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位格

  時至今日我還是覺得做個諮是一件艱難的事。即使已經實際投入實務現場一學期,即使獲得了再多的肯定與鼓勵,但對於要投身進入個別諮商這件事,還是有種近乎本能的恐懼。有時這種恐懼稍淡,似乎讓我燃起些許希望之光;有時這種恐懼轉深,再次讓我近乎鞭笞地不停質問自己:為什麼要踏上這條路?

  說到這恐懼是什麼?一時間也很難以描述,就像最近個諮做到了尾聲,能夠向督導具體描述的技巧上的困難來越少,反之,一種模糊的、曖昧的、籠罩了「我」自身的一些事物逐漸充填進那些困難與諮商歷程的空隙。好像「我」存在於此的本身就是一種錯誤,無論做何種反應都是一次有去無回的涉險,為了能存在於此,我必須要費力地安在,費力地讓自己穩在此刻,費力地面對個案不知何時會爆出的質疑與近乎攻擊一般的防衛,個案一次又一次的挑戰,都確實打進了我那塊最脆弱不堪的內心。

  我想這條道路是需要用眼淚堆積而成的,但是我不確定,我是否真有這麼多的眼淚足以流出?

 

你位格

月下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