失,彷彿剛才看到的,只是視覺的幻象。

  她將方才取回的車票放在收票員手上,而愣愣地盯著她看的收票員,似乎完全感受不到手上多了一張車票。

  「快收下吧。」她平淡如水地說,並轉身就想走回座位。

  「不……不用了……」收票員終於回過神,但說話仍是有些支吾。

  「我票都買了,你就收下吧。」她頭也不回,就這樣坐回原位,再次拿起先前闔上的書繼續閱讀。

  「可是……」收票員面有難色地看著她,可惜女孩不知是故意的,還是真的已經沉浸在書中世界,完全不理會有些不知所措的收票員。

  也許是感受到她的心意已決,也許是不知該如何接口才好,收票員低著頭,默默退出了車廂。



  原來如此,這樣都解開了。

  酷拉皮卡暗自苦笑了下。

  也難怪自己之前會沒想到這種可能,畢竟能碰到像她這種人,是可遇不可求的。真是辛苦剛才的收票員了……



  酷拉皮卡望著她被書遮住一半的臉,緩地開口:「你是天界的人,對吧?」

  坐在對面座位的女孩,沒有任何驚訝之情,隨口嗯了一聲就當作是回答,似乎對這個話題起不了興趣。

  酷拉皮卡刻意將她剛才的不耐態度忽略,繼續說:「天界的人民能夠享有的權力比獵人所能享有的,應該多更多吧?剛才的車票,你根本不需要買,只要示出天界的身分證或者雙翼,可以免費使用任何交通工具,沒錯吧?你這樣硬要交票,恐怕會給那位收票員帶來一些困擾。」

  聞言,她把書放下,幾縷金黃的長直髮順著白得透明的肩滑落。

  雅致的臉蛋微微抬起,澄淨的綠眸就這樣對上了酷拉皮卡的眼睛,輕輕開口:「我不想享有這權力。」臉上的表情依舊是沒有任何變化,繼續接口:「獵人,是靠著自己的努力才得到這份權力的。我不想只是因為血緣或天生能力的關係,就享有比努力過的人相同,甚至更多的權力。」

  聽完她通情達理的說辭,酷拉皮卡不免感到訝異。

  眼前看似不到十歲的小女孩,居然會說出這樣一番話。她的言行舉止,根本就已經脫離了小女孩應有的童稚了。

  就算是天界人,也不可能有這種現象。

  「人們是因為你們為這個世界做了這麼多不求回報的事,才讓你們擁有特權。這應該算是一種讚美和榮耀吧。為什麼要拒絕世人對你們的肯定呢?」

  與其說是世人為了報答,不如說是崇拜和尊敬。一般人對於天使的印象已經到達了神化的境界。雖然已經有不少書籍聲明,天界人只是一個居所不明的族群,和正常人一樣會生老病死。但他們飄忽的行蹤和獨特高超的念能力,卻早已被視為神的化身。

  神蹟……對他來說根本就是荒誕如天方夜譚。如果真的有神,那窟盧塔也不會慘遭滅族的命運……

  她愣了愣,似乎沒想到他會如此反駁。調了調坐姿,坐直身子,唇角淡淡勾勒出一抹淺笑。淨白的臉龐首次露出了第一個表情。



  「你叫什麼名字?」碧綠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他。

  「我可以選擇不回答嗎?畢竟在對方還不認識自己的情況下,貿然問對方名字不是一種禮貌的行為。」

  她又笑:「不好意思,太久沒有跟這裡的人對話,一下子忘了。我的名字是埃美娜,請問你呢?」

  「酷拉皮卡。」

  「酷拉皮卡,你好像對天界很有研究?」

  「書上寫的,我只是記下來而已。」

  「這樣啊……」埃美娜仍然維持著淺笑,清淡如雲煙,絲毫不會讓人有矯柔做作之感。

  但那種成熟的淡笑,卻更加深了年齡錯亂的感覺。她所表現出的沉穩氣質,根本就不是十歲小孩應有的……

  埃美娜語畢後,車廂又回歸到最初的沉靜,只呈現出兩個對坐的人互相凝視的奇怪畫面。






----------------------------------------------------

  越寫發現越不對勁,他們兩個居然一出場就給我搞冷戰@@
  整個場面居然被我寫僵了……無言阿……
  各位會不會覺得埃美娜很冷呢?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啊ˊˋ

  要酷拉皮卡跟陌生人講話果然很難呢,真是個聽媽媽話的好小孩……
  謎:這跟聽媽媽話有什麼關係?
  月魚:因為媽媽都會說:「孩子呀!在路上不能跟陌生人講話唷!」
  眾:……(冷風吹過)

  好啦……我很冷……(蹲牆腳+畫圈圈)



創作者介紹

月池齋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